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尤勇】有毛病的Alpha与Omega谈了没毛病的恋爱

看,我又从文档里翻出来了什么,这篇是我唯一写的尤勇,是给本本的G,压在文档底下太久,拿出来晒晒太阳


是尤勇哦!虽然是小甜饼,但注意避雷XDDD



《有毛病的Alpha与Omega谈了没毛病的恋爱》

 

 

>01

 

YOI游戏公司开发部顶尖技术官之一的胜生勇利同六条街外警察局的尤里·普利赛提警官谈恋爱了,证据是两个人一起排队买本子的牵手照片,证据来自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朱拉暖先生的好友圈。

 

消息一传出,惊起一滩幺蛾子炸毛乱飞。常年占据好友圈第一线的点赞狂魔雅科夫警长啪嗒点了首赞,一直给学弟介绍对象的克里斯前辈被茶呛到,真利姐姐举着手机去找爸妈,并高喊着欧豆豆终于可以嫁出去了,无数路人N脸懵逼,若干与尤里相熟的黑社会组长们纷纷发来贺电。

 

但有些人心里还是有点奇怪。

 

比如胜生勇利同部门程序猿ABCD不约而同地想,这个闷骚Beta居然找到了这么可爱的Omega老婆,不科学。

 

比如尤里同警局各类警官甲乙丙丁也不约而同地想,他们的嗜血狂魔Alpha竟然看上了一个弱不禁风的Beta,好可怜。

 

后来胜生勇利通过热心网友AB丙丁的艾特,顺利地爬到了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朱拉暖先生的SNS主页,并看到了那张偷拍。对方po出的偷拍非常专业,角度刁钻出彩,特意拉进镜头,背景虚化,白平衡提高,两人交缠的手也被拍了进去,还加了一个萌萌哒滤镜。

 

胜生勇利好笑地往下翻,定睛一看,不笑了,并瘪了瘪嘴。评论里一群幺蛾子在群魔乱舞,无论是哪边都在某一点上统一了立场。

 

“为什么他们到现在,都一致地认为我是个Beta?”

 

胜生·真·已脱单·Omega·勇利很委屈。

 

尤里对着手机好友圈翻了个白眼后,亲了一口自家Omega。

 

“他们眼瘸。”

 

 

>>02

 

经过历代法律不停完善,再加上伪装药剂与抑制剂的普及,步入现代社会,性别不再是区分人群的最鲜明标签。为了防止因为性别歧视而无法正常就业的情况,社会上每个人都有权利对自己的性别选择保密。一般性向特征表现清楚的人们即使不说,大家也能心照不宣地猜出他们的性别,但世界上总会有一群异类。

 

他们的外表足以迷惑一切根据性向特征来判断的人们,毕竟长的特别爷们的Omega与水嫩娇妻状的Alpha并不只存在于影视作品里。

 

而胜生勇利就是这群属于少数人的异类之一,还是那特别拔尖的之一。

 

要说胜生勇利是个Omega,没人会相信。

 

陌生人看胜生勇利一身程序猿标配的格子衬衫与黑色长裤,架着个深蓝色眼镜,蓬松微长的黑发遮着额前耳边,腋下夹着或是手提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常年雷打不动的温和语气与老实好欺负的模样,面容清秀寡淡,没有一丝Alpha的强势霸道或是Omega的娇媚柔弱,最重要的是他完美符合世界大数据下男Beta的标配身高173CM,不是Beta往哪儿跑?

 

熟人看胜生勇利是Beta,原因有二。

 

其一,这得从胜生勇利的学生时代讲点缘故。

 

他刚上高中时,看起来就是个柔柔弱弱连根完整线条肌肉都没有的男生,语气温和,笑容腼腆,交了两个朋友,平日里也不怎么活跃,存在感略低。因为一点小事,胜生勇利被请不良少年去喝茶,明摆着是欺负人,大家都以为他死定了,一群Alpha揍一个Beta,结果显而易见…显而易见个鬼!

 

一众同学都看傻眼了,谁想到胜生勇利隐瞒了他那不属于Omega的天生怪力与残暴武力,也隐瞒了他那颗热衷于与人切磋的心。1Vn,单手把对方用来装逼吓唬人的门面Alpha撂倒,一脚干净利索地踹翻另外一个,又夺过对方的武器,众目睽睽之下,风轻云淡地掰弯了一根铁棍。残暴度爆表,身上翻滚的气场直接让整个不良少年团体集体吓跪,哭唧唧地趴在地上山呼万岁,齐声喊着胜生大哥哥哥哥哥——

 

事后,胜生勇利成为了那一片学校不良少年两年的神隐首领。

 

这件事,离胜生勇利关系稍微近的,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就算不知道他以前的事迹,但你见过说拎就拎,还一脸轻松拎着实木办公桌上六楼的Omega吗?再一次被震住的若干同事心里只有一句话想说:(=口=),好汉,你这么牛逼,你居然不是Alpha,这不科学!

 

其二,胜生勇利身上没有信息素味道,他也闻不到别人的信息素味道。

 

无法感知信息素,这是一种罕见的病症,全球病例不超过20例,而胜生勇利恰好就是这二十分之一。现今医学无法挽回胜生勇利先天的缺陷与不足,好在胜生勇利心大体格好,根本没把这当回事。但情况很严峻。无法感知信息素就无法完全发育成熟,他没有发情期,更不会被诱发发情,甚至发情的Omega在他身上蹭来蹭去都不会给他造成影响。

 

当然,他无法怀孕,也很难嫁人。

 

在父母暗含忧虑的注视下,胜生勇利顶着Omega的性别当了20多年的伪Beta,除了极亲密的人,罕少有人知道他的真正性别。后天的残暴武力也是在这期间慢慢磨砺出来,即使表现的再像Beta,他本质上还是个Omega不是?

 

就这样,二十余年,孤独一人,无风无雨,也是自在。

 

直到那天,风和日丽的下午,他在咖啡店休息时遇到了发情的Omega,还有警察局的唯二的法医尤里·普利赛提。

 

 

>>>03

 

千万别误会,胜生勇利没遇到什么突然闻到了对方的信息素后啪地进入发情期两人一看对眼勾肩搭背拐弯去了对面宾馆啪啪啪顺便标记的电视剧标配桥段。原因其实也挺简单,真不巧,尤里·普利赛提也是那少数人的奇葩之一,天生对信息素迟钝,反射弧特别长的那种。

 

于是在那个平凡无奇的日子,天时地利,两人一前一后推开了咖啡馆的门。程序码到瓶颈时胜生勇利要了杯柠檬汁,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发呆,刚刚出完警跑出来偷个懒的尤里也要了杯柠檬汁,瘫在咖啡馆的另一个角落咸鱼。

 

正值太阳头正毒的下午,咖啡馆作为一个冷饮与空调齐飞的好去处,来来往往的都是人,其中有不少Alpha与Omega。什么红烧牛肉味儿,什么周黑鸭味儿,什么奥利奥味儿,什么烤冷面味儿,什么风油精味儿,一堆人的味道混在一起就跟个什锦大锅炖似的。闻不到的胜生勇利与可以让自己闻不到的尤里各自咸鱼发呆,店里的工作人员不动声色地打开了信息素净化器。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咖啡厅里奏着舒缓的轻音乐,昏昏欲睡的空间里,有Omega突然发情。这就是无差别攻击啊。随着一人倒下,无数人跟着扑通扑通倒下。已婚已标记的AO还勉强保持理智赶紧撤离咖啡馆,咖啡馆的工作人员连忙疏通人员,有Beta主动过去控制局面,有人去给发情的Omega注射镇定剂与抑制剂。然而,未标记的Alpha们有的脚步慢了,踉踉跄跄还没出咖啡店门就失去了理智,化作发情的野兽,一副要搞出XXX市某咖啡店大型群P事件现场的节奏。

 

场面一度混乱。

 

危急时刻,胜生勇利站了起来,尤里也站了起来。

 

俩人隔着一堆暴动的人遥遥相望,光从酒红色流淌到翠绿色,他们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自己,还有写满了“没发情,看来对方应该是beta”意味的眼神。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眼神简短地交流了一秒钟,他们也投入到制止这场闹剧的行动中。

 

胜生勇利忙着用残暴的武力镇压失去理智的Alpha,尤里则快速给发情者打抑制剂。这一场景莫名和谐,落在别人眼里就是,Beta在努力维护秩序保护发情的Omega不被失去理智的Alpha侵犯,而尤里游刃有余又手脚麻利,像极了电视剧里只对男主发情其余时间不停开挂的Omega。

 

医生赶到的很及时,场面被迅速控制住。

 

忙了这么一遭,彻底没心思忙工作的胜生勇利想回办公室冷静冷静,刚想走人就被AO协会的工作人员拦下采访,同样被采访的还有尤里。

 

“这位先生,请问您的名字是?”

 

“我叫胜生勇利。”其实是个Omega,胜生勇利在心里悄悄说。

 

“你叫什么?”

 

另一位被拦下的尤里听到这个文弱和气的黑发男人吐出了熟悉的音节,他微顿,侧身看过来,眯眼问道。胜生勇利闻声,一吓,疑惑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金发青年。对方和他身量相仿,相貌漂亮精致,眉眼里透出一股骄傲与桀骜不驯,翠绿色的眸子像块翡翠,在日光下灼灼发光,锐利逼人。尤其是被他盯着时,压力很大呢…胜生勇利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对视。

 

思绪转了一圈也没搞懂怎么回事,胜生勇利试探性地又念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Katsuki yuri…”金发青年尤里嘴里念叨着,随即嘴角上扬,向胜生勇利伸出了手,胜生勇利酒红色的眸中完整地倒映出金发青年微笑的脸,“真巧,我也叫yuri,尤里·普利赛提。”

 

啊,这个人笑起来很好看呢。

 

胜生勇利眨了眨眼,伸手握了上去。

 

 

>>>>04

 

要说警局一枝花,当仁不让尤里·普利赛提。

 

作为从小到大被误会成Omega而收到无数告白的纯Alpha,尤里对自己这张过分漂亮的脸极其不满,幼儿园时被当成是女性,小初高时被当成Omega,还同时上过Alpha与Omega最受欢迎的排行榜榜首。

 

总之,这一路活的甚是艰辛。

 

犹记得那一年高一开学,自己上的私立高中要求住宿,他拖着行李箱去Alpha住宿区时被宿管Alpha拦在园区外不让进,左右讲道理说不通,他都把自己的学生证掏出来了,戳着上面的Alpha指给宿管A看,结果宿管A叼着棒棒糖科科冷笑,说现在也有不少Omega伪装成Alpha,学生证不可信。

 

尤里黑着脸,深呼吸三秒钟,放下行李箱,抬手把对方整个掀翻。

 

去特么的不可信!

 

老子纯种Alpha!

 

少看点乌七八糟的电视剧!

 

暴躁地过了这么三年,在全校的Alpha、Beta、Omega都想跟他告白的日子煎熬中,尤里终于从如花似玉进化成沉鱼落雁。真是欺负他总是闻不到信息素是吧,我也是有脾气的。尤里黑着脸,决定报复社会,报考了法医专业,毕业后顺利进入了警察局的刑侦科。解剖尸体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尤里以过硬的技术与心理素质征服了警局一堆ABO,终于获得了另外一个外号——“嗜血狂魔”。

 

虽然警局一帮人更喜欢“警局一枝花”这个外号。

 

工作之后也有不少人前来告白,家里还安排过相亲与联谊,因为脸仍处于招蜂引蝶中心的尤里底气十足,亮出自己的杀招——

 

“啊,我的职业是法医,平常干些解剖尸体的工作”,成功吓走一批人。

 

又扭头详细描述了一下某次工作的过程,成功吓走另一批人。

 

还有一批不死心的人被尤里日常po出的自拍给吓得默默删了好友。即使人再漂亮精致,笑容再耀眼可爱,他们脆弱的小心脏也担待不起对方身后存在感快溢出屏幕的各种尸体。完整的,碎的,面无全非的,瞪着眼睛的……实在太残暴,这种画风的美人要怎么下嘴啊。

 

反正他也对信息素不敏感,普通Omega和他谈恋爱结婚生子都是难事,他不是同性恋又不想搞基,最后他将视线放到了Beta身上。

 

说起这个世界观下的Beta群体,尤里就想抹一把辛酸泪。这个世界的Beta少的可怜,十个Beta里有八个是Omega假扮的,一个已婚,一个他遇不到,说好的拥有超高人口基数呢?说好的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呢?

 

在Beta稀少的现在,谈一场轰轰烈烈的AB恋太难。

 

警局里唯一的Beta米拉小姐姐时常噙着蜜汁微笑,没少把他和各种Alpha拉郎配,对于这尊大佛尤里从来都是敬而远之,能离多远就离多远,更别说米拉正在追求隔壁街的霸道闷骚总裁李承吉。

 

一个人单身没什么不好,谈恋爱果然还是要看缘分。

 

要说比较在意的Beta,尤里想到了之前在咖啡馆遇到的黑发Beta。

 

长的勉强算是清秀,身量也很文弱纤细,说话和和气气的,又不娘,正好是尤里欣赏又不太擅长交往的类型。但对方随即露的那几手,干净利索的反差让尤里眼前一亮。他很中意对方,直到对方念出他最熟悉的“yuri”时,尤里心脏某处悸动了一下,居然是和自己同名。

 

缘分,真是太奇妙了。

 

即使是他,都忍不住伸出手主动去争取些什么。

 

这辈子头一次向一个异性搭讪,对方有点被他吓到的样子,但随即很快调整回来。黑发男人直视着他,眼里闪过了惊艳,却也只是一闪而过。眼里规规矩矩的,客气地和他握了握手,他也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胜生勇利。胜生勇利和他简短地交谈了会儿,就拿着东西走人了。

 

尤里看着对方的背影,影子被日光拉的很斜很斜,他垂眸,心情好了起来。

 

以往任何一场相遇都不比这一次萍水相逢让他舒坦。

 

 

>>>>>05

 

之后他们又碰到了一起,在某个同人本交流会上。

 

作为摊主的胜生勇利接待了前来买本子的尤里,彼此都对对方有着深刻印象,这一对眼都愣了。真是万万没想到,我们居然是同好。尤里有些不自在,举着本子和钱包,耳尖都红了起来,胜生勇利噗嗤一声忍俊不禁。

 

秉着你和我喜欢一对CP就是一家人的原则,胜生勇利的态度一下子就柔软明朗起来,和尤里巴拉巴拉侃侃而谈。尤里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神,心情越来越愉快,干脆拉过摊位另外一个椅子坐下,帮忙卖本。

 

等到交流会结束,俩人相约一起吃了个饭。

 

席间交换了SNS账号与邮箱,尤里得知胜生勇利是那个有名的YOI游戏公司的技术官,胜生勇利也知道了尤里是警察局的法医。总之,这场饭桌交谈双方都很开心。

 

交换了社交账号后,第一次有互动是尤里照例日常po自拍,自拍地点是停尸房,背景板是某个跳楼自杀的少女,胜生勇利回复了他。尤里拿着手机,看着备注为“BETAyuri”的人说“尤里君今天的衬衫很帅气呢”,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黑色衬衫,然后蹲在尸体旁边弯了弯嘴角。

 

他们又面基了许多次。

 

最开始都是以各种同人活动为理由,一起去参加漫展,一起去看宅歌宅舞比赛,一起为了联动卡吃肯X基到吐。慢慢的,就演变成单纯地以朋友的身份约会,他们的话题也从喜欢的CP为原点,扩展的越来越广泛。胜生勇利会给尤里讲自己部门一群单身猿的搞笑事儿,尤里给他讲讲自己最近负责的案子——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好。

 

终于在胜生勇利生日那天,头顶漫天大雪,撑伞,尤里站在公司门口,拎着一沓本子,主动来接他下班。

 

还告白了。

 

胜生勇利听着对方的告白,心里甜蜜蜜的,但听到了“Beta”的字眼后,身子一僵,半天才说出一句,“尤里君,其实我是个Omega。”

 

“哈?”尤里一脸懵逼,初次见面虐了N个Alpha的你是个Omega?

 

又是这样的反应啊,胜生勇利突然很委屈,心头空落落的难受极了。明明二十多年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和待遇,只是和尤里相处的日子太愉快了,他不舍得带给他这份快乐的人因为这个离开。但身体有毛病的自己要被人接受,简直是强人所难。

 

不能隐瞒,他需要把所有都说清楚。

 

他垂着头,声音尽量平稳地快速讲了一遍自己的病症,说完后安静地把头埋得更深。等了半天,却没得到对方的回应。胜生勇利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尤里,对方微颔首,正在看着自己,他躲开视线,“我要讲的就是这些了。”

 

“哦。”尤里鼻间呼哈着白气,点了点头。

 

“就一个哦?”胜生勇利更委屈了。

 

尤里把遮着胜生勇利的伞塞给对方,又把手里一捆本子扔到脚边,手脚麻利地解开围巾,给胜生勇利戴上。沾染着尤里气息和体温的围巾烘着胜生勇利,暖洋洋的味道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胜生勇利摸了摸围巾,心想真温暖。

 

“比起那个,勇利刚才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愿意和我交往吗?”尤里说。

 

“可是我的身体…”胜生勇利条件反射地想要反驳,这些话却被尤里堵在了手心里,尤里微微弯腰倾身看他,眉眼里尽是认真,“和那无关,我想谈恋爱的人是胜生勇利,我喜欢的是胜生勇利,我只知道你很好,非常非常好,与你是不是Alpha,Beta,Omega都无关,与你的身体是不是有问题也无关。”

 

胜生勇利傻在那里很久,最后说了一句:

 

“尤里君,好会说情话啊…”

 

“无路赛。”尤里的脸有点红,硬撑着提高了嗓门,“快说,要和我在一起。”

 

“嗯。”

 

胜生勇利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酒红色的眸子点亮了一片璀璨星海,他笑的像是沾了糖的蜜,又甜又腻人。

 

“尤里·普利赛提先生,胜生勇利要和你在一起。”

 

 

>>>>>>06

 

后来某一日,正好都闲着没事干,他俩吃完晚饭缩在沙发里看电视剧。

 

电视剧里演着都市情感大戏,秉着ABO世界繁殖才是硬道理,编剧设定了高大帅气多金又洁身自好的Alpha被长辈强行包办婚姻,与一个Omega先婚后爱的故事。主角Alpha非常不满于自己的包办婚姻,同时又被主角Omega身上的善良坚强隐忍大方纯洁等等等品质吸引,经历九曲十八弯的你追我我追你的情感撕扯,最后HE。

 

作为一个先天对信息素不敏感的Alpha,尤里早被长辈从包分配的名单扯到了黑名单里。

 

同理,胜生勇利也是自由的。

 

之前有亲友遇到尤里,开玩笑地说你们夫夫俩真是天造地设,天生一对。尤里知道对方是在故意调侃自己,却觉得对方这话在理,便笑笑只怼了对方几下。

 

这个世界的爱情大部分靠标记与婚姻维系,他和勇利这样的,真是难得的幸运呢。尤里窝在沙发里,心里一阵柔软,连自己最讨厌的都市情感大戏都顺眼了两分。他撩了撩怀里人的头帘,温柔又深情地在额角落下一吻。

 

“嗯?”

 

“没事,就是想亲亲你。”

 

 

 

END


我真擅长写小甜饼(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