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ABO】套路(22)

本章有大量喻魏,3900,前文走【目录】


早起写完,更新之~


艾特闲闲 @沈家御用闲人 



「chapter  22」

 

 

和他愚蠢又容易害羞的欧豆豆不同,叶修从小脸皮就厚,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没经历过,无论什么场合气氛他都能游刃有余地自处,厚脸皮欺负别人活了快三十年,叶修头一次感受到了压力。喻文州盯着他,视线里夹杂的意味太过明显,浑身上下散发着前辈你不觉得你该回避一下让我们夫夫二人独处一会儿的暗示,视线越来越灼人,饶是叶修定力再强,脸皮再厚,电灯泡也快要做不下去。

 

真是失策,他就不该好心。

 

想着为了皓皓他也要坚持下去,皓皓是掏心窝地想要魏琛和他的毛毛好……“叶哥,陪我去拿点吃的吧,我饿了。”他旁边刘皓起身,敷衍地扯了个理由,叶修怔了怔,按皓皓那个性格,不应该像老母鸡一样咯咯哒地将魏琛护起来吗?刘皓见叶修迟疑,也懂对方在迟疑什么,心里一暖,干脆伸手拉叶修起来,“叶哥在走什么神,果然是退役后大不如前了吗?”

 

习惯性地怼了一下,话里暗含的意味让刘皓和叶修都愣了下,两人对视,柔软的光从一人的眼里流向另外一人的。心照不宣地笑了笑,原本心里对喻文州有点疙瘩的刘皓心情变好了,叶修心情更美妙,自从上次意外的接吻后,刘皓已经很久没和他有过如此亲昵的肢体接触,要是从拽胳膊改成拉小手那就更好了。

 

“喻队,麻烦你照顾好魏哥,我的家庭住址你应该清楚,聊完后请送魏哥回我家。”刘皓神色自然地跟喻文州交代着,又对有些放不开手脚的魏琛施以安抚的微笑,得到喻文州的回应后,拉着叶修就往人群中走去。喻文州对刘皓的识趣很满意,抖抖衣袍在魏琛另一侧的沙发坐了下来。

 

魏琛心里对着远去的刘皓大伸尔康手,身体与意志又不由自主地因为喻文州的接近而放松下来。这是omega对伴侣alpha的天性,依赖、温顺、服从,即使魏琛意志力再强也抵抗不了,更何况,喻文州小心翼翼的姿态看得他不知该如何说话,只好闭上眼睛默默同意了喻文州的举动。alpha的信息素温温柔柔的,带着他喜欢的柠檬红茶味儿,浅浅一层,试探地接触着他,包裹着他,讨好着他,使快一个月没接触到自家alpha的魏琛从内到外暖洋洋地舒服起来。

 

刚被标记与孕期中的omega十分需要标记该伴侣alpha的信息素安抚与补充,omega们天生心思细腻又敏感,缺乏伴侣的信息素会造成缺乏安全感、身体素质变差、容易陷入抑郁、胎相不稳等大大小小的问题。

 

丝毫没继承到omega天生心思细腻敏感的魏琛根本没当回事,也没想过自己反应期如此大的根本原因,就连医生说让伴侣alpha多陪陪他的叮嘱都不肯听,这个老家伙固执极了。

 

两个人安静地相处了会儿,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魏琛嗅着喻文州的信息素,忽然有点困意,放在一旁的右手也习惯性地抚上自己的小腹,喻文州的目光也随之落到被毛衣覆盖的腹部,那里,有着他和魏琛的孩子。他没想到,只那么一次他的琛就怀上了,真是超出他的意料与准备。

 

“最近比赛怎么样了?”魏琛决定尬聊一会儿。

 

“还算顺利,现在蓝雨排名第5。”

 

“不错,继续保持。”

 

“是的,魏队。”

 

“少天感冒怎么样了?”

 

“少天体质不错,挂了两瓶水闷了一场汗就病愈了。”

 

“你最近怎么样了…?”

 

“我一切安好,只是很想念魏队你。”

 

“哼,你小子,别装啦,亏你也能忍一个月再来找我,我还以为你一打听到我的信儿就会把我抓回去关小黑屋。”魏琛瞥了一眼喻文州,却被对方眼中炽热的感情吓得连忙别开视线,信息素浓郁了一些,喻文州微微压低而有些沙哑的嗓音传来,“魏队,你是懂得我的心的。我怎么会舍得对你不好。这本来就是我的错,我会一直等到魏队愿意原谅我的那一天。”

 

平日里听惯的温润清朗,此刻低哑的温柔、磁性,还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直接让魏琛联想到那一晚,他在神志不清间看到撑在他上方的男人微微俯身,密密麻麻地亲吻着他的眼睛、脸颊、嘴唇,每一次啄吻都让他微微战栗,男人沙哑满足的声音在耳畔盘桓,久久不去。

 

天呐,真要命。

 

敢跟叶修比脸皮厚的魏琛忍不住脸红了。不,他可没害羞,他只是觉得羞耻得要命,比羞耻更怕的是他并没有对喻文州产生什么负面态度。信息素的味道好闻,又好用,简直致命诱惑……

 

这样下去,他能坚持几天啊。

 

“是叶不羞告诉你我会来联盟总部年会的?”魏琛磨牙。

 

“前辈只是提供了年会的时间地点。”

 

“你倒是聪明。”魏琛继续磨牙,指不定老叶那家伙跟喻小子沆瀣一气多少回了,“你算准了皓皓心善,会心疼我,让我借此出来散散心,你跑来蹲点是了。之前答应跟老叶一唱一和的,说好的不愿意回去见你,你绝不来找我的呢?”

 

喻文州没有否认,如果魏琛没来年会,他也会找上门去,即使魏琛不愿见他,他也不能拿魏琛的身体开玩笑。他温柔地注视着魏琛,眼里没有其他。怀了孕的魏琛似乎变得爱絮叨起来,对着喻文州抱怨了许久,这样的魏琛他也爱极了。魏琛絮叨着就叨不下去了,喻文州的目光极近实质,一双漂亮的浅棕瞳专注地望着他,爱意缠绵,仿佛盛满了仲夏夜里最闪耀的星光。

 

就是这样的爱意让魏琛先退了一步,无法招架,心脏快速跳动地像是无法呼吸。

 

魏琛似是魔怔地喃喃道,“我到底哪里好了,你值得吗?”声音低不可闻。

 

“引烛窥洞穴,凌波睥天琛。”喻文州道,似也有些魔怔,“琛,美玉珍宝,魏队从来不自知自己有多么美好。从我第一眼看到魏队开始,我就喜欢你。喜欢你的意气风发,喜欢你的操作,喜欢你的索克萨尔,喜欢你的笑容,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我着了迷想要靠近你,靠近之后发现自己实在太贪心,想要得到更多的你。”

 

“你确定你没在心里给我加了几百层滤镜?老夫可不是你描述的那样,美好跟我可不搭边。”魏琛又斜睨过去,惹得喻文州桃花潋滟般的一笑,“那天确定魏队在B市的时候,我和少天他们也知道了魏队有身孕的事。少天出去找魏队的时候着了凉,烧得更严重些,好不容易让郑轩宋晓他们把人摁着挂了水,听到怀孕二字,拔了针头跳下床就给了我一拳。”

 

“哼哼,活该。”魏琛忍不住笑了,还是他家少天知道疼人。

 

“之后队里的队员将少天劝住,少天坐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直在说,你居然敢你居然敢。魏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少天也同样明白独属于魏队的美好。”

 

“……”

 

少天不是个爱哭的人,魏琛是一手把他带出来的人,平日里常见少天咋咋呼呼笑嘻嘻的模样,能让纯天然的乐观派崩溃到大哭,魏琛感到一阵心虚。两个月前他和喻小子滚完床单,离开喻文州的私人公寓时,魏琛色厉内荏地警告喻文州不许将这事告诉任何人,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少天乍一听到他怀孕的消息,不得委屈死。

 

也就喻小子和少天才会无视事实,一个劲儿地捧他的好。

 

要命,真要命。

 

魏琛忽然沉默,喻文州也从善如流地不再言语,两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里。不远处看热闹的人们早在刘皓扯着叶修过去的时候就散了大半,一个个“yooooo~”着笑得非常YY,剩下几个有毅力的人听也听不到,看着两个人干巴巴地坐在一起,半天也没点出格动作,心想或许只是新老队长单纯叙旧,没过一会儿也散去玩闹。

 

年会的主持人似乎在搞什么互动游戏,小年轻们情绪高涨,十分踊跃地报名,现场气氛越来越热,魏琛在人群里看到了吃着蛋糕的刘皓,叶修在他耳畔似乎在说些什么。

 

没有人注意他们二人。

 

现在,是他们俩真正的独处时间。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下了决心。

 

“喻小子,我怀孕快两个月了。”

 

还未等喻文州反应,魏琛直视前方,继续说,“你要摸摸吗?”

 

喻文州难得傻眼了,半天没敢动作,那傻爸爸模样让魏琛心里痛快不少,嘴角含笑地又问了一次,不摸?不摸就没机会了。喻文州这才敢伸手。场地暖气充足,魏琛进来时就把厚重的外套卸了去,两个月微微显了怀,隔了几层贴身的衣料,喻文州感知到属于他毛毛的弧度。

 

非常奇妙的感觉。

 

初为人父的两个人静静享受着这短暂的接触,魏琛一直以来在心里假设的排斥难受膈应等感觉被温柔地抚开,他在他的伴侣alpha面前完全放松下来。他那点困意越来越大,魏琛打了个哈欠,忽然很想睡觉。

 

“我送魏队回家吧。”

 

喻文州在一旁提议,魏琛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老魏要被手残带走了。”叶修在刘皓耳旁嘀咕着,刘皓神色自若地点了点头,口袋里的手机滴滴响了两声,是魏哥的短信。不过看这语气,目测是喻队发的。他回了条路上注意安全,“叶哥不用担心,有喻队照顾,魏哥会平安到家的。”

 

叶修仔细瞧了瞧刘皓,他面色的确无异,没见一点他想象中的情绪,“你不担心吗?”老魏逃难般地从G市奔到这里时,他在楼上听到皓皓的电话,那包含在抱怨中的反感、不爽、鄙视他可是听得真切。皓皓本来就怵手残那种类型的人,今天神色自若地与手残对峙交谈已经让叶修很惊奇了。

 

“叶哥怕不是傻了。我是魏哥的朋友,魏哥需要帮助我当然会出手,我有信心能撂倒喻队。”刘皓收起手机,无语地回复,“他们气氛不知是不是大好,但也不算坏,我过去凑什么热闹。”魏琛的手机设了图案锁,他能收到喻文州发来的短信,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再者,喻队看向魏哥的目光与模样,深入观察后,他迅速压下心头的惊讶。

 

真是没想到。

 

在某种程度上,他和喻文州算是同类。

 

“咱们电竞圈估计没人能打得过我们皓皓,手残那身娇体弱的,就放过他吧。”叶修开了个玩笑,想起了某件事,又心虚地解释了几句,“虽然有些大A倾向,老魏在手残身边呆着是好事,刚标记完又缺信息素,肚子里的毛毛又是个爱闹腾的,老魏的身体再好也扛不住。”

 

“叶哥说的对。”刘皓难得对叶修露出类似无奈纵容意味的表情,“魏哥也会懂得叶哥的好心的。毕竟是他们二人的感情问题,客观条件下双方达到和谐平等状态,你我外人并不适合插手。到底是自己的事,我们能帮到的,不过尔尔。”拉着叶修过来没多久,刘皓就回过味儿了。虽然他是个Beta,但他学习的AO基本生理知识还在脑袋里。

 

叶修沉默了,同时又有点心塞。

 

他的皓皓是真的变成熟了。对待亲近的人不再意气用事,能够设身处地理解并着想,冷静思考,理性判断,又会做出恰当的举动。看别人的感情能看的如此透彻,为什么到自己的就要一直逃避呢,果然是旁观者清吗?

 

或许,他自己也是当局者迷。

 

 

 

TBC

 

 

普遍设定梗,信息素补充,喻文州跑来的真正原因。喻魏的戏份快结束了,副CP这条线也是服务于皓皓的,至于怎么服务我暂时保密。喻魏感觉比叶皓写着要顺手怎么破,真是不舍得结束他们的戏啊,几乎没有障碍地一口气写了下来,叶皓我能纠结地愁白头。

 

喻队撩起来真要命,我是很喜欢这种温柔腹黑又天然偏执的人深情起来花式撩的感觉,老魏这样的耿直老Boy根本招架不住嘛。

 

啊对了,毛毛指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