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ABO】套路(23)

一句话喻魏,3700,前文走【目录】


我想了几天,决定神展开。


艾特闲闲唐唐  @沈家御用闲人  @唐宿雨_阿唐已经是条死鱼了 



「chapter  23」

 

 

X站某间直播间里人头攒动,荣耀联盟总部有人在直播联盟年会现场。单身狗人数基数巨大的荣耀人民今晚也躺在家里或是在网吧里肝荣耀活动,各大公会撕扯着争夺前十的上电视机会,前两年独领风骚的君莫笑操作却不见踪影。以号养号的法子在大型活动屡试不爽,天知道叶神会不会二度退役后又来没节操地捣乱,毕竟兴欣是亲儿子,早被叶某人逗得一惊一乍的各大公会小心翼翼地搜寻着任何可能是叶修大神的人。

 

世界频道时不时也有人在问叶神今年还来玩圣诞活动嘛,激起一帮吹水的人巴拉巴拉聊了很久,论厨和吹,叶粉能占领荣耀的半壁江山,荣耀之光即使退役快半年,一提起也是让人由心佩服,从心底荡起一股认同与自豪感。

 

约9点多,圣诞活动肝到白热化程度时,世界频道忽然快速刷过几个大喇叭。

 

“口十口十的兄弟姐妹们快去X站xxxxxx直播间,联盟年会有叶神啊啊啊啊啊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正在打本的,正在交易的,正在肝活动的,正在跟公会追野图的,正在划水看风景的,立马有一部分人不顾自己可能被公会踢走的风险原地下线,一部分人一边跟团一边疯狂对带团团长or会长大爆手速在队频狂刷嘤嘤嘤,一部分人一心二用双开游戏与直播,各大公会会长长舒一口气,唯独没受影响的是兴欣公会,他们家太上皇一早就打好了招呼。

 

已经很久没看到叶修那张脸的迷妹迷弟们冲进直播间,嗷嗷嗷嗷地激动刷屏叶神在哪里,叶神我爱你,还有几条说喻文州也在现场的弹幕夹杂在粉丝激动的弹幕间,后来的粉丝不明所以。直播的up主是用手机在录制,看到刷起来的问题就解答了一句,刚才魏琛大神跟叶神与刘皓一起来的,喻队今天cos了索克萨尔出现在现场,去找老队长叙旧,两个人刚离开没多久。

 

嗅觉敏锐的粉丝立马闻到了不寻常的气息,有人直接把调侃扔进弹幕里,“诶呀专门从G市跑过来叙♂旧”,“我跟你港我是很相信喻队和魏大的纯洁度的,说他们俩离开去酒店开房斗地主我都信(dog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个人斗地主”,“你怎么不说他们俩承包麻将桌呢”,“话说魏琛是omega来着吧,虽然一直有人跟我说他是omega,但怎么看都像是个alpha啊”,“前面粉字你暴露了,我魏大是神一般的少年,性别根本圈不住他,30多岁还敢单身重返荣耀圈的,我魏大绝对头一份”,“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叶神,刚才叶神一闪而过,up主再给我们看一眼叶神啊!”

 

up主有几百万观众的弹幕加持,举着自拍杆穿过人群想要接近叶修,谁料台上叫了叶修的名字,up主笑嘻嘻地举高了手机,说大家来一起看叶神玩游戏吧。直播间的人民群众欢呼雀跃地看着他们的叶神走上台,站到另外一个大家都很眼熟的人旁边,弹幕又炸了。

 

up主瞥到弹幕有人在刷屏问他们真的在一起的吗,他回答道,应该是的哦,他们经常会无意识地撒狗粮呢。

 

弹幕又是一群人在哭,另一群人在羡慕up主的工作。

 

“首先要赞美我们的摇号的工作人员,他们的精准度使黑箱变为可能,让我们叶神与皓皓组成一队参与这次的小游戏。”主持人打趣的话让台下的人哄笑一片,刘皓从刚才被抽上来后就知道这帮幺蛾子要搞事,都是一个部门的同事,他要是不知道他们爱闹什么就见鬼了。主持人示意他们抽签选择游戏,叶修让刘皓选,刘皓伸手一抽。瞥了一眼,脸就黑了。

 

“让我们来看看小刘同志抽到了什么,wooooow!是pocky game!这可真不是我们黑箱啊皓皓,咱们共事好几个月你要相信我的人品。”

 

主持人的pocky game一词从嘴里冒出,现场的小年轻与直播间都炸了,简直惊天大福利啊这是。up主手机页面上的弹幕流动已经近乎飞速,密密麻麻的都是字。新出的叶皓粉狂哭不止,他们的糖,史上最大的糖,要死要死要死了。其他围观的人疯狂刷666666。有的粉丝甚至激动得语无伦次,手指只能摁下一个加强排的啊啊啊。礼物一波接着一波地刷,up主觉得自己要一夜暴富。现场的人们也是尖叫口哨起哄声不绝于耳,主持人在闹哄哄一片中,举着话筒嘶声力竭,介绍游戏玩法。

 

Pocky game,用抽签或者是别的什么方式选出两个人,分别从两头开始吃同一根pocky,先松口或先咬断pocky的人就算输了,要有相应的惩罚。

 

“输者罚三杯啤酒,是这样的尺♂寸呦。”

 

主持人把一早就准备好的小麦啤酒杯拎出来,一杯容积500ml,3杯就是1500ml,已经吃过饭的叶皓二人沉默了。直播间有人喃喃自语,这场好戏简直千载难逢,被公会会长踢出来也值了,cp粉们激动地捂嘴,红扑扑的一张脸俩眼睛锃亮,更有甚者一边咬枕头一边在床上滚来滚去。网络上,微博帖子一条接着一条刷起,只看#叶皓直播pocky game#的tag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刷了起来。

 

人生赢家张佳乐坐在沙发上抱着自家闺女小乐乐,一边哄孩子一边刷微博玩,刚看了几个感兴趣的明星八卦,再一刷热搜,扭头对自家老婆啧啧表示嫌弃,“叶不羞真废物,还没追到手,我都替他羞耻。”说着很诚实地戳进一个引路链接,进入X站直播间。

 

刚一进去他就被震到了,饶有兴趣地嗑起了瓜子。

 

叶修刘皓吃的那根pocky快没了,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就在两个人的唇快要碰上时,刘皓寻思该咬断了,叶哥他不会喝酒,1500不得要他老命。谁想叶修先他一步,想要咬断pocky,刘皓察觉到对方意图后,仗着自己比对方高2厘米,鬼使神差地抬手扣住了叶修的后脑勺,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吻了过去。

 

耳边的喧闹如潮水一般散去,叶修在那一刻醍醐灌顶,脑子清明起来。

 

想得明白的,想不明白的,统统拨开迷雾,清晰地摆在他眼前。

 

刘皓的唇柔软温热,与他短暂相触后,迅速分开。叶修有些恋恋不舍,眼里某种欲望要压不下去般,灼得刘皓微微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扭头错开视线。叶修很快控制住要上头的冲动,他的自制力一向非常优秀。

 

这一幕落到大家眼里就变了味儿。

 

正在看直播的苏沐秋也是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操作?阿修不是说他要从朋友当起,重新追求小刘吗,谁家朋友动不动就深情绵绵地对视,在几百万人面前直播亲个小嘴,亲完又是火热对视、害羞扭头的……阿修你的套路好清奇。

 

并不知道直播的叶修:忽然感觉膝盖好痛。

 

 

 

闹到约11点,年会终于结束散场。刘皓尴尬地与每一个跟他打招呼的人告别,叶修在一旁默不作声。散场的点实在太晚了,地铁停运,公交早就发完了末班车,有开车的同事顺道送叶修刘皓回家,一同坐在后排,刘皓的尴尬与不知所措快要具现化,前排副司机位的小姑娘和司机聊得正欢,叶修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依旧默不作声。

 

刘皓偷偷瞄了一眼叶修,莫名觉得像是回到了几年前,他刚认识叶修那时候。

 

这个点没人没车,不堵不塞,司机是个老司机,很快就将两人送到了地方。小姑娘看着寒风黑夜中默默远去的两人,笑嘻嘻地对司机说道,“看来这两个人已经住在一起了,感情真好啊。”

 

司机微踩油门,看着华灯铺地的前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喜糖,看来份子钱要准备好了。”

 

“是呀是呀。”

 

回到家后喻文州还在,简装行李放在客厅沙发旁,他卸了妆换了常服,陪在已经昏睡过去的魏琛旁。魏琛握着喻文州的手,睡得很是香甜,喻文州对刘皓施以歉意的微笑,叶修却是退了几步,到客厅撸阿福去了。

 

家里有个喻文州,他睡客厅总感觉有些别扭,况且喻文州的意思明晃晃不过,明明是他的住处,却让他感觉左右为难。你们战术大师真是厉害哦。叶修撸着阿福,示意刘皓可以去他那里睡一晚,未等刘皓回应便抱着猫走了。刘皓犹豫了好一会儿,带着换洗衣物敲开了叶修家的门。

 

叶修神色淡淡的,就像是换了个人般,让刘皓不自在又惴惴不安。

 

又是一阵沉默,刘皓心里慌得很,越安静越慌,他直觉今晚做错了事,而这事儿惹恼了叶修。也是,说要和叶修做朋友的是他,享受着暧昧关系的是他,大庭广众说亲就亲的还是他,明知道叶哥对他余情未了,他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撩拨。

 

真是够差劲的啊,他。

 

叶修靠在沙发上撸猫,安静地顺毛瘙痒,垂眸抿嘴一言不发,一旁的小夜灯亮着昏黄的颜色,将alpha的侧脸打出几分柔和的味道。刘皓在离他两人远的地方,时不时偷偷瞅一眼,坐立不安。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走着点数,屋子里越发安静起来,阿福的呼噜声让人犯困。这样的安静太磨人,刘皓坐了一会儿有些受不了,他本来就心虚自责,叶修这不作态度的模样更让他踩不到底。

 

叶修的耐心好极了,他在等刘皓主动。

 

刘皓在会场那一吻为他拨开迷雾,他才意识到自己也深陷在局中。现在与刘皓的相处模式虽然平和但收效甚微,他要是想得到刘皓,就必须要再找出一条新的路。沐秋说得对,刘皓还喜欢自己,甚至说还爱着自己。他需要找到那个结,找到让刘皓畏手畏脚的症结,然后解开。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要再做一些事。

 

“叶哥……”

 

刘皓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叫他的名字,叶修抬头,用目光止住了刘皓的话。放开阿福,他从茶几上捡起他的红塔山,抽出两支,一支叼在嘴里,一支递给刘皓。两个人蹲在阳台抽烟,红色的火星在夜里一闪一闪,刘皓很少抽烟,口鼻里苦涩的味道他却不排斥。他以前听苏前辈说过,叶哥的信息素味道是烟草的味道,苦涩却有会回甘,很像他这个人。

 

他一直都想亲自感受一下叶修的味道,他也明白这辈子很难实现这个愿望。

 

烟过半根,B市大冬夜的风冻耳朵,刘皓忽然幽幽地出声:“叶哥,刚才在年会,对不起,今天是我逾矩了。”

 

“那你要像以前那样花式躲着我,继续一言不合地疏远我?”

 

刘皓摇了摇头。

 

“这是我的错,不能让叶哥来担。”而且我也不舍得。

 

叶修轻笑两声,“那你这是欠我一次。”

 

“嗯,是欠叶哥的,我该怎么还你?”刘皓看向叶修,心里慢慢平静下来。叶修深深吸了口烟,单手掐灭烟。潇洒地吐出一口白雾,他望向刘皓,两个人的视线重叠,“那你,和我睡一觉吧。”

 

 

TBC

 

没错,就是大家理解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