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ABO】套路(24)

3900,前文走【目录】


我这么勤奋有没有很感动,感动就给我评论吧qwqq我需要评论的浇灌


艾特闲闲唐唐  @沈家御用闲人  @唐宿雨_阿唐已经是条死鱼了 




「chapter  24」

 

 

那·你·和·我·睡·一·觉·吧。

 

睡。哪个睡?

 

刘皓傻眼了,指尖夹着的香烟烟灰禁不住寒风,头一歪掉到刘皓手背上,刘皓吃痛,连忙也把烟掐灭。叶修没做多解释,留下一句浴室洗衣机旁的矮柜有新毛巾,你可以用,淡定起身往卧室里走。刘皓内心激烈地做着斗争,原本坚持的那点东西也在动摇,他心里矛盾极了。在寒风里吹了十多分钟,冻得脸皮发红,蹲得脚跟发麻,他才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进了屋子。

 

明知道他们这是虚假的朋友关系,叶修对他的意图,以及他对他的渴望,掩藏在平和的微笑与日常相处间,双方心知肚明。但他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期待这样的日子能过得再久再久再久一点。叶修那句和我睡一觉吧,对刘皓的诱惑太大。

 

他一直以来的愿望,五年前的,现在的。

 

哪怕叶哥日后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厌恶他,嫌弃他,恶心他,也没关系。

 

好歹,他曾经完整拥有过叶修。

 

叶修租的公寓结构与他家一致,浴室与卧室一体,刘皓进去的时候,叶修已经洗完澡,穿着裤衩T恤,湿漉漉地站在床前地毯上擦着头发。叶修的确是瘦了,十多年来积攒的虚胖在退役后慢慢消磨,头顶明亮的室内光打在他身上,水珠更加剔透。示意刘皓自便,叶修一屁股坐在床上,继续擦头。

 

那床一定很软,叶哥坐下去的时候,压出的弧度非常舒服。刘皓晕晕乎乎地走向浴室,一边脱衣服一边胡思乱想。浴室里水雾缭绕,浴霸没来得及关上,他的换洗睡衣被叶修放在衣架上,洗漱台前的镜子被蒙上一层水汽,把刘皓的脸照得模模糊糊。脱下最后一件衣服,潮湿的空气充分拥抱着这副未曾有人侵染过的身体,刘皓伸手抹去镜子上的水汽,在水痕斑驳间,他看到自己微微红润的唇,脖颈,肩膀,锁骨……

 

还好,他这个还是干净的。

 

刘皓洗到一半,用温水兑着清理了一下后面。他是beta,男beta,还是个雏儿,想得很美好,操作却不那么美好。窄、涩、紧,刘皓咬唇,身体里像是有把火要烧起来,他闭着眼,艰难地进行着。alpha耳清目明,尤其还是在安静的空间里,叶修歪在床头,听着浴室里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喘息声,摁住自己身下正在苏醒的本能,冷静地喃喃道,“安分一点。”

 

卧室里有一架老式摇摆自走钟,那是他搬来时叶秋特意拿过来的,放在角落里滴答滴答。不知洗了多久,浴室门吧嗒一声,刘皓一声热气走了过来。叶修正闭目养神,听刘皓低声说叶哥我洗好了,他睁开眼。

 

刘皓就站在他床边,肩上搭着毛巾,头发的水分没揉出去,水珠沿着发梢往下坠,滴到他的脖子上,滑过锁骨,没入被衣料遮住的深处。小脸被水汽蒸得通红,刘皓低垂着眼瞅着叶修,182的大个愣是被他站出一股温顺柔和的味道,那种任君宰割的温顺柔和。

 

叶修压下心里淡淡的不虞,“上床吧,我关灯。”

 

刘皓听话照做,厚实的被子搭在他腿上,他偷瞄了一眼要去关灯的叶修,想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紧张地握紧了拳头,心里莫名一股怅然。卧室落地窗拉着厚实的窗帘,关灯后,四下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他听到叶修人字拖摩擦地板的声音,拉起被子上床的声音,身旁忽然有熟悉的温度与气息快速接近,那人伸手一勾将他揽了过来,刘皓紧张得忍不住僵住了身体。要…要开始了?叶修只是抱着刘皓,亲吻他的眼睛,脸颊,含着他的嘴唇反反复复地吮吸,撩起睡衣摩拭刘皓的腰,就如当年抱着他的小副队睡觉时一般,闹了一会儿便要睡觉。刘皓紧张地心脏砰砰直跳,僵直许久见叶修没动静,问了一句,“不睡吗?”

 

“今天不睡。”

 

“为什么?”

 

“没有润滑剂,怕伤到你,再怎么说我也是个alpha,而且我忘了,你明天还要出差。”

 

“没事,晚上才走,我恢复能力不错。”

 

为表主动,刘皓翻了个身,ABO间的男性相交背后侧入最方便容易,他也能少遭点罪。

 

“你是在小看哥的能力?”叶修凑过去,抱住刘皓,低声耳语。

 

“没…没……”吹进耳洞的热气让刘皓瑟缩着往前拱了拱,耳垂立马被人含住,温热又濡湿的触感让他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炸了。稳了足足七八秒的心神,刘皓的声音都是抖的:“叶哥,有事好商量,能不能不要咬我耳朵。”

 

反正都抱在怀里了,叶修也不再继续闹他,放开含吮过的耳垂。

 

“先欠着,下回再睡。”

 

“……我去睡沙发。”

 

“你敢动一下我就把你扒光。”叶修低哑着声音死死抱着刘皓,黑暗里,一只手摸到刘皓腿间同样兴奋起来的物件,火热的手掌包裹着同样在发热的,熟练地揉捏了一下,“还记得以前我是怎么伺候你的吗?”

 

刘皓瞬间回忆起无数,不敢动了。叶修见他老实,恋恋不舍地搓了几下前端,惹得刘皓闷哼出声,才肯收回手,抱着刘皓轻拍,“快睡吧,睡不着跟我说。”

 

“叶哥,你…”

 

刘皓在alpha的怀抱里,身体的情欲复苏又平复,心里百味复杂。

 

“还记得以前吗,那年夏天咱们俩刚好,你趴在我怀里睡午觉,当时紧张不敢枕实我的胳膊,中午根本没有休息好。”叶修蹭了蹭刘皓的发丝,“你现在,没有那个顾虑了,即使把我当朋友,你也可以在这里好好睡一觉。”

 

刘皓忽然觉得很委屈,他不想再坚持下去了,他想自私一些,就赖在叶修的怀里永远不动弹。叶修有一下没一下地吻着刘皓,一边吻一边声称这是纯洁的友谊之吻,你要早点睡,明天不是还有工作要忙吗,刘皓在复杂的情绪与各种胡思乱想间沉睡过去。

 

梦里他回到了五年半前,他刚从嘉世跑了出来,叶修就追了过来,不顾他哭闹地把他往回拖,把他摁在床上好一顿欺负,叶修亲吻着他的脸颊,一边亲一边说,我们要好好的,我们要好好的。

 

又梦到他在少管所学习期间,午饭站在墙脚端着碗吸溜番茄面,看管老师给他们放了游戏频道的荣耀比赛重播。他一边吸溜着,一边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恰好镜头切换,层层迷雾中一矛凌厉甩出,清脆的兵器相撞声后,持矛率先从迷雾中跳出,又甩了飞在空中的小人一棍。Wow,游戏啊,没意思。眼里沉寂着的小孩抱着碗继续吸溜。

 

游戏里的音效与解说卖力的嘶喊声声相衔,忽然空白了几秒钟,接着青年懒洋洋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小孩像是被吸引了样又抬起了头,电视里的战斗法师又冲进了迷雾,小小的身影如同他的血条一般,虚晃似好像随时都能消失般。看管老师在不远处,语重心长地念叨着现在打游戏也有前途啊,你们啊以后出去不想做别的也可以打游戏嘛,干什么不好,可别再做坏事了。

 

面吃了一半,他抹了抹嘴,盯着电视下方滚动而过的选手信息。

 

嘉世,一叶之秋,叶秋。

 

……

 

叶修见刘皓睡熟了,掏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给叶秋发了条消息,“叶秋,帮我个忙。”

 

 

12月26号,上头人事调动,刘皓和其他同事得去H市准备全明星荣耀之夜,由上个赛季的胜者兴欣主办,机票公出,为了不耽误计划,今晚就得启程。一早就定好的事,他怎么样都得醒过来去准备行李,可是,这种情况他该怎么起来???

 

刘皓窝在被子里装睡,身后有个人抱着他,他甚至连动都不敢动。脑袋里无限放空,相同的文字组成脑中弹幕疯狂刷起。

 

——我昨晚到底是怎么睡过去的???

 

——就这么被叶修抱着睡了一晚,我居然一晚上都没醒???

 

——夭寿了夭寿了夭寿了。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身后的人动了动,似是醒了,在他肩窝里蹭了蹭,慵懒地喘了一声,放在他腰上的手不安分地往下伸,流连在皮肤上的手指带起一串细小的电丝儿,电得他腰软耳麻。刘皓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叶修摸了一会儿摸够了,松开他起身坐起,“皓皓呦,你今晚不是还要赶飞机吗,赶紧起床去收拾行李准备一下,还得去公司签到。”

 

“哦…”刘皓埋着头从床上爬起来,后方传来的酸痛和异样感让他变了脸色。他可不是omega,男性omega天赋异禀,说要啪啪啪,立马面若桃花娇喘连连,身娇体软后方湿哒哒流水,男性beta除了受孕率比男性alpha稍稍高了那么一手指,后方就是个排泄的器官,昨天他为了清理也是废了很大的劲。强行被打开的约括肌今天就来报复他,估计真实战后他更惨。

 

幸好昨天叶哥放了他一马,要不然他今天还有什么脸去见同事。

 

这是人情,得趁早还。

 

“叶哥,吃早饭吗,我给你做。”

 

正在穿衣服的alpha有些奇怪地扭头看床上的人,对方坐姿好像有点奇怪,点了点头,“去你家吧,我家里没什么吃的。”

 

两人快速收拾好自己,抱着猫去楼下刘皓家。一开门,饭菜的香气扑面而来,魏琛正坐在餐桌前吃吃吃,围着小碎花围裙的喻文州同他们打了个招呼,从厨房端来他们两人的份。刘皓上前一看,呦呵,水晶虾饺、豉汁排骨、烧麦、肠粉艇仔粥、蒸凤爪,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这广式早茶经典系列点心,喻队这不仅是早起做饭,还出去逛了趟早市吧。有些食材他家可没有。

 

“借用了刘先生的厨房,非常感谢。”

 

“啊,没事没事,我也得口福了,好久没吃早茶。”刘皓小心翼翼地坐下来,屁股的酸爽被他强憋在心里,面上没露出一分一毫。

 

“照顾魏队这么久,也非常感谢您。”

 

“啊,没事没事,魏哥是我哥,照顾怀孕的Omega人人有责。”

 

“魏队还要再叨扰刘先生一段时间,麻烦您了。”

 

“啊,没事没事,喻队叫我刘皓就行,刘先生太客气了……”这标准的小媳妇口气,他又不是恶婆婆。刘皓尴尬地喝了一口茶,发现这不是自家的碧螺春,喻队这是早有预谋啊,不过。刘皓看向魏琛,“对了,魏哥,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我今天要去H市准备兴欣的全明星荣耀之夜,还是让叶哥来照顾你,还是?”说着看了一眼喻文州,昨晚喻队十有八九拿下了魏哥,魏哥回G市只是时间问题。

 

“老夫也回H市看一看,兴欣的首场秀啊,我这个元老当然要好好欣赏一番。”魏琛吃下一枚虾饺,精神满满地说道,“老叶你回去不。”

 

“我过几天回去,这几天比较忙。”叶修一直在吃茶点,听到魏琛叫他,才懒洋洋地回了一句,“还挺还吃的,手残手艺不错。”

 

“G市老街上有更好吃的店,前辈有兴趣可以问问刘皓,他也是地道的G市人。我记得刘皓的外婆家是在G市。”

 

“的确。”魏琛也跟着帮腔。

 

“好。”

 

叶修应了一声,没继续话题,这回轮到刘皓沉默地喝粥。魏琛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昨晚不还是好好的,怎么气氛这么怪,老叶看起来挺冷淡的,皓皓也是没什么精神。又吵架了?喻文州倒是眼尖地看到刘皓隐藏在衣服里,若隐若现的吻痕,还有微微发肿的唇。眯眼笑着为魏琛夹了一筷子虾饺。

 

前辈,这回,可是你落后我一步呢。

 

 

TBC

 

喻文州早已经看透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