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非典型性意外展开(02)

*这里是目录

 

*本文脑洞、大纲梳理等等来自于与我夜聊数夜的明日香 @青石 花咲 ,给明日香比个超大的心心,同时在此特别鸣谢闲闲同志 @沈家御用闲人 

 

*讲的是霸道总裁叶与过气网红皓在重庆山城因巧合一直同行游(chi)玩(he)的故事,美食文,双方陌生人设定,不爱荣耀爱工作叶修预警,有黑点皓皓预警,ooc预警




☆、第二根串串

 

深觉自己是个好兄长的叶修把方锐往叶秋的办公室一丢,在方锐泪光涟涟的注视中,潇洒地提着行李上了飞机。休假归休假,公司日常运作还是得继续,相信有他十八般武艺全能的方特助,叶秋一定能迅速接手并完美处理好一切的。

 

在自己的座位坐好,叶修掏出眼罩戴好,按自己以往的习惯闭目养神起来。

 

养神途中不知触到了哪根神经,叶修想起了上一回休假旅游的事,着实不甚愉快的一次出游。大概10年前吧,他和叶秋高中毕业时,所在班级一时兴起搞了个旅游团,爱玩爱闹的叶秋作为班委热情十足,恨不得举双手双脚地支持这活动。彼时刚高考完不久,又没有到暑假的人员流动高峰期,谁家里都不差出去玩的那几块钱,权当是给闷了几年的小孩们散散心,诸位家长乐见其成,班级毕业旅行活动就敲了下来。在家里闲着嗑瓜子打游戏的叶修也被叶母赶鸭子上架般轰出来,随团出门转了一周。

 

累、脚酸、水土不服、日头太烈、叶秋因吃坏东西上吐下泻,对于那次毕业旅行,这些是叶修仅存的印象。叶修本就对旅游没有什么兴趣,好不容易出去一次反倒时间全用在照顾快要升天的傻弟弟身上。上大学后沉迷创业赚钱,还未毕业就进入家里的产业进一步地沉迷工作赚钱,毕业后接任总公司ceo一职,到适婚年龄后接受来自妈妈时不时的催婚暗示,听自家助理讲八卦,暗中观察傻弟弟暗恋告白热恋订婚结婚生子全过程,每日工作完毕回家撸狗玩——这几乎是叶修近些年来生活的全部。

 

也不怪方锐总念叨叶修工作狂性冷淡,一个只需要撸狗吸烟吃鸡排看花边新闻就能满足全部娱乐需求的男人,冷静克制得似乎过了头。你看老板他弟弟就正常多了,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姑娘,堂堂B市叶家二少、分公司执行大佬,撸袖子上去就能帮人家修水管捅下水道顺带还刷了刷马桶。听说二少他老婆就是因为这个对二少好感度爆棚,两个人陷入热恋,之后订婚结婚云云。

 

再反观叶某人,叶母已经快不相信她家老大否认自己是个性冷淡的话了。

 

靠在座椅椅背假寐,叶修都能想象到叶秋接下来的一整天——早上起床就要被赶着去公司维持日常事务,开例会,安排下个季度工作部署,看无数文件,午饭要在公司食堂吃,晚上也得留下来加班工作,加班回来还得给大点喂狗粮散步……这样的生活会维持到他休假结束,叶修的心情不由得愉快起来。

 

怀着各种意义上的恶趣味,原本只是为了欺负叶秋的旅行也让叶修期待起来。

 

重庆这个城市叶修也来过不少次,每次都是为了谈生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是叶修头一次以游客的身份踏上这个在网上享有盛誉的西南山城。飞机平稳地降落,叶修取出行李后,手机开机直奔叶秋的微信朋友圈,他上飞机的半小时后,叶秋发了一条“混蛋哥哥!!!!!”的动态,那感叹号之多叶修目测大概有半个加强排。再看叶秋跟他私聊的内容,十有二十都是指控叶修欺负他这个可怜的奶爸,在家奶孩子不够还让他出门赚奶粉钱,声声泣血仿佛他是抛弃妻儿的渣男……不,他最多是个渣哥。叶修无情地抬手拍了一张重庆的天空,给叶秋发了过去。

 

重庆果然是个神奇的城市。习惯性打车去酒店的叶修在堵车近一小时后感受到了这个城市独特的魅力,出租车司机还安慰他,是第一次来重庆玩吧,看样子今天也会很堵,这个时间段就是很要命的,一会儿我送你去轻轨站口。叶修谢过司机的好意,有点怀念被他扔在北京的方锐。昨晚订机票时,方锐习惯性地想要为他制定出行计划,被他拒绝了。叶修当时想得很天真很简单,反正无论在哪个城市,想要去哪里,打车肯定没问题。

 

是他低估了重庆,也没看懂方锐那个迷之表情。

 

不过话都说出了口,现在再去找方锐救急也晚了,只是费点时间罢了。

 

兜兜转转了俩个小时,叶修终于找到了自己要住的酒店。渝中区,嘉陵江畔,就在来重庆必定要打卡的洪崖洞附近。提着行李到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获得房卡一枚。待到收拾完自己的行李,也快下午2点,叶修寻摸着该去吃个午饭,早饭都是随便糊弄的。

 

既然来到了重庆,一定要吃些有重庆当地特色的食物。

 

于是他敲开了好友苏沐秋的QQ。苏沐秋那端也刚吃完饭,和自己的妹妹苏沐橙正聊着自己班上小孩的趣事,冷不丁看到叶修发来的求助,还以为是对方在开玩笑,谁不知道叶修是个工作狂,好友聚餐都要想想理由为什么要去。便随口回复道,“火锅呀,小面啊,串串啊,酸辣粉啊,酒啊。到重庆第一顿要吃火锅,你上回不还好奇油碟是什么吗。”

 

叶修得到了答案,收起手机出门。走了约几百米,出现了一家火锅店。当时叶修很简单很天真地想,都快下午两点,早就过了饭点,火锅店里人一定不多。决定就吃这家的叶修推开了火锅店的门,水蒸气迎面糊了他一脸,接着空调的清凉驱走了那点热意。店里乌泱泱的一群人冲进叶修的视线里,叶修环视一周,座无虚席,又往店门旁边一瞅,还有几个在玩手机排队等空桌的年轻人。

 

霸道总裁叶某人有史以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似乎脱离了普通人的生活节奏,还是他对方锐的依赖太甚?工作几年反倒不食人间烟火了。明明他高中时还会骑自行车去上学,还能在学校旁的路边早点店喝碗豆腐脑吃两根油条。虽然那已经是2015年以前的事。

 

不过他下午又没有工作,等一会儿又不碍事。叶修拿到号后,很坦然地坐在一旁等待自己的空桌。和他一起在等空桌的大多都是年轻人,脸上稚气未脱,拿着手机聚精会神地玩着,像他这样即将30岁的并不多。

 

叶修支着脑袋看店里的人们涮着,吃着,喝着。吃得面红耳赤,嘴唇油滋滋的油光锃亮。

 

火锅的味道应该不赖,在浓浓辣香间的,属于别的食物的香气在流动。毛肚、鹅肠、肉片、耗儿鱼、金针菇、绿油油的各式蔬菜,以及桌中央那口红油油的锅子。热气在蒸腾,筷尖夹起一条毛肚,快速下锅,三涮四涮,捞出沾一沾油碟,一口咬下,鲜辣的美味滋味在口齿间漾开,再佐以一口冰凉的啤酒——这里的食客吃得相当有食欲,连叶修这样并不注重口腹之欲的人都想尝一尝来重庆必吃的第一顿。

 

看别人吃饭看得津津有味,叶修冷不丁听到有人在喊,“朋友们,有谁是单人吗,方便的话可以拼桌吗”。周围的人各自犹豫了下,都是成双成对结朋搭伴,谁也没出声。收回视线,叶修往发声者看去。那是个年轻小伙,叶修想了想便举起了手。

 

托了这小伙的福,叶修想,他可以提前吃火锅了。

 

待服务员引他们去新空下来的桌位,年轻小伙先要了一份酥肉,熟练地从桌底摸出一份菜单,递给叶修,动作很是体贴,像是照顾惯了别人。

 

“谢谢你,帮大忙了,我还以为排了这么久的队要吃不上这家网红火锅店。”与热络的话不同,这人的声音偏清冷,不紧不慢的语调,声线倒是很好听。叶修浅笑着回应了两句,迅速选了几样他想吃的东西,将菜单推给年轻人。

 

年轻人的动作同样利索,选好了菜样后,服务员问吃撒子锅底咯,微辣,中辣,特别辣?叶修此时再一次很天真很简单地想,川渝地区的火锅很辣,他选个微辣应该没问题。再怎么说,微辣还是能吃的,上回方锐给他叫的外卖麻辣香锅就是微辣,也就那么一点辣香。年轻人那边沉默了半天,似乎还在思考。

 

贴心的服务员听出这两位的口音好像都不是本地人,迅速切换普通话,“两位都是来旅游的吧,如果实在不能吃辣,本店也有少量的鸳鸯锅供应,不过还是推荐尝尝本店经典锅底。”

 

年轻人犹豫完了,扭头看向叶修,“先生怎么称呼?”

 

“叶修。”

 

“叶先生您好,您想吃什么辣度的锅底?”

 

“微辣。”

 

这年轻人难不成是干销售的?叶修想起自己昨天视察的分公司市销部,有些话有些词被动成为了他们的口头禅,乍一听有几分熟悉感。

 

“那我,也微辣。”

 

年轻人透出几分犹豫,他吃辣能力一般般,平日里他可不敢轻易挑战川渝的辣度。不过既然来了,他总要踏出他总是不敢踏出的一步。

 

火锅上来需要点时间,服务员先端来一盘酥肉,又拎来几瓶爽快冰凉的啤酒。年轻人请叶修一起吃,叶修也没有忸怩,各夹了一块放到嘴里。刚炸好的酥肉还有点烫嘴,却足以安抚经过长时间等待的人们的灵魂。作为火锅的前点,既不会太肥让人腻口,也不会让人吃得太撑影响接下来的大餐。且没有任何辣味,酥肉间滚动的一两颗花椒灵巧地驱走肉的腥味。叶修细细咀嚼着,心里给年轻人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两个成年男人的饭量不可小觑,那盘酥肉你一筷我一筷就这么解决得差不离。等年轻人请叶修一起喝酒时,火锅终于被端了上来。服务员笑眯眯地把火锅放置好,面对面坐在桌子两侧的二人沉默了。相当红艳的一锅,切成四份的锅红得惊心动魄,红油上飘着满满一层红辣椒,还隐约沉浮着数量相当可观的花椒。

 

叶修嘴角有点僵硬:这…这是微辣?

 

年轻人则直接黑了脸:果然我还是应该去吃开封菜或是呷哺呷哺。

 

 

“祝二位用餐愉快w。”

 

服务员笑眯眯地留下一句祝福。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