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非典型性意外展开(03)

*这里是目录

 

*本文脑洞、大纲梳理等等来自于与我夜聊数夜的明日香 @青石 花咲 ,给明日香比个超大的心心,同时在此特别鸣谢闲闲同志 @沈家御用闲人 

 

*讲的是霸道总裁叶与过气网红皓在重庆山城因巧合一直同行游(chi)玩(he)的故事,美食文,仿佛是重庆的软广……双方陌生人设定,不爱荣耀爱工作叶修预警,有黑点皓皓预警,ooc预警



☆、第三根串串

 

自己点的火锅跪着也要吃完。被辣得无法控制自己的五感,叶修少有如此不讲礼仪地疯狂抽纸巾抹嘴擦眼泪涕水,对面的年轻人的状况似乎比他还糟糕。两个人在水雾朦胧间抬头,两双红眼睛彼此凝视,他们此刻是心意相通的,满眼都写了俩字:好辣。年轻人抿了一口啤酒,咬着舌尖,放下筷子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垂眸颔首,微长的刘海被他用发卡别在头顶,额头有一层浅浅的汗。叶修则松了松自己的衬衣领口,决定一会儿去买一件T恤。灌了一口啤酒,嘴唇火辣辣的灼烧感在微微驱散了几秒后变本加厉地卷土重来,更别说首当其冲的舌头,属于传统北京人的味蕾在疯狂叫嚣着要命哦。

 

火锅好吃是好吃啦,可未免也太辣些。重庆人的微辣这么可怕的吗?

 

等吃完点好的菜品,叶修忙不迭地把自己那份付了帐,再一次礼貌性地感谢一声还在奋战的年轻人,逃命似的离开了这家网红火锅店。反正只是萍水之交,年轻人点了点头,目送叶修离开,低头继续一边吃一边戳微信。

 

『刘某人:辣死我了,我感觉我快要飞升了……重庆的微辣怎么这么要命???』

 

『方二傻:你确定不是你太弱了,我记得咱们之前高中毕业去四川玩了一次,你当时的战斗力就奇差无比,同行八人就你一个吃完进了医院,一查是太辣胃受不住发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起这事我就想笑,你对得起我大杭州人民的优秀基因吗小白』

 

『刘某人:你还别不信!川渝的辣真是要人命的,刚才和我拼桌那哥们差点被辣哭,现在被辣走了』

 

『刘某人:我大杭州人民可没什么奇怪的基因』

 

『方二傻:小白你撑不住就喝点益生菌或是豆浆什么的解解辣,可别再折腾进医院了,这回就你一个人,胃出毛病没人送你去医院』

 

『刘某人:晓得晓得。锐哥儿,洪崖洞有什么好玩的,我现在住的酒店离洪崖洞很近,下午睡一觉,正好晚上去那边转转,不是说洪崖洞晚上很漂亮吗』

 

『方二傻:你也住在洪崖洞附近啊』

 

『刘某人:什么叫做我也住在洪崖洞附近?』

 

『方二傻;洪崖洞当然要看夜景,不过我出差去的几次重庆都没怎么玩,我听去那边玩过的同事说,必须要吃酸辣粉、冷锅串串、豆花、鸡爪,还有一家叫泡酒的店,超级推荐。最后一定要去吃一份小面,推荐你去胖妹面庄,夜宵嗦嗦面,高德地图搜一下跟着走应该能到,不行你问问路人』

 

『方二傻:因为我老板也去重庆旅游了嘛,我给他定的酒店也在洪崖洞附近』

 

『刘某人:了解,晚上就按你的攻略走。你老板去玩了你是不是就可以放假了?』

 

『方二傻:并没有,你想多了。我现在跟着二老板,上季度的尾还没扫完,一堆事要做』

 

『刘某人:你老板不是豪门权少吗,出去玩不把助理带上随身伺候吗?』

 

『方二傻:不会的!想太多!』

 

『方二傻:小白你不知道,我老板是总裁中的一股清流,他和别家总裁的脑构造都不一样。我老板一直觉得工作比他私人更重要,把我留下来继续干活更符合他的价值取向与衡估选择。这回出游还是事出有因…诶呦卧槽不聊了,二老板在召唤我,你好好玩啊,我去干活了TVT回聊~』

 

『刘某人:回聊。罪恶的资本主义哟,努力工作吧少年』

 

关掉微信私聊窗口,年轻人面对依旧红油油的锅子,有些憔悴也有些惆怅,草草地吃了几口后,习惯性地抄起美颜相机咔嚓咔嚓一顿照。脑中条件反射地想好怎么抱怨重庆微辣不是人之类的话,手指指尖戳向微博时却凝固住了动作。不愉快的回忆在那一瞬间扬鞭快马地冲向他,又像是被古老的蒸汽式火车喷了一脸白花花热腾腾的蒸汽,恶意如同黑漆漆的烟灰在水汽散去后团团将他裹住。年轻人捏着手机的手指微微发白,他的脸色也越加差了起来。

 

似是平复心情的深呼吸,年轻人用力呼吸了几次,闭了闭眼,点开了微博。

 

@和评论跳动着鲜红的999+,几日不曾光临微博,他依旧被骂得很凶啊。年轻人的心情忽然平静下来,戳开了评论,饶有兴致地一条条看去,看着根本不知道彼此是谁的一群人对他评头论足,个个胸有成竹痛心疾首正义感爆棚地踩着他骂着他。“贱人”、“辣鸡”、“抵制月出皓兮”、“抄袭狗滚出原音圈”、“你妈没教过你什么叫做羞耻心吗”、“他那么不要脸怎么懂得【羞·耻·心】三个字”、“皓狗抄袭,祝你全家爆炸”……年轻人看着看着,忽然冷笑一声,低声嘟囔,“一群脑子进水的,我被人挡箭牌使也就罢了,你们还一个个上赶着去当被人使的枪,真当自己有多聪明。”

 

发了句今天的火锅真辣,关掉微博,年轻人灌下最后一口啤酒,结账走人。

 

在店里吃得有些出汗,出门迎风一罩,还有点凉爽的滋味儿。只是四月的重庆天气并不稳定,穿什么都尴尬的季节,也会有状况层出。年轻人刚走了两步,凉爽褪去,忽然觉得阳光有些晃眼,便掏出裤兜里的墨镜戴上。刘海依旧被夹在发顶上,他学着张嘉译,慢慢悠悠地往酒店那边走去。

 

……

 

刘皓是被手机来电吵醒的,目测此时约下午6点左右,酒店房间厚重的防光窗帘将落地窗遮得严严实实,因而室内一片昏暗,唯一光源来自于正吵闹着表示来电的手机屏幕。不愧是他花了不少钱的酒店,室内调温系统使温度达到最适合睡眠的状态,枕的枕头,躺的床垫,盖的被褥都柔软舒适得让他忍不住想要打哈欠再继续睡一会儿。

 

一会儿去问酒店前台在哪里能买到这床上几件套会不会显得他太Low?或者显得他像个刚进城的乡下人?刚醒的刘皓面无表情地从床边的矮柜上摸过手机,边胡思乱想边抽空瞟了一眼来电人。傻逼董哥,他曾所属网红工作室的职业网红经纪人,一个人能带八个网红的主儿,可惜八个里面只能火一两个。看来是终于看到他发的微博了?

 

刘皓接通,开了免提,随意把手机往床上一扔。

 

对面先发制人:“刘皓你怎么搞的???手机响了半天你居然不接!你现在什么样子你不清楚吗?都已经这种样子还不老实,还装谱搞牌位,谁惯得你!你成天这么作这么闹还以为是平台捧你上天的时候啊!洗把脸清醒清醒!赶紧把微博给我删了!你还他妈给我改了密码,你是想上天啊!”

 

哟,火气真大。

 

刘皓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今儿下午吃完火锅后他回到酒店磕了片胃药,睡了一觉起来没有胃疼,看来今晚他可以继续吃锐哥儿给他安利的美食们,就说他不是高中那时胃脆弱到一刺激就废的弱鸡,锐哥儿还不信。咯哒一声,屋里的灯亮起,刘皓靠在墙边打了个浅浅的哈欠。

 

“董哥啊,现在是北京时间晚6点37分。”

 

“啥??”

 

“我是下午3点左右发的微博,隔了三个多小时才火急火燎地打电话,挺忙啊。”

 

“刘皓,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能抽出空来——”又是长篇大论且要夹着脏话的说教,他以前就很疑惑,这种没什么涵养和素质的垃圾是怎么成为平台有名的职业网红经纪人?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个不需要涵养和素质的圈子?刘皓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董哥,您忙不忙也不关我的事,我发一句——今·天·的·火·锅·真·辣,没带标点一共七个字是戳中您哪个痛点了?”

 

“公司跟你签的解约合同里,明确写了限制你发微博以及其他社交平台的条款,你这是公然违规,你是迫不及待想要交违约金了吗?”

 

“您别欺负我读书少没文化,我虽然是干网红的,但关系到我日后再就业的合同,您觉得我会不好好研究一下,询问询问相关专业人士再签吗?”刘皓身子一歪,坐到床边的地板上,离时不时闪烁着呼吸灯的手机咫尺相邻。声线语调一如既往的温柔谦逊,只是那表情与温柔谦逊相差十万八千里去,冰冷、嘲讽、隐隐不清的凶狠与狰狞。他说着忽然一笑,那是他以前的女粉丝们最喜欢的,听到就要抱脸尖叫大喊着爱你一辈子的低低笑声,“您要是真想找我茬,大可从那七个字中做做文章,就如之前那样,我就在这里坐好等您。自便,请。”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态度忽然缓和下来,甚至有了几分语重心长的味道:“刘皓,不是我对你态度不好,可你做的那些事,注定没法在这个圈子混下去。现在不比十年前,抄袭就是重罪,网红是越来越不好干,观众的眼光是越来越刁钻,口味也越来越挑,你好歹也是火过一段日子的,总比永远出不了头的那些底层好上一万倍不是?既然你犯了事,被圈子抛弃了,就要勇于承担后果。”

 

可我承担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后果啊,为什么最后被抛弃的人是我……刘皓仰靠在床边,四仰八叉,有些怔然地盯着天花板。他的一双眼睛比寻常人的颜色要浅些,剔透的茶色,仿佛是可以折出光的夜湖,水光粼粼地划出一道道不平静的波纹,又像是能倒映出插在岸边火把的濯濯火光,悲伤与厌弃掐碎了揉进石头里,扑通一声沉向湖中心。

 

“我是错了,可又不只是我一个人有错。”

 

许久他才开口,声音很轻,轻到不敢再多说些什么。

 

“你能和平台的大佬比吗?”对面一句话打消了他所有的小心翼翼,刘皓从魔障里清醒过来,斜眼看向手机,啧了一声,声音这么轻居然还听到了。对面依旧在絮叨,“你可知足吧刘皓,别再闹了,你现在无论发什么都是被骂,何必自取其辱。赶紧删掉,夹紧尾巴好好做人,等风头过去大家都忘了你,你做点别的什么生意不是照样活得很好?”

 

“董哥说这么多,是我今天无意间吸引走了谁‘本应该’受到的关注和热度?”

 

“算你聪明,都到这副田地就别想着总出风头了,你也该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的后辈……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对面发出了不可置信的质问声。

 

刘皓笑,“我说,关我屁事。”

 

说着,挂断电话,并将此人列为黑名单,同时设置非手机通讯录内人员来电自动拒绝,顺便把晚上7点的闹钟取消。做完这一切,世界清静,刘皓又伸了懒腰,惬意地往浴室走去。开玩笑,劳资都跟你签了解约合同,你有什么不方便关我屁事,什么?抢了你的热度和关注?哦,真是不好意思,我刘某人真是喜闻乐见呐。

 

换了一身衣服,刘皓看了看时间。

 

时间到了,该去享受他来重庆的第一晚了。

 

 

乌烟瘴气的人际关系,垃圾网红经纪人,精致Boy温柔美少年的人设,他背的锅,他淌的污水,还有网上那群只贪图一时口舌之快并不会动脑子的蠢货,所有的糟心事应统统抛之脑后,踩在脚底,再碾两脚。他来重庆玩这一圈,不就是为了与过去做个告别吗?

 

玩得开心点,刘皓。

 

TBC


是哒,皓皓,玩得开心一点儿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