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非典型性意外展开(06)

*这里是目录

 

*本文脑洞、大纲梳理等等来自于与我夜聊数夜的明日香 @青石 花咲 ,给明日香比个超大的心心,同时在此特别鸣谢闲闲同志 @沈家御用闲人 

 

*讲的是霸道总裁叶与过气网红皓在重庆山城因巧合一直同行游(chi)玩(he)的故事,美食文,仿佛是重庆的软广……双方陌生人设定,不爱荣耀爱工作叶修预警,有黑点皓皓预警,ooc预警




☆、第六根串串

 

店内布置得相当精致巧妙,极大地节省了空间。所幸雨天人并不多,他们找到靠里间的桌子坐下,又要了二人份的鸡杂锅,两份米饭。叶修原本还想点些别的菜,刘皓建议他可以尝尝软烩千张与椒盐花生米,稍微留一些胃给街上其他美食,叶修接受了他的建议。鸡杂锅热气腾腾地端上来,两人往里一瞧,混着鸡心、鸡胗、鸡肠和鸡肝之类的内脏,混合了红艳的泡椒与泡萝卜丝儿,在某种约定俗成的红色汤汁中沸腾。这种让叶皓二人表情忽然凝重的辣度是重庆人的最爱,尤其是这种微冷的春雨天,人们围着桌子举杯而聚,就着米饭咬一口鸡杂,再悄咪咪地嘬一口汤,顿时寒气一扫而光。

 

第二道是软烩千张。豆腐皮儿做成的千张切为二分宽、寸长韭菜叶般的细丝,加上纯碱将千张丝烧开,捞在瓦罐内用清水浸泡去碱至发白备用。用化猪油炒,加肉汤烧开,加酱油、味精、加入肉丝下锅烩炒后,下韭黄炒转,再下5钱化油,起锅置于盘中,撒了花椒面,即成。此菜入盘,一青二白。动筷,柔韧不碎。进嘴,细腻爽口,滋味绵延。这道看似简单实则内含丰富的菜还有个传说故事,叶修刚百度到看了两眼,第三道就已经摆上了桌。

 

重庆有个民谣这样讲:“北碚豆花土坨酒,好耍不过澄江口;高店子的黄糕蒸得泡,椒盐花生要数磁器口。”椒盐花生是磁器口名特三绝之一,虽然端上来的这盘着实其貌不扬,但放到嘴里,的确别有一番滋味儿。

 

饭吃到一半,门外的雨似乎下得有些大,刘皓看着这雨有点忧心。他刚才是不是立了一个flag,说好的过会儿就会停呢。叶修倒是瞅到店里堆在角落里的油纸伞,示意刘皓去买一把。这家店做的古色古香,从店内装修到桌椅瓢盆,算账掌柜跑堂的小二皆一身宋朝时的服饰,木筷瓷碗,一一与磁器口的古镇风格相对应。尤其是今日春雨绵绵,镇里人影稀少,更有几分时空错乱的感觉。油纸伞是店里偶尔会售卖的土特产,今日下雨也只是摆出来应个景儿,刘皓来买,掌柜的很爽快地塞了他一把。

 

这下能安心吃饭了,两个人似乎都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吃着饭气氛微微有些尴尬。和昨日午饭不同的是,这回轮到叶修玩手机,而刘皓埋头吃饭,一边吃一边胡思乱想。

 

当网红这几年,刘皓从默默无闻到火遍整个原音圈,他经历了很多,也遇到了很多人,但气质上与这位叶先生相比拟的竟找不出来一个。霞姿月韵,清风霁月。圈里未曾不是没有人试图搞这个人设,失败了就搞怪遮掩过去,成功了就能看到没见过世面和接触不到正牌货的人对那些强行凸人设的“谦谦温如玉君子”,抱着脸就会高声尖叫好有气质,或者疯狂刷屏弹幕世有君子如斯之类的装逼话。在遇到叶先生之前,刘皓对“霞姿月韵,清风霁月”八字的感觉相当虚无缥缈,只觉得应该是网络小说里那些男二or男主的标配气质。至于能一眼看穿别人凸人设,大概是由于他同样很擅长凸人设吧。

 

他曾想过,现实里哪里会有这种好气质的人,每个人都被社会污浊着散发出恶臭,包括他在内。人手八百个面具,面对讨厌的人,面对喜欢的人,面对家人,面对朋友,面对陌生人,面对熟人,在网上,是某人的粉丝,为了维护某个人的利益,被压力屈服着的人……

 

慢慢咀嚼着饭菜,外套湿乎乎的搭在一旁,门外的风灌了进来,他微微打了个战栗。刘皓忽然反应过来,叶修为什么会选择这家店。

 

悄悄掀起眼皮,对面的男人模样28左右,长得四分帅气五分稳重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眉眼凌厉却透出几分温和,刘皓想那点温和应该来源于那双眼睛,少见而纯粹的黑色。叶先生进食时腰背挺直,目不斜视,吃相优雅,用餐有序不紊。整个人打理得十分精神,身着的常服皆是低调的奢华。一看就是有良好的家世和教育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有足够的底气和自信去面对生活,同时春风细雨般赠送他愿意拿出来的善意与萍水相逢的路人。进退有度,点到即止,时刻控制着“助人为乐”的距离,想要回赠感激但轻易难以碰触到对方。除非像他这般厚脸皮,又情况特殊。

 

悄悄垂眸,刘皓继续认真吃饭。作为被赠送善意的人之一,刘皓对这位叶修先生的印象好得不得了。他很羡慕,很羡慕这样仿佛一出生就能一直堂堂正正地活在阳光下的人。

 

而那端被羡慕着的叶某人戳着手机,充满了无奈。这才第二天,叶秋就跑到他微信私聊里疯狂轰炸,撒娇耍蛮无所不用其极,为的就是让年长他仅半个小时的哥哥帮他分担一些工作。在叶秋的再三保证与对天发誓中,叶修勉强相信了叶秋以后绝不会拿他侄子当偷懒借口的承诺。远程帮叶秋先看了一份文件,导致他进食速度呈垂直线下降,这对一贯奉行吃饭就是吃饭,工作就是工作的叶修是种挑战。勉强处理了一份文件后,有那么一咪咪理解叶秋的叶修叹了口气,露出了好哥哥的神情,温柔而果断地拒绝了叶秋接下来要发过来的文件。

 

“哥还在休假期间呢,你加油,有什么事找方锐。”

 

留下一句话,在叶秋无数个黑人问号中,叶修直接退出微信。对面的小朋友正认真地吃着饭,这里的米饭按碗计算,就是那种普通大小的掐丝描金青釉花鸟瓷碗,嗯…?叶修微微翘起自己手里的碗,有些惊讶,这碗做得倒是别致。深受古董发烧友他外公的熏陶,叶修一眼瞧出这碗的工艺,餐具都仿古到这地步,这家店相当用心了。

 

只不过,叶修瞄了一眼刘皓放在手边的,叠在一起的两个碗。这碗虽然是普通大小,但能装下的饭却不少,看刘皓一口菜就一口饭,吃得津津有味的,这样子是真的胃口好。难怪干了三瓶梅子酒后还能吃下一碗小面。

 

饭毕,外面的雨也没停下来。刘皓结完账,耳尖有点红。刚才他提议少点两个菜是出于好意,毕竟外面街上好吃的多了去,付账时却发现两个大男人这顿饭钱并不多,而且大部分都进了他的肚子。能吃是罪……原本想请客还人家人情,叶先生为了照顾自己随便选的店,自己这样就太不像样子了啊。怎么想都觉得很羞耻的刘皓强撑着,厚着脸皮邀请叶修继续一起逛逛,他知道有几家很好吃的店。对人情世故相当老练的叶修一下子就看懂了刘皓那点小九九,不禁在心里失笑。

 

这小孩果然有意思,是觉得还给他的太少了?

 

正好自己一个人逛着也没意思,有一个眼缘且不错的陪他逛一会儿也不错。一向在不重要的事情上体贴人的叶某人痛快地给了刘皓台阶下,一把折叠遮阳伞,一把竹骨红穗儿油纸伞,在烟雨朦胧的古镇中一前一后地支开。

 

刘皓不负叶修的望,带着叶修将磁器口比较有意思的地方逛了大半,更是充分发挥了网红们共有的一个技能:能说会道。那嘴皮子叭叭的。这大概是他临场发挥得最好的一次,精彩程度远胜每次他对着摄像头表演的那些单口相声,不仅叶修听得兴致盎然,认真地看着他,露出那种一看就让人很舒服的浅笑,连刘皓他差点都被自己忽悠过去。明明都是第一次来,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要感谢微博那些贡献了各种攻略和感想的Po主。

 

只是刘皓不知道,叶修始终挂在嘴角上的那点浅笑,是为了他这个人。刘皓说的那些叶修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对于历史故事叶修不感兴趣,该享受到的文化气氛也享受到了,春雨朦胧的古镇透出一股似要回到古时的时空混乱感,错乱中的美,沿街小吃皆有一番滋味。这足以称得上是愉快的一下午,叶修仔细吧唧了下,让他感到愉快的是这个小朋友。

 

他在很认真地、很专注地为他的这一下午的游玩做出努力,费尽心思地讲些俏皮有趣的话,引经据典地同他介绍一些历史故事,细致地推荐他哪些美食好吃,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弱化两人间原是陌生人该有的尴尬和疏离感。

 

叶修看得出来,这样的认真,是带着希望自己能够满意的小心翼翼。哪怕只是一个下午,也像两个好友样在异地他乡尽兴游玩。

 

如何不让人感到愉快呢?

 

逛这一大半,同时也是吃吃喝喝的一大圈。臭豆腐、叶儿粑、脆辣椒、鱿鱼、凉粉、雪梨汤、猫儿面……伴着春雨的寒气,两个人不动声色地吃到胃要爆炸。叶修是在店里没吃多少,吃的花样多,积在胃里饱腹感极强。刘皓则是真吃撑了…所以说贪吃是罪。

 

玩到天擦黑,叶皓二人一起回到了酒店附近。中途分道扬镳,叶修表示还想去看看别的,而刘皓满脑子都是“想睡觉”三个字。下午体力消耗有些大,宅男的身体已经到极限边缘。回到酒店房间,身体里所有的细胞在疯狂叫嚣着好累好累好累,胃又有些不舒服的刘皓觉得是下午吃得太多,从行李箱摸出一早就备好的健胃消食片,嘎嘣嘎嘣嚼碎咽下。

 

脑袋昏昏沉沉,身体又很疲惫,刘皓只想早点睡觉,冲完澡草草擦了一把头发,把自己塞进被子里合眼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刘皓是被干渴的嗓子叫醒的。一睁眼,脑袋晕晕乎乎,浑身上下没力气不说,胃部还时不时地痉挛抽搐着。脸色煞白的刘皓强忍着胃痛,探了探自己的额头,烧得正滚烫。暗叫一声不好,烧得迷迷糊糊的刘皓挣扎着起来,一只手死死摁压着胃部以期许减少几分疼痛的刘皓以龟速移动到房间门口,把房卡从卡槽里抽出,打开了房间门。

 

过辣的食物、宿醉、淋雨、吃撑到消化不良……他到底是怀着多大的自信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折腾这副宅男弱鸡身体?是他这几年没生病给他的自信吗?

 

刘皓紧紧皱着眉,煞白着脸,半蹲在自己门口咬牙忍受着胃部痉挛的痛苦,能喘口气时便在心里狠狠唾弃作死的自己。胃疼到走不动道,偏偏又发了高烧,一阵阵的痉挛简直要挨不过去,额头上的冷汗一层又一层地冒出,连呼吸都是颤抖着的小心翼翼,生怕牵动哪里再给他一波要命的痉挛。烧得快没意识的刘皓全然忘记了可以用手机打120以及拨打酒店内线让酒店帮他叫救护车的选择。只是下意识地想要离开房间,去到外面打车找个医院。毕竟他在外生活时早就习惯了独自一人。

 

于是叶修从洪崖洞逛完昨日剩下的那部分回来后,在自己房间对门捡到一个烧得快没气的刘皓。

 

拨打着120的热心市民叶先生内心毫无波澜,一切尽在他意料之中。

 

毕竟刘皓可是说出了“身体很健康的,轻易不生病”此等经典flag的人,他刚才逛夜市时还在想会不会应验。回来一瞧,得嘞,叫人来送医院吧。作为陪护兼付医药费的人,叶修也坐上了救护车。听着护士念叨着什么着凉发烧、积食、肠胃急性发炎、水土不服等词,抱臂倚靠在座位上,他注视着小脸苍白昏睡过去的刘皓,带了一二分怜惜的意味。

 

生病二字哪儿能随便挂在嘴边,老天想要你有点病灾,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TBC


刘皓: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