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非典型性意外展开(07)

*这里是目录

 

*本文脑洞、大纲梳理等等来自于与我夜聊数夜的明日香 @青石 花咲 ,给明日香比个超大的心心,同时在此特别鸣谢闲闲同志 @沈家御用闲人 

 

*讲的是霸道总裁叶与过气网红皓在重庆山城因巧合一直同行游(chi)玩(he)的故事,美食文,仿佛是重庆的软广……双方陌生人设定,不爱荣耀爱工作叶修预警,有黑点皓皓预警,ooc预警




☆、第七根串串

 

 

他从小唱歌就好听。

 

干净清脆的少年音,音域宽,音准强,缠绵的腔调也能拉出凌厉且欢快的,温情的歌里也有几分俏皮和挑衅——这是独属于他风格的味道。从小就是班里合唱的领唱,高中被拉着给好哥们的告白做见证爱情诞生的伴奏,大二大三时夏天的社团招新是他抱着吉他唱歌吸引学弟学妹,学校的晚会活动几乎都要邀请他来压个节目,KTV的麦霸,做的兼职都比小饭桌老师的层次高了不少。他成为网红后最火的时候,刘皓偷偷跑去网易云看他被收录的歌,下面的热评第一是:“私人FM给我推了一万遍皓兮,我厨了,我厨了不行吗!”

 

多么美好而又深情的告白,每一个字都像是蘸着蜜糖,甜滋滋的似乎要腻死人。刘皓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有时候他也会莫名一阵心悸,看着面前的鲜花和掌声,他颤抖着手连上前拥抱的勇气都不敢拥有。有块心结梗在他脚前,仿佛他敢跨出这一步,就会恶狠狠地将他摔得鼻青脸肿。

 

那是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那时还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教同社团的女生唱歌时被人录了去,扔到微博上引起了小范围的轰动。一副好皮囊,又有一个好嗓子,视频中的他是个温和耐心的学长,滤镜下的他侧着脸眯眼浅笑的模样都是那么好看。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姐姐小妹妹们涌入视频下方,宛如当年清纯可爱的“奶茶妹妹”,他差点也被安上类似于暖心学长、唱歌小王子之类的别称。赞美和夸奖毫不吝啬地抛出,校园里总有小姑娘笑嘻嘻地对他露出红脸蛋,一双双漂亮的眼睛里盛着的,满满的都是他……那是刘皓头一次尝到名为“关注”与“热度”的甜头。那股飘飘然似是要飞起来的感觉太美好,热度消退下去后刘皓依旧惦念不忘。

 

借着笑话半遮半掩地说出自己的愿望,几日后却在树洞得到了来自另外一个陌生人的回复。陌生人说,“你想红的话,就去努力。利用你全身上下所有能利用到的优点、特长,譬如唱歌跳舞诗词曲赋,或是掌握点什么钢琴小提琴吉他中国古典乐器的乐理,这都没有就去练嘴皮子,脱口秀知道吧?勤加练习,练到谁都不能忽视你。有个好手艺、好模样、好性格,你再款款而出,定能惊艳世人。不过到那时,或许你会发现其他更能吸引你的东西。”

 

一番话推心置腹,诚恳又潇洒,没有嘲笑他的不切实际,也没有讽刺他爱慕虚荣。刘皓像是吃了颗定心丸样,做出了决定。他要做个网红,想让很多人都认识他,像上一次样为他奉上掌声和鲜花。他的特长是唱歌,可是这个国家唱歌好听,嗓音动人的海了去,他凭什么能从他的前辈中突出重围,走到人群前?他还需要点其他的技能,比如说谱曲、填词、演唱一条龙?

 

他会弹吉他弹琵琶吹箫,他闲着没事时也能哼几句很顺耳有趣的调子,并为这条无头无尾的调子找几个适合的词语。最重要的是他过耳不忘的记忆,无论是怎样技巧刁钻复杂的歌,他在听过两次哼过一次后,都能熟记于心,用他独特的嗓音,准确无误地唱出来。

 

真是个好想法。即使注定是条难走的路,刘皓也想去尝试一番。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管他能不能实现,有个梦想总是好的。

 

有了大致方向的刘皓兴致冲冲地着手做起。这项工作远比他想象中的要艰辛、复杂,除了那副天生的好嗓子,他所掌握的其他技艺不过毛毛雨,什么事都要从头做起。从谱曲上就犯了难,他并没有什么灵感和功底去创作出一首完整又能表现出他情感的曲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主题。二是他填的词,矫揉造作,毫无灵性,有些更是为了合拍而生拉硬拽凑出来的词,初稿出来时他羞耻又暴躁,将那一页纸撕下来,揉成团差点摔进垃圾桶。差点是指他保持了几秒钟扔的动作后,怂又可怜兮兮地将纸团张开,一点点压平那些褶皱。可惜压不平,那一页他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歌词皱巴巴地躺在废纸上,那一刻刘皓心里挫败极了,摇摇欲坠走到了放弃的边缘。可是到最后,他只是沉默的将那张纸郑重地叠好,夹进厚重的词典里,不作他想。

 

创作是漫长而又枯燥的,堪称折磨人的日子足有小半年。成品出来的那一刻,刘皓如释重负地长长舒了一口气。像是一场马拉松长跑,他就是赛道上体力最差又不擅长运动的倒数第一,幸好他手脚并用地爬到了终点。

 

从借用的录音室出来,冬日夜晚早就蔽日遮天,蒙着那口哽人的寒气,呼啦呼啦地吹着刘皓敞怀漏肚的半身风衣衣角。他早顾不得寒冷和刺骨的风,也顾不得平日里端着的男神形象,仿佛活回了十多年前,他还是个七八岁讨狗闲的孩子,蹦蹦跳跳地从多媒体教学楼冲向宿舍。温暖的手心紧紧包裹着U盘,U盘里唯一的文件是他真正意义上独立创作出的第一首歌,属于刘皓的歌。

 

他闲下来后无聊时也曾仔细重温琢磨了遍这段往事,当时的自己绝对没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明明是以想要红、成为网红为目的开始的创作和努力,“想要红”这个目的却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一次都没在他的脑子里出现过。

 

配上自己精心制作的Pv,发布到所有他知道的视频网站,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点击和评论弹幕。和大部分人的处女作一样,他的投稿仿佛泥牛入江,连个水响儿都没听到。失败的打击让他消沉了足有四五天,手机一遍遍放着他的那首《冬雨笋》。人在失败后不仅容易陷入消沉之类的负面情绪里,也容易钻牛角尖剑走偏锋干些糊涂事。他鬼使神差地翻出一首虽然不温不火但个人非常喜欢的歌,以此基础进行了第二首歌的创作。明明知道这是不对的,刘皓却迷了眼样打起了擦边球,从原曲到歌词,处处有着原作的味道,既视感太强烈,刘皓咬牙又重新改了一遍,改到他觉得既视感很浅很浅,重新制作pv,录制新歌。

 

投稿前,刘皓坐在电脑前足有两三个小时,他在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同为创作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这种行为是偷盗,是在欺负他喜欢的那位音乐人。无论多少次修改,这首歌的骨子里仍属于另外一个人。他翻来覆去的修改也只是掩耳盗铃,害怕人们发现他做下的丑事,他害怕自己被骂,被唾弃,被鄙视。

 

可是无论后果多么严重,他心里仍藏着一分侥幸。

 

他真是差劲啊。

 

刘皓苦笑着,点击了确认发送。

 

想象中的最好的和最差的都没有降临,刘皓在发布一周后颤颤巍巍地打开了评论,和上次一样并没有多少评论,更别提赞美和掌声。刘皓沉默地浏览了一遍,其中有个评论刺伤了他的眼,心一阵阵地抽痛,懊悔又自责。

 

“B站的新人都是怪物系列!up主的新作也好棒!表白up主!不过我更喜欢《冬雨笋》,那首我循环了好多遍,就是那种feel~超喜欢!恨不得把我所有的B币都给你!”

 

这句话让他从迷障中幡然清醒,刘皓埋首无声地掉了几滴眼泪,摸着鼠标把那首他偷来的删掉。是他做错了事,是他犯了错,他错了。想去和原作者道歉,打开了私信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踌躇半天,留下一句对不起,刘皓在尴尬和羞耻中关上了私信。不敢讲明前因后果,一句对不起是为了他的良心可安,也是一把悬在他头顶上的利刃,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曾经犯过的错。

 

世界上绝无捷径可走,正如树洞的那位不知名的留言者说的一样,脚踏实地地努力。刘皓此后跌跌撞撞地继续走着自己的创作之路,一首又一首的歌发布到他主页上,B站微博上关注他的人越来越多,在古音圈和原音圈交到的朋友也越来越多。真正红起来是和B站另外一个古典乐器up主合奏miku酱的新曲,妹子弹古琴他拨琵琶,其间隐隐约约搭配打点的萧声也是他录制好后期插入。该视频点击量呈爆炸式地不断提高,弹幕评论如漫天花雨般将他埋住,作为辅助演奏者的他在片尾的花絮里露了个脸。

 

人人都夸小哥哥人帅才情高,他的粉丝便顺势安利了他的作品,有网红工作室找上门来签他。在一番运作下,他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人前,成为大家嘴里的独立音乐制作人,原音圈的新太太。

 

刘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躺在床上发了好久的呆。为了这一天,他坚持了整整3年半。他真的靠自己火了起来,以后他的歌会有更多的人听到,还会即兴地唱上几句……刘皓开心地捂住了脸,透过手指,一双茶色的眸子熠熠生辉,仿佛藏着一宇星辰大海。

 

……

 

大半夜,叶修坐在病床旁,无聊地玩着手机里的消除游戏,时不时瞅一眼输液瓶。打了退烧针,挂了几瓶液,刘皓不正常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歪在医院夜间急诊的床铺间睡得正香。热心市民叶先生不仅打了120,垫付了医药费,甚至陪床帮忙看着吊瓶,一会儿还要把这个病号送回酒店,堪称本年度十佳热心市民。原本医生以为他是刘皓的哥哥亲属之流,听他否认后,医生看他的眼神暧昧起来,叶修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继续否认。

 

说他们是陌生人都不信。仅仅四面之缘,连朋友都算不上。叶修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善意也在他力所能及又不费力气的范围里,这也就是小朋友合他眼缘,印象好,否则叶修最多给酒店前台打个电话,别让对面房客出什么事罢了。

 

倒是这个小朋友,身体一般还敢瞎折腾,要是叶秋他早收拾一顿了。

 

第二瓶即将到底,叶修起身去叫护士换瓶。护士换完瓶后发现原本稍稍有些快的阀口被调低,一滴一滴慢悠悠地往下流,是有人把流速降低了。歪头看向叶修,叶修注意到护士的视线,了然地对她点点头。护士收回想要调速的手,抽出随身的记录板划掉一行字,心里嘀咕着又不是小姑娘,天气又不冷,睡着觉还怕血管胀啊,现在的情侣真腻歪。

 

“这是最后一瓶,等输完再叫我一声就好。”

 

“谢谢。”

 

叶修微笑,准备低头继续玩自己的消除游戏,余光里却瞥到了刘皓带笑的嘴角。浅浅的,很柔和的,莫名吸引了叶修的注视。

 

是做了什么好梦吗?

 

输液瓶里的液体在匀速下降,隔壁床有人挂上了呼吸罩,亲人们聚在一旁沉默地等待着,白花花的灯悬在头顶,戴着口罩的医生穿来进入。终于感到了疲惫,叶修掩口打了个哈欠,摁亮手机。以前也有熬夜工作的时候,看护怎么样也比工作要轻松,他再坚持一会儿就能回去休息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