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 TIME-1

PART  ONE

 

 

胜生家的温泉入住了一位奇怪的客人,和勇利身形相仿却纤瘦的很,长长的黑发低扎成马尾搭在肩前,眼睛生的很像胜生家的儿子,气质却比勇利高出几个台阶。身上带着一股熟悉的感觉,应该是很英俊的人,但你要仔细去看,却怎么也记不住他的模样,也没怎么说过话,总之是个奇怪的人。

 

早上六点,真利小姐目送着弟弟勇利小跑着离开温泉旅馆,每天早上的控制体重训练又开始了,她抖了抖抹布,准备继续清扫走廊,却看见另外一双脚。真利小姐不用抬头就知道那双脚的主人是谁,她主动侧过身给客人让道,客人经过她时礼貌又亲昵地同她道了一声早上好,真利小姐点了点头,目送着客人小跑着离开温泉旅馆。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胖一瘦,每天都保持着类似的习惯,这样的状况自那位客人入住后已经维持了一周的时间。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真利小姐总有种这俩人是同一个人的错觉。继续干活的真利小姐扫开脑中的杂绪,端着水在去后院的走廊上看见打着哈欠的维克托。银发男人睡眼朦胧,眼角湿润,身上的浴衣也松松垮垮,漂亮的颈线反着莹润的光。注意到真利小姐的视线,他笑着冲她挥了挥手,“ Доброе утро,真利姐姐~”

 

真可惜,真利小姐心里暗暗地遗憾着。相貌,身材,气质…维克托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他对你眨个眼都仿佛带着电,也难怪勇利那家伙总是在维克托面前红着脸。唉,一个两个,可惜都不是我的菜,有些想念尤里奥了。

 

“早安,维克托教练。”真利小姐点了点头,目光转移到维克托倚靠的房间门,善解人意地提醒道,“住在这间的和先生已经出去了,你再早起十分钟就能碰见他。”

 

“已经出去了吗,这么早。”维克托嘟了嘟嘴,又打了一个哈欠,转身,懒懒散散地摆了摆手,“真利姐姐,谢谢你啦~”

 

昨晚维克托闲的没事想去滑滑冰,穿上冰刀,慢悠悠地往场里走,正好看见那位和先生做完一个完美的三周跳,维克托有些惊讶。他记得这个男人是借宿在勇利家的客人,年纪看上去比他要大上三四岁,保持这样的体型做出这样的动作实属难得,但这些都不是令维克托惊讶的原因。

 

和先生已经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独特的节奏感搭配着流畅优美的步法,无声演绎描绘出一个故事。维克托看了一会儿,认出这是他之前的比赛节目——《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跳接蹲踞旋转。

 

勾手三周跳。

 

蛇形接续步。

 

后内点冰三周跳。

 

余光瞥见场外观看的维克托,和先生身形猛地一滞,后切点冰停在原地,流畅的步姿戛然而止。场内的气氛窒息了一秒钟,下一秒,清脆的掌声回荡在会场里。维克托没有吝啬自己的掌声,和先生略有不安地往后退了退。他的眼里闪烁着光,即使和先生没有把整只舞跳完,他也从这短暂的观看中感受到一些熟悉的东西。

 

与之前在YouTube上看到勇利的模仿视频一样的感觉,不,要比勇利意韵要更深一些。维克托目光忽然热烈起来,他笑着往和先生那边滑过去,和先生却忙不迭往出场口的方向,逃难般地想要跑。

 

“先生,您跳的很棒,我叫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吗。亲爱的先生,先不要着急走,与你相识深感一见如故,不介意的话,我们来交个朋友吧~”

 

维克托如燕子一般轻盈地滑过去,很快就追上了那位和先生。和先生似是尴尬地不敢直视维克托,缓缓降下速度,犹豫了下才握上维克托的手。刻意压低了声线,维克托听到中年男人低哑的嗓音:

 

“我叫和。”

 

“YURI……?”维克托眨眨眼。

 

“和,是YORI。”和先生抿了抿唇,抬头,拉长了语调,认真地解释道,“虽然两个音很相近,但我是YORI。”

 

“是,YORI桑。”

 

兴许是维克托的笑容太过灿烂诱惑,和先生还是没同意留下来和新朋友来一段共舞,义无反顾地走人,背影坚决。而维克托在那偌大的场地里重新表演了他上一赛季最后的节目,畅快淋漓。回到温泉旅店后,洗澡泡温泉,吃炸猪排盖饭,虽然敲了和先生的门但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维克托与新朋友一起亲亲我我睡觉的计划泡汤了。

 

而第二天早上,特意起了个早的维克托没堵上人。

 

吃过早饭往场馆走的时候,维克托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突然想到什么样,掐着腰,意味深长地笑了。夏日阳光透过树叶空当洒下一地斑驳,蝉鸣渐起拉长的一瞬间,和先生偷偷溜进滑冰场馆,看着场内的年轻男人努力跳跃的身姿,他的表情渐渐柔软起来。

 

那该怎么去描述呢,饱含怀念又忍俊不禁,看着不知该夸赞鼓励还是不忍直视,越看越觉得羞耻和后悔,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很骄傲,这样复杂又生动的微表情被身后的维克托一毫不差地看在眼里。心里越发卓定那个荒诞又好笑的想法,他悄悄接近专心致志的和先生,故意压低声线,想象多年后的自己该如何发音,会用什么语调。

 

维克托轻声喊道,“勇利。”

 

和先生条件反射地仰起脸,回头看来,脸上浮现出亲昵温柔的笑容,回应道:“维克托。”

 

同样深情且灼热的眸子,掩盖在微长细碎的银发下,滑冰场顶棚的换气窗被掀开,光线如瀑,倾洒一地,并扬起一条长长的光带,左右无限延展着拥抱了整个场馆。年轻的维克托就在他身后,微微弓着腰,英俊的面庞在逆光中蒙上一层柔和的光晕,他俏皮地向他眨了下右眼。

 

这是十年前的维克托。

 

不是他的那个维克托,完了,被发现了……和先生迅速反应过来,脸上的懵逼根本来不及掩饰,身体猛地弹起想要逃离,却被维克托一把扯住了手腕。不要轻视战斗民族的力量,维克托轻轻松松地把和先生拖了回来,笑眯眯地看着强装淡定的和先生,温柔又毒舌地补刀,“勇利,看来无论什么时候的你都不擅长撒谎呢。”

 

“一眼就被看穿了?”和先生不可置信地问道。

 

“那倒是没有。”维克托耸了耸肩,拖着和先生,或者说是来自十年后的胜生勇利往外面的休息区走。注意到这边状况的勇利停下了练习,并张望过来,维克托扬声喊道,“勇利小猪,好好练习哟,我一会儿来检查。”

 

“是!”

 

胜生勇利看着场馆里那个正儿八经地立正回应后继续练习的自己,十年前的,年轻的自己,也停止了挣扎,嘴角又浮现了温柔的笑意。

 

“看起来好傻。”

 

“这么说自己真的好吗,YORI。”维克托挑了挑眉,笑容明媚地着重咬着胜生勇利伪名的音节,听的胜生勇利面颊一红,往一旁缩了缩,嘟囔道,“是我错了,我还以为能瞒到我离开为止,明明爸爸妈妈和真利姐都骗过了……”

 

“如果我没看见你昨天那段,那么恭喜YORI先生,你会成功骗过我。”维克托继续着重咬字音,笑意盈盈地看着面上更红的胜生勇利,他拍了拍对方的肩,“勇利,别忘了我来日本找你是源于什么。”

 

优子小姐家熊孩子三胞胎上传于YouTube上的,他模仿偶像维克托的视频。

 

“节奏感,意外之喜,那种我想要的感觉迄今为止只在胜生勇利一人身上看到过,即使双眼被迷惑,我也不会错过那种感觉。”维克托好奇地摸了摸胜生勇利的脸,“说起来,YORI,我怎么记不住你的脸,你是从哪里来的,原来时空穿越真的存在呀,话说皮肤真好,你要比现在瘦不少啊。”

 

我瘦不全都是你盯出来的吗?

 

胜生勇利暗自腹诽着。

 

维克托低声笑着又捏了捏胜生勇利的脸,笑声如大提琴被拨动琴弦时,在琴肚里回旋震动,低沉悦耳,“感觉真神奇,明明记不住你长什么样子,却能看见你的表情,这是魔法吗?”

 

“才不是,总之说来话长,维克托想听的话我会全部告诉你的。”胜生勇利捉下在自己脸上不安分的脸,无奈地叹息,“明明我脸上没有肉了,维克托不要再捏了。”

 

“好吧,你说,我听你讲。”

 

维克托老实地收回手,拉着胜生勇利在休息区的座位坐下。休息区处于场馆最高的位置,滑冰场里年轻勇利练习的模样毫无遗漏地被收入眼里。胜生勇利坐下后,组织了下语言,酒红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窘迫,继而很快释然下来,他看向身旁的维克托:

 

“维克托,我来自十年后,33岁,呃……是未来的你…的恋人。”

 

 

TBC

 

哈哈哈哈,四周目了现五集后,根本压制不住自己身体里的洪荒之力,文力不高,梗也是老套的梗,但我的爱是炽热的!

 

维勇,你们俩赶紧结婚去吧!!!!!!【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