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日常痴迷yys,叉厨,连厨,狗崽爱好者,咸鱼写手_(:3」∠)_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 TIME-2

  

TIME-1


其实我今早就发了,然后被屏蔽了QAQ

——————————



 

PART  TWO

 

 

“维克托,我来自十年后,33岁,呃……是未来的你…的恋人。”

 

维克托愣了愣,歪头看自己旁边的黑发男人,盯着对方的脸瞅了一会儿,绷紧的嘴角忽然上扬,俊美的眉眼舒展着,维克托伸手揽住了胜生勇利的肩,轻佻地吹了口哨:

 

“怎么样,YORI~我…舒服吗?”

 

压低的声线微微沙哑,吹在耳畔的热气儿让人酥酥麻麻的,充满引诱意味的问句色气极了。努力封印在胜生勇利世界角落里的记忆一脚踹开层层上锁的大门,掐着腰,嚣张地在他面前跳起了恰恰。



我绝望了,图片怎么样都不行,大家走链接吧,这是擦边球的内容///♡///    (微博补档 2/25)

    


对胜生勇利来说,这就是让他恨不得找个坑把自己埋了的记忆。只要想起,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发热躁动起来。太羞耻了,羞耻到他对着十年前的维克托闹了个大红脸,耳根都红到底。维克托了然地挑了挑眉,他当然知道自己会做到哪步,轻笑一声,他摆正姿势,好心地没再调戏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缓了一会儿,咬着唇嘟囔道,“这也太犯规了吧,一般都不该继续问我是从未来回来的这件事上吗……”

 

“反正,YORI都会告诉我的吧。”

 

维克托眨了眨眼,慢条斯理的话噎了胜生勇利一下,他很想反驳,但又找不到词,纠结了一会儿后,胜生勇利挫败地叹了口气。原本以为现在的他对上27岁的维克托,即使占不了上风也应该分庭抗礼,但现实告诉他你太天真,要是维克托再年轻个十岁,你或许还有戏。

 

深呼吸了几下,胜生勇利讲起自己回到这个时间点的契机。

 

退役后的胜生勇利与维克托经历了不少事情,承受着蹉跎与各方面的压力,辛苦又幸福地走到了一起,这里胜生勇利用一句“我退役后的第三年和维克托成为了恋人”轻描淡写地略过。在日本呆了两年后,胜生勇利随着维克托回到了俄罗斯。最近他们因为一件胜生勇利不肯描述的事情吵了一架,维克托听着就能明白这事儿肯定很糟糕,如果不到一定程度,他永远不会与人争吵。

 

胜生勇利一气之下直接跑了出来,在街上游荡的时候,看见教堂有唱诗班在唱圣歌,他就在教堂随便找了个座坐下。教堂里干净整洁,一排排椅子整齐地排列着,吊灯灯圈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圈圈白蜡烛,暖色的火苗跳动着。而头顶是大圆形的彩绘玻璃窗,细细看去,浮世绘上的历史卓然璀璨。今天的圣彼得堡阳光很好,洁白的天光从中穿透,变成一道道光之瀑布,把一切都笼在一层层淡淡的彩色光幕里。身穿洁白制服的唱诗班成员们沐浴其中,俄罗斯民族独有的美貌和气质仿佛得到了升华,他好像看见了神子降临。

 

然后,神子就真的降临了。

 

对方被一团白色柔和的光笼罩着,懵逼的胜生勇利怎么去看都看不清对方的模样。自称为神子的白光给他一个时空穿越的机会,想穿到什么时代都行,答应了立马就能走人,不答应的话这份机缘就会散去。讲到这里,胜生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他同我说这些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十年前的你和我,或许是时间隔的太久了,有一些一直珍藏的东西一点点从我手指间流失……我,我不想忘记,想要再去感受一次——”

 

“所以,你就回来了啊。”维克托接着他的话说道,他靠在椅背上,脸上露出怜惜的表情,“以27岁的维克托立场给你一个准确的预告,如果你在这边停留的时间里,那边的时间并没有停下的话,你回去后,会超级辛苦……啊,不对,与其说辛苦,还不如说超级惨烈。”

 

“呃……诶?!!!”胜生勇利惊愕脸。

 

“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啊。”维克托慢悠悠地说着,上下打量了一番胜生勇利,眼里的笑意变的促狭色气起来。他盯着胜生勇利酒红色的瞳眸,温柔又卓定地说道,“自己视为最重要珍宝的存在忽然有一天消失了,而且是悄无声息地不见,翻天覆地哪里都找不到,好像这个人人间蒸发,我绝对,会·发·疯·的。”

 

“……”

 

听维克托轻描淡写地讲出这些,胜生勇利抖三抖,背后竟然冒出了冷汗。刚要盘算要不然回去那边就逃回日本,维克托笑意盈盈地向胜生勇利身后看去,继续捅刀子,“当然,我也建议YORI你不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会更·惨·烈哟~”

 

QAQ!!!

 

嘤嘤嘤,妈妈,这个男人好可怕!

 

终于意识到这次时间旅行后果的可怕,胜生勇利整个人都颓了,维克托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模样,噗嗤一声,充满安抚意味地摸了摸胜生勇利的黑色长发,“YORI,反正那也是你回去之后面对的事,一生难得有一次这样特别的旅行,好好珍惜下面的时间吧……哦对了,你想感受的东西是什么?”

 

“呃……”胜生勇利沉吟了一会儿,抿出一个羞涩的微笑,“想和维克托一起吃炸猪排盖饭。”

 

“那就等到晚上一起吃饭吧。”维克托起身,伸了个懒腰,滑着步子往场内年轻勇利的方向滑去。胜生勇利看着他的背影,听他用着他最熟悉的语调,同他说,“现在,我可是勇利的维克托,YORI桑。”

 

“我知道的。”

 

胜生勇利喃喃道。

 

维克托一直都是那个维克托,从他第一次看到他,一眼惊艳开始,平淡随意又强势地闯入他的人生轨迹中,喜欢他,崇拜他,养了和他同名的贵宾,成为花样滑冰运动员,他来到自己家的温泉,成为自己的教练,从此再无分别,纠缠着一路向前。

 

胜生勇利慢慢走到场地旁,维克托正纠正年轻勇利的动作,那双聚集了天空和大海颜色的湛蓝眸子注视着年轻勇利,含着光,心无旁骛。胜生勇利看的有些出神,原来维克托看着自己训练时的模样是这样的啊,原来维克托一直是这样看着自己的啊,他还在役时一直在意的,今日竟以这种方式给了他回答。

 

他站在他身旁,看上去,真好。

 

胜生勇利满足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滑冰场。

 

 

“维克托,你的朋友……走了。”

 

“不用在意,继续。”

 

“哦…哦哦。”

 

 

晚上日常跑步归来,好好冲了一个澡,胜生勇利整个人窝在温泉的角落里,舒服地叹吁一声。刚泡上两分钟,就看见门被推开,维克托和年轻勇利走了进来。勇利看上有些疲惫,维克托笑着说了几句话,两个人就近滑进温泉池里,然后,日常压腿活动出现了。

 

胜生勇利只觉面上发热,默默地把半个脸沉入水中。

 

“维克托,等等,有点难受。”

 

“小猪,是这里吗?”

 

“呃,啊啊哈……”

 

胜生勇利默默地把剩下半个脸也沉入了水中。厉害了我的维,原来以前自己每天都和维克托在温泉做这样的事吗。当时作为当事人倒没有感觉怎么样,视角一换,胜生勇利咕噜出几个气泡。难怪之前出柜的时候,家里人的反应没有那么强烈,倒好像一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样。

 

明明一开始他们是纯洁的教练与选手关系啊。

 

“YORI桑,这么泡容易晕倒呦。”

      

一只手将他从水中捞了出来,被吓了一跳的胜生勇利呛了口水,猛咳了几下。裸体的维克托明晃晃地展现着自己的身体线条,富有力量感却不累赘,白皙紧致的皮肤被热气熏红,打湿的银发被拢在而后,他站在水里,雾气缭绕间,活色生香的让人鼻子发痒。他只瞥了一眼,无数个瑰丽画面如泉涌般在眼前晃动着,胜生勇利捂着鼻子红了脸,又假意咳嗽了几下。维克托还在招呼年轻勇利好好压腿,又转头对胜生勇利说。

           

“来吧,YORI桑,今晚的炸猪排盖饭我请了。”

 

“诶。”

 

“不是说好了吗,想要再感受一次曾经的感觉。”

 

维克托笑了笑,拇指压了压他的唇瓣,但也只是压了压,轻描淡写地松开。胜生勇利坐在温泉池台石上,看着那只漂亮修长的手离开,放到主人的腰上,心里漫上淡淡的惆怅和难受。每一次维克托抚摸他的唇后,都会凑过来给他一个充满甜蜜滋味儿的吻。然后会亲亲他的眼睛,或是贴着他的面颊说一句让他难以为情的话。

 

已经离开他一周了吗。

 

……

 

再一次的,他好想维克托。

 

 

TBC

 

 

勇利在过去停留的时间里,原本的世界并没有暂停哟

 

为勇利点个蜡^♡^

 


  1. fan沈家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