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

首页 维勇相关 UAPP 私信 归档 RSS

[维勇] TIME-3

TIME-1

TIME-2


————————————


PART  THREE

 

 

摆上三碗炸猪排盖饭,胜生妈妈疼爱地摸了摸年轻勇利的头发,向桌上其他两位客人招呼一声,转身又去忙自己的事儿。兴许是在温泉呆的有些久,脸上泛着红,胜生勇利打着小扇,给自己倒了一杯冰啤酒。

 

“我开动啦~”

 

维克托和年轻勇利都开心地双手合十,捡起筷子开始享用美味,还没什么胃口的胜生勇利轻啜着杯里的酒液,垂眸微笑着看他们两个吃的欢快。年轻的自己爱极了炸猪排盖饭的味道,细细嚼咽时眼睛都透着一股满足幸福的情绪,或许是酱汁的口感鲜美醇厚?年轻勇利舔了舔上唇瓣,眉眼眯着弯弯。而维克托,是能把速度和吃相完美结合的人,还有俄罗斯人的胃容量也是很可怕呢。

 

时年33岁的真·大叔胜生勇利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在心里如此想着。

 

注意到胜生勇利打量自己的视线,年轻勇利放慢了咀嚼的速度,悄悄地偷瞄一眼胜生勇利的碗……噫!他们家的招牌菜炸猪排盖饭居然一点都没动,年轻勇利心里一紧,维克托的朋友是不喜欢吗,还是说是哪里招待不周?

 

“那个,先生,是哪里不合口味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年轻勇利放下碗,小心翼翼地问道。

 

胜生勇利一怔,他刚才的打量太露骨了吗,牙白,居然把以前的自己吓到了。专心吃饭的维克托也抽空抬头看胜生勇利一眼,口齿不清地说YORI桑不要欺负比你小十岁的人啦,YURI小猪那么可爱的说^♡^。听维克托充满了调侃和暗示意味的话,胜生勇利忙不迭地咽下喉咙里的酒液,对年轻的自己摇了摇头,并举起酒杯解释道,“我喜欢先喝点酒再吃饭,YURI不要那么紧张啦,炸猪排盖饭超级好吃的,而且——”他顿了顿,会心一笑,“光看着你们两个吃的样子就觉得一定很香。”

 

“诶?”胜生勇利有点不好意思,“我的吃相是不是……?”

 

“没有哦,胜生君。”胜生勇利喝完杯里最后一口酒,想了想自己以前最喜欢的那种微笑方式,33岁的大叔信手拈来地抿出一抹温和的笑,撩拨撩拨,“我很喜欢你和维克托之间的气氛,看着就很舒服。”

 

成功被撩年轻勇利有点不好意思地嘿嘿两声,埋头继续吃饭,耳尖却悄悄泛上浅浅的红色。忍着嘴角笑意的胜生勇利眯眼笑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以前的自己真是好懂啊,散发善意,再提到维克托,立马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呜哇,真是好大叔的习惯啊。”维克托目睹了老YURI撩小YURI写全过程,笑嘻嘻地甩来一句,胜生勇利继续喝酒,笑而不语。视线扫到沾着酒液的唇瓣,鲜艳欲滴的水红色,维克托戳了戳碗里的饭粒,似是漫不经心地接着问道,“YORI是在俄罗斯呆了四年?”

 

“嗯,四年三个多月。”

 

果然。

 

维克托放下筷子,郑重地看向胜生勇利,湛蓝色的眸里莹润着温柔的水色,他歪着头,“YORI桑,辛苦了。”心照不宣的,胜生勇利一下子就听明白维克托话里的意思。俄罗斯的气候偏严寒,这让跟随维克托定居下来的胜生勇利吃了不少苦头。水土不服,手脚冰凉,以前落下的伤病在寒冷的日子里总会隐隐作痛。

 

一开始总是上火,吃什么嘴里都是苦味儿。为了能让自己胃口更好一点,胜生勇利让维克托教自己喝酒,从度数最低的啤酒开始,几年下来,胜生勇利都能面不改色地吹下两杯伏尔加。吃饭前喝一杯的习惯也这么养成了习惯。

 

“维克托,俄罗斯的酒很好喝。”

 

不需要说出不辛苦三个字,辛苦二字太轻太轻,策马扬鞭也追不上幸福与温暖的重量。与恋人坐在壁炉前抱着毯子小酌一杯的夜里,窗外北半球高纬度的夜空澄澈深邃,繁星点点聚集着映缀,他握着自己的手,放在唇边呼暖。他们有时无需言语,那是十年的相处培养出的默契,彼此一个眼神就能懂得互相的心意。而重要的是,维克托注视自己时,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溺死在他的眼里,整个世界都张开了怀抱,深情地拥抱着自己。

 

念及此,胜生勇利的声音也不自觉地柔和起来。

 

“我很喜欢。”他这样说道。

 

一看胜生勇利的微表情就知道对方在想谁的维克托忽然闻到了一股酸臭味儿,明明春天都过去了,对方在心花荡漾着想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多年后的他。单身浪多年的阿拉斯加雪撬犬突然觉得眼睛有点疼,心也有点塞,这种微妙感是怎么回事,居然被未来的自己秀了一脸。

 

再看看老实儿吃饭的年轻勇利,眼神专注地盯着碗里的炸猪排,显然没在想他。维克托心里顿感不平衡,和勇利相处了几个月,虽然没生出其他的想法,但对面那位的存在赤果果地告诉他,他和胜生勇利在一起了。

 

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生活,是恋人,是爱人,是家人,是互相熨帖着扶持着走下去的关系。仔细想想,勇利对他的感情真诚又纯洁,除了有时得费心思去猜勇利在想什么外,他很喜欢勇利的样子,尤其是在滑冰场上全力以赴地诱惑自己时……维克托心里微微悸动,麻利地夹走了年轻勇利碗里的炸猪排们,笑吟吟地放到自己嘴里。

 

“啊呜,勇利的炸猪排真好吃。”

 

(*^♡^*),我的魅力绝对不会输给炸猪排,如果有,那吃掉就好了!

 

“维克托,那是我的炸猪排…”

 

QAQ,嘤嘤嘤,想留在最后吃的!

 

几下吃掉嘴里的炸猪排,维克托色气十足地舔了舔嘴角的残渣,身子往年轻勇利的方向倾过去,诱惑力十足地眨了下眼睛,低声轻语般地在年轻勇利耳畔呢喃,对啊~勇利的炸猪排最好吃了。回想起之前在赛场上,他抱着维克托说的话,心脏砰砰加速了跳动,年轻勇利脸上不受控制地燥热起来,手忙脚乱地往后缩了缩,想要避开维克托的靠近。

 

坐在一旁,全程围观了维克托耍流氓的胜生勇利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炸猪排,张嘴咬了一大口。酱汁完美收进了炸猪排细嫩香喷喷的肉里,他咀嚼着,满足地眯起了眼。

 

果然。

 

炸猪排最好吃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维克托抱着被子求一块,胜生勇利没扭过,看着维克托麻利地挨着他旁边打了地铺。日本的夏夜很凉爽,胜生勇利开着窗,窗外有蝉鸣拉长音调,还有蛐蛐鼓鼓地唱着曲儿。肚子上搭一层凉被,维克托枕着自己的胳膊,让胜生勇利讲讲以后的事儿。胜生勇利不知要讲什么,比赛的结果他是没法说的,彩票中奖号码也没法说,唔了半天倒是维克托先起的话题,“YORI不是到俄罗斯后开始喝酒吗,刚开始的时候有没有闹过酒疯?”

 

胜生勇利一听就笑了,“闹过,听维克托说,我喝醉了就会哭,还特能说,维克托都拦不住我,有一次我跟他说俄罗斯天气好冷,脚好疼,一边窝在沙发里哭一边说俄罗斯这种气候简直反人类,哭到了半夜,维克托就守到了我半夜。我醒来的时候,他递给我一杯枫糖水,说真怕我就着么哭到脱水。”

 

他的声音淡淡的,维克托安静地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安静地听着。

 

“YORI醉了会把心里话说出来?”

 

“嗯,是的。”

 

维克托开心地咧开了嘴,“那真是太好了,说实话,我有些头疼呢,勇利总是把想法藏在心里,也容易情绪失落,他总不说,即使是我也很难每次都猜准他是怎么想的。”

 

“职业生涯酒喝多了脑子会不清晰哦。”胜生勇利听着维克托的苦恼,好笑地翻了个身,脸冲向维克托的方向,语重心长,“以33岁胜生勇利的立场上给你一个建议,YURI虽然很玻璃心,也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想法,但在他心里,你一直很重要的存在,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他会愿意把什么都告诉你。”

 

“真的吗,33岁的小叔叔。”维克托也转过身来,枕着自己的胳膊,笑意盈盈地对胜生勇利吹了个口哨,胜生勇利哼哼着蹭了蹭枕头,“听叔叔的话,有兴趣的话,去慢慢开发寻找让YURI向你敞开心扉的方法吧。”

 

看胜生勇利又心花荡漾起来,维克托挑了挑眉,“看样子,‘我’是把你开发全了?”

 

“呵呵呵,你猜。”胜生勇利枕着自己一头长发,调皮地眨了下眼,这熟悉的既视感,维克托彻底服了,绝对是被“我”给污染了。十年的时间,自己居然耳濡目染地把勇利教成这样,反过来被调戏什么的,维克托可没想过。

 

“我不猜,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研究去……对了,脚疼是?”

 

“陈年旧伤,在日本时还好,俄罗斯的冬天太冷了,我脚疼,他肩疼,我们俩就抱在一起哭,好疼好疼这样的……”胜生勇利笑眯眯地说着,维克托听他讲都能想象到那画面,在他最爱的小白沙发里,勇利窝在他怀里,他捏着他的脚腕,他搂着他的肩胛骨,相依相偎,“你这样全都告诉我没关系吗?不会影响未来走向,蝴蝶效应这样的。”

 

“不会。”胜生勇利说,眼里含着温软的光,“我答应过他,有什么事会和他说,和他商量,我们是一起的,所以要一起承担。”

 

“……”维克托愣了愣,心下一股暖流忽然涌起,熨帖着他的五脏六腑。那股悸动感变的强烈起来,维克托有些挫败地闭上了眼睛,“怎么办,有点嫉妒他了……等等!”他又刷地睁开眼,伸手捞起一绺胜生勇利的黑色长发,目光幽深,“这是他让你留的?”

 

“不是。”

 

“……”维克托的眉眼微微松了一下。

 

“是我自己想留的,因为他喜欢。”

 

“……”维克托一口气噎的不行。他鼓了鼓嘴,孩子气般地来了一个大翻身,直接背对着胜生勇利,“被未来的自己一次又一次地秀,可恶,我居然还在羡慕他……受到一万点暴击,单身狗要睡觉了。”

 

“那就晚安了。”胜生勇利在他背后轻声笑了笑,笑声愉悦之意颇浓。安静了一会儿后,胜生勇利突然说了一句,“如果有机会的话,维克托不妨去看看YURI的日记本啊,私人博客啊,需要密码的私密内容是你的名字拼写加你的生日,还有他床底下那个蓝色带波点的礼盒。”

 

“这么坑自己,YORI?”

 

“哈哈,我就怕你没有那个机会。”

 

“你不是提供机会了吗?”

 

胜生勇利没再说话,安心地闭上眼睛。

 

他没告诉维克托一件事,只要他离开这个时间点,时间旅行结束,他曾经在这个时间点存在的痕迹都会被抹销。没有人会记得他曾经回来过,维克托也会忘记他们交谈的这些话,会记的这些的,只有他一个人。

 

不。

 

还有他的维克托。

 

 

 

TBC

 

 

被秀了一整话的27岁维克托,从各种意义上是被33YURI扳回一城。

 

下一话是看小勇利去比赛!


评论(44)

热度(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