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

首页 维勇相关 UAPP 私信 归档 RSS

[维勇] TIME-5

TIME-1

TIME-2

TIME-3

TIME-4


等待更新的途中写完了更新,看完了第六集后我就想说一句:官方爸爸,给同人一条活路吧QAQ。对于原著线,我还能说什么???


本话37岁维克托专场w,顺便为维勇不拆不逆群宣传一发:595535448—最喜欢的炸猪排盖饭,欢迎来玩哟!

————————————


PART  FIVE

 

 

已经夜里十点了,胜生勇利还没回来。

 

在书房里生气生到睡着的维克托被饥饿叫醒,他身上还搭着睡之前随意拉过来的毯子,厚重的防寒窗帘拉着,屋子里一片昏暗。挂在角落里的壁钟不紧不慢地摇坠着钟摆,宁谧的空间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指针的走动声。维克托窝在那里的姿势太板,这一坐起来半个身子都僵硬着酸痛,脚还麻了。

 

维克托嘶了一声,肩上的骨头缝里传来一股难以描述的痛感,他慢慢地坐直了身体,使劲揉了揉肩。不用看天气预报就知道,外面肯定又变天了,这种痛感,大概是暴雪级别的?在心里自我调侃的维克托穿上鞋,向客厅走去。

 

打开书房门的一瞬间,维克托心里咯噔一下,一股凉意漫了上来。

 

偌大的房间空空荡荡,一点人气儿都没有,他的小马卡钦闻声跑了过来,围着他转圈,蹭了蹭他的裤子后,委屈又讨好地汪了几声。维克托听的出来,这是它饿了想吃东西的叫声。手指微颤抖着,维克托啪地打开了灯。简约大方的灯具应声而亮,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客厅。平常最喜欢窝在壁炉前小沙发上的人,见到他就会傻笑的人,并不在。

 

维克托抱着一丝侥幸,挨个房间的,从头到尾地找了一遍。

 

厨房,没有。

 

卧室,没有。

 

浴室,没有。

 

工作室,没有。

 

……维克托绷不住了,他连忙找来手机拨打爱人的号码。现在是俄罗斯的寒冬时节,最怕冷的勇利从没在这个时间点出去过,哪怕真的有重要的事情,他也绝不会一言不发地离开。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响声,没过两秒,白色小沙发里传来熟悉的彩铃,“yuri酷爱来接老公电话啦”——这故意卖萌发嗲的声音是他自己的,勇利随身用了五六年。

 

对了,他今天中午和勇利吵了一架,当时两个人状态都不好。他气急了,他也气极了。他们的争吵不过你来我往几句就没了声音。彼此珍爱了那么多年,哪怕他们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细水长流,也没办法用那恶毒的言语去伤害爱人的心。暴涨的自尊心和骄傲让他们相顾无言,胜生勇利板着脸沉默地回了卧室,而他反复好几个深呼吸后,关上了书房的门。

 

勇利……应该是在那个时候离开的?

 

这算什么?

 

离家出走?

 

沉默地摁断,维克托有些焦躁地大步奔向卧室,从衣柜里拽出一件厚实的大衣,焦急地系上扣子。抓过门口放好的帽子,维克托的手顿了顿。这是前天勇利洗衣服时问过他的一件,他还说这样的料子还是手洗比较好,维克托不要杵在这里啦,又弄你一身水。手指摸着那温暖厚实的帽子,维克托低头深吸了一口气。

 

外面下着雪,今晚难得没有刮风,维克托打着一把黑色的长伞,裹着一身寒气,顺着街前的长路,一家一家旅馆和酒店找了过去。这得感谢他在社会上的影响至今还很高,寻找的时候受到的阻力减少了很多。但那远远不够。维克托从第六家出来,雪下的更大,肩膀痛的快没有知觉。远方的路灯在寂静的黑夜里灼灼闪动着,数不尽的雪花从苍穹深处纷纷扬扬而下。整个圣彼得堡有多少家旅馆酒店,又有多少家可以借宿的地方,维克托苦笑了一下,他的努力根本是杯水车薪。

 

明知道是意气用事,他却没办法坐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家里。

 

浮躁的心情在寒冷的夜里慢慢平静下来,维克托开始思考勇利为什么会离家出走,是因为他生气了。为什么会生气?是因为他们吵架了。为什么会吵架?是因为闹了矛盾。那即使有了矛盾,为什么不能用其他方式去解决,而是选择了吵架,沉默,互相不理睬对方?维克托倏地停下了步子,靴子下的雪已经积起了一定的厚度,踩起来咯吱咯吱发响。

 

之所以太在意,只是因为他是胜生勇利。无法否认,想要无时无刻把他拴在自己身边,让他对着笑,对着自己哭,只看着自己一个人,常年的陪伴最后养成了他颇于病态的占有欲。维克托一直竭尽所能地用可以溺死勇利分量的温柔和爱意来盖过这份欲望,勇利也如他所愿地许下了陪伴他一生的诺言。

 

已经过去了十年,而今勇利33岁,他37岁,成为中年大叔的他们带着荣耀和伤痛,离开了花滑竞技的赛场。洗去了耀眼的光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淡日子悄然而至,或许是时间磨人太久,他们之间漾起了淡淡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悲伤。然后他把那些微妙的悲伤情绪捧在阳光底下,一直到炙热的温度燃烧至最深的地方,融化了层层的温情与爱。

 

为什么会吵架,为什么……维克托只觉得嘴角越来越苦涩。

 

越来越在意放大伤害的小事而忽视温柔的细节,在感情中坚持那种没有必要的自尊心和骄傲,对,还有固执地钻牛角尖,明明喜欢却非要试图分出个你上我下,你输我赢。诺言下的情感和记忆渐渐偏离扭曲,所有的悲伤只是来于不坦率的别扭。

 

想通后,维克托心里满满的都是涩然,撑着伞的手僵了一会儿,他忽然暴怒地把伞往地上一摔,冲进漫天大雪中,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

 

从表明心意开始,他就明白担负另外一个人的人生代表着什么。他是俄罗斯人,流着俄罗斯人骄傲又热情的血,他认定一个人只需要看一眼的时间,爱上一个人也无需躲躲藏藏,真的抓住了他的手,在时光湮灭前他断然不会松手。而勇利是日本人,东方人好像每个人都是那样的含蓄又别扭,明明是喜欢着的,在意着的,却打死也不肯说,反反复复地确认后才愿意真正地去接受。

 

这是他们的区别,这种民族、文化、水土情感塑出来的隔阂,言语交流是弥补不了的。必须有一个人先去做什么,怀柔也好,强硬也好,必须有一个人先去做出改变。维克托用了三年让胜生勇利堂堂正正地面对自己的感情,用了两年让他毫无顾忌地与他离开。他觉得自己一直都做的很好,哪怕偶有磕绊也没关系。

 

再坦诚一点,再去更温柔,更细致一些,那个迟钝的笨蛋一定会明白的。

 

为什么?

 

他没一直坚持下去呢?

 

 

「你不累吗?」

 

一个虚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扎入耳里,维克托猛地停下脚步,惊愕地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乳白色的未知空间,风雪不见,建筑消失,四下空荡荡的,连脚下踩着的都不知是何物。正在飞快思考自己是遭遇灵异事件了还是遭遇灵异事件了,维克托听到那声音很不屑地嗤笑一声,仿佛恩赐一般地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神子……?”维克托难得懵逼一回,这是主的哪位孩子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人类。」

 

问题,维克托一怔,他刚才是被问你不累吗这个问题吗,累?为什么会累?

 

「你把一个人完全放在了背上,难道不算累?」神子语气淡淡的,「他半知半解,你横冲直撞,你还真想十年之后又十年,十年之后再十年,直至这一生都走完吗?值得吗。」

 

尾音淡淡的疑惑和不屑有点惹毛了维克托,他严肃地抬起头,笔直如松地站在那儿,理直气壮地说道,“神子大人啊,我们之间的感情,如果仅凭一个值得去衡量,那我这十年真是白过了。”他说着,眉眼忽然舒展开来,笑意盈盈,顾盼生姿,“就算真的不值得,那我也是心甘情愿。”

 

「他就这么不见了,你不生气?」

 

“生气到想要打他屁股,是小学生吗,明知道自己脚伤不能受寒还敢半夜不回家,找到他后,一定要——呃,您刚才说什么?”

 

「呵呵,我说你在俄罗斯肯定找不到他。」

 

为什么?

 

「你猜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神子的声音忽然变的恶趣味起来,维克托听着都能想象出来这位一定长着一张可恶的脸。原来神明的画风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维克托只觉得自己的宗教信仰受到了致命的动摇。见他没逗到维克托,神子像是失去兴趣了般,随意说了两句后把维克托扔了出来,「真是幼稚,爱不是两个人的事吗……小子,安静地等上两周再去日本,你要是不听我的话,啧啧啧,你懂的。」

 

好似包裹在身体四周的白色空间骤然散去,维克托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家里的书房,身上没有穿他那件大衣,刚醒来的身体僵硬酸疼,肩上的旧伤隐隐作痛。维克托有些懵逼,光着脚就冲出了书房,啪地打开了客厅的灯。小马卡钦奔了过来,绕着他的脚转圈,他目光一扫,门口玄关上挂着他的帽子,伞筒里插着伞……他这是回到了出门前的时间点?维克托懵逼地捏了捏自己的脸。

 

疼。

 

刚才是在做梦?

 

不,不对,那不是梦。

 

维克托又风风火火地奔向他和勇利的卧室,翻出了勇利的一堆证件,一个都没有拿走,没有证件的勇利是没办法在外面开旅馆居住的……让我等两周是什么意思,勇利不在俄罗斯,是在日本?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维克托只觉得脑子混乱,沉默地坐在床边,他看着证件上的照片。

 

思绪瞬间平静下来,他垂眸,细细抚摸着爱人的眉眼。

 

证件上有胜生勇利的笔迹,勇利好像从小字儿写的就不好看呢,之前维克托阴差阳错地捡到一本勇利小时候的日记本,上面扭扭歪歪的字体大半都是记录一个叫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少年,他多么牛逼,我多么崇拜他。而让那时还未爱上勇利的维克托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夹在里面那封错字连篇的“遗书”。

 

——维克托,我想我快要死了,肚子好疼,头好晕,真利姐说人要全身都在难过那就是快要死了,人死之前是要写遗书的。所以我现在要写一封给你,我不想死,我还没有见到你,还没有亲眼看着你滑冰,我想和你一起滑冰,还有好多想做的事,人要是死了我做不到了。我希望你能早日收到我的信,对了,床下有一个大箱子,里面全都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我叫胜生勇利,请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如果你能来看我,请一定要等着我去车站接你。

 

稚嫩直白的话承载的是满满的情感,维克托抿紧了唇线,闭上了眼睛。

 

 

“我等着你,yuri。”

 

 

 

—TBC—

 

下一话完结,开车,啊,明天就是光棍节啦~




评论(24)

热度(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