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 TIME-6 (END)

TIME-1

TIME-2

TIME-3

TIME-4

TIME-5


完!结!了!


顺便为维勇不拆不逆群宣传一发:595535448—最喜欢的炸猪排盖饭,欢迎来玩哟!


————————


PART  SIX

 

 

意识到自己要回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胜生勇利刚要张嘴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开始透明虚无起来。而年轻的维克托惊诧地看着胜生勇利透明起来的身体,更让他惊愕的是,周围人都好像看不见胜生勇利的变化,甚至四下散开不再注意这里。维克托心里一沉,隐隐约约猜到了些什么,继而恍然大悟。难怪YORI会说他的到来不会造成任何蝴蝶效应,原来他这场时间旅行结束后,未知的力量会自动修复BUG,消除一切不该存在的东西。

 

也就是说,他会忘记这一切。

 

维克托莫名地心慌了一下,回头去看依旧站在他身后,双眼茫然瞅着自己的年轻勇利。一向翘起的唇角严肃地绷成一条线,抓住胜生勇利肩膀的手加上了力气。可他还是抓不住,手下的触感越来越薄弱,好像下一秒就会抓空。似感受到他的不安,一只手抚上他的手背,维克托又转回头,眼前的胜生勇利越来越透明,脸上带着淡却柔和的笑意。

 

“维克托,谢谢你,那份重要的心情我找回来了。”

 

“……”维克托怔然,脑子里忽然窜过一个想法,容不得他再去考量,维克托急切地喊出声,“YORI,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哪怕我看完这一眼就会忘记,我也想看一眼那个‘我’爱了疼了快七年的人是怎样的,细节是骗不了人的,即使言语上再幸福,我也想眼见为实。维克托另一只手也抓上胜生勇利的袖子,仿佛这样就可以拖延时间般。他眼里迸发着渴望,那平日里总藏在嬉笑不正经下的渴望,“拜托了。”

 

胜生勇利在爱人年轻时的眼里看见两个小小的自己,仿佛要被那双碧波般的眸子吸了进去。他顿了下,欣然点头。神子给了他一次机会,仿佛知道会有这么一幕似的,给了他让过去的世界任意一人看见真实自己的机会。胜生勇利满心感激,那个时候给了维克托真是太好了,是维克托第一个发现真是太好了。

 

“好呀。”

 

在最后的光晕里,维克托睁大了眼睛,盈盈水光仿佛随时要溢出来般。在那水色间,扎着马尾的中年男人对他微微抬起下巴,只一个眼神,气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维克托看直了眼,好似重现那一次在中国北京的比赛表演EROS的现场,胜生勇利褪去了步入中年后培养出来的安然柔和,自信依旧是自信,他却化身骄傲魅惑的女王,明媚不可方物。胜生勇利拉开唇线,对维克托轻轻一笑,下一秒,维克托紧抓着的手突然落了空。

 

一股不可抗力撕扯着他的大脑,像是要拽出这些决不允许他拥有的东西,维克托来不及惊讶失落,转身张开怀抱,一把拥抱住了年轻的勇利。脑海里的记忆正在被碾碎,被模糊,被删除,失去的感觉从未如此鲜明,维克托颤抖着手,用力将不知所措的年轻勇利藏进怀里。心里紧紧拽着一个念头,勇利,这是他的勇利。努力压下呼吸,维克托紧贴着年轻勇利的耳畔,轻声呢喃:

 

“勇利,请成为我的EROS。”

 

全世界,维克托只想要这一份EROS,只想看你所知,你所绘的EROS之爱。

 

“诶?维克托,怎么突然……说这个了?”

 

勇利被维克托紧紧抱着,周围的路人向这里投来好奇的视线,耳畔被男人的热气触碰着,脸上不由自主地发热发燥,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发颤,心脏传来了喜悦的震动。而维克托说完那句话后,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松了劲儿,抱着他的双臂也不再用力,回到平常抱着自己时的力道。勇利感受到这些,心里莫名地慌了起来,他反手抓住了维克托的西装,小心翼翼地问着。

 

“维克托?”

 

“呃,勇利,怎么了?”维克托微微松开,双手依旧搭在勇利身上,身前的黑发青年薄染粉黛。维克托怔了怔,嘴角重新勾起弧度,注视着勇利的眼里含着如一汪泉水的清明,刚才的惶然与焦急如风一般,转眼而逝。要不是刚才被抱的太紧,勇利都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有些口干舌燥,勇利结结巴巴地重复了问题,“刚才,维克托怎么突然说起让我成为你的EROS的……这样的…话?”

 

好像告白一样呢。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勇利心里开心极了,血液蜿蜒流动的尽头,正扑通扑通地传来悸动的呻吟。他情不自禁地抿了抿唇,让全世界的人羡慕去吧,维克托注视着他,同他说话,同他训练,是他的教练,现在只属于他一个人。

 

“啊,为什么…”维克托沉吟,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耸了耸肩,“撒,我也不知道呢。”

 

“诶?!”勇利心里坠然,失落感卷土重来。不过下一秒,维克托扬起大大的笑容,手指掐上他的脸,亲昵地捏了捏,“这还需要什么原因?还是说,勇利不愿意成为我的EROS?”

 

“不!不是的!我愿意的!”

 

“那就足够了,只要是勇利就足够了。”

 

维克托满意地用拇指蹭了蹭勇利的唇,心里虽然有些奇怪自己说出这样的话的原因,但不碍着他见证勇利一步步走向荣耀顶峰。他知道的,勇利是能做到的。他甚至在心里雀雀期待着,看着勇利用那份‘爱’之美,一颦一笑,一舞一跃,让整个世界为他倾倒,为他陶醉。一想到这些,那些微不足道的疑惑也就随风而逝。

 

“勇利,今天比赛状态真棒,奖励你,让你多吃一口肉ww走走走,去次饭!”

 

“……是维克托你想吃了吧=L=。”

 

 

 

胜生勇利在离开的那个节点被强光照的闭上了眼,似有风儿在耳边划过,再度睁眼,胜生勇利发现自己站在父母家的卧室里。他惊愕地向四周扫了一眼,屋子依旧按着他离开时的模样布置着,摸了摸书桌,手指并没有染上灰尘。书桌角落里的钟表显示着时间和日期,胜生勇利凑了过去,看清了年份。

 

没有错,是他应该回到的时空。

 

他的时间旅行结束了……等等!!!胜生勇利又看了一眼月份,僵硬了一秒钟,无法控制地抖了起来。居然,居然已经到了十一月份!他在那边过的两周,居然在这边实打实地一比一兑换过来,也是两周!原本还抱着侥幸心理,没想到真的被维克托说中了。说好的时间旅行中原来的时间点会冻结呢QAQ,小说果然是骗人的QAQ!维克托啊,你这到底是怎样强力的乌鸦嘴,插大旗啊QAQ。

 

胜生勇利颤悠悠地放下表,忽然想到什么样,抖地更厉害了。

 

如果这不是做梦的话,他应该是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两周,没有在俄罗斯,跑回了日本的家里……维克托那一次是怎么说的来着?

 

「以27岁的维克托立场给你一个准确的预告,如果你在这边停留的时间里,那边的时间并没有停下的话,你回去后,会超级辛苦……啊,不对,与其说辛苦,还不如说超级惨烈。」

 

超·级·惨·烈。

 

「自己视为最重要珍宝的存在忽然有一天消失了,而且是悄无声息地不见,翻天覆地哪里都找不到,好像这个人人间蒸发,我绝对,会·发·疯·的。」

 

发·疯。

 

「当然,我也建议YORI你不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会更·惨·烈哟~」

 

……

 

居然全占,是最坏的情况。

 

胜生勇利吓的连魂儿都要吐出来了,跪坐在地上,满脑子都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而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汪,房间的门被人刷地一下抽开,被毛茸茸的小马卡钦扑中,下意识抱住它的胜生勇利不由自主地转头,向站在门口的男人看去。

 

维克托。

 

是他的维克托。

 

房间里的阳光开始褪去,沾着昏黄的余晖,气息都蒙上一层柔和的过滤,在不大的房间里安然盘旋,升起,落下。他跪坐在那里,他站在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他傻傻地仰着头,而他一动不动地紧盯着他。熟悉的眉眼里含着熟悉的光,银发男人微微喘着气,脸颊微红,看起来像是一路跑过来样,他穿着勇利最喜欢看他穿的那身衣服,还围着胜生勇利亲手织的围巾。

 

全副武装,精心打扮的像个要去见情人的小姑娘。

 

胜生勇利很想出声笑一笑,说维克托你真臭美,可声音卡在嗓子里,什么也说不了。眼泪忽然啪的坠落,点到他的手背,泛起一阵凉意。喉咙里一阵呜咽,鼻尖酸的像捏爆了一整个柠檬,身体开始疯狂颤抖起来。明明在几分钟前,在另外一个世界,他疯狂哭过,可现在依旧控制不住泪腺。

 

并不是恐惧慌张,是因为开心,太开心了。

 

沉淀已久的某种委屈排山倒海地汹涌而来,在脑海里耀威扬威地化为一整个世界的喧嚣。再也按捺不住,想不起担忧和恐惧的胜生勇利放开小马卡钦,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维克托冲了过去。维克托嘴角终于漾起了一抹笑,张开怀抱,深情地接住了他的爱人。仿佛要刻入彼此血骨里般,他们拼命拥抱着,勒的连气儿都喘不上来,生怕下一刻时间会把他们阻隔,各自停留在一方世界,以思念度日如年,不能相见。

 

泪水很快打湿了维克托的前襟,胜生勇利埋在爱人的怀里,哭到快要打嗝。控制不住抽噎,控制不住颤抖,他抱着的是维克托,是他的维克托,是他的,他的。而维克托温柔体贴地抚着他的后背,一下一下地顺着胜生勇利的气儿。

 

许久,胜生勇利发出一声浅浅的疑问。

 

“维克托,是你吗?”

 

“嗯,是我。”维克托蹭蹭胜生勇利的耳畔,亲昵缓慢地在他耳边说道,“勇利,你回来了?”

 

胜生勇利微微挣扎了一下,维克托顺从地放开了他,胜生勇利直起身看向维克托,眼睛哭的通红。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遍维克托的眉眼,像是想要证实什么一样,维克托闭上眼,微微弯腰,好让胜生勇利抬手就能碰到自己的脸。胜生勇利用手指描绘着维克托的脸廓眉眼,细致地,怕自己错过一分。

 

最后他确定了,露出一个丑丑的傻笑。

 

“我回来了。”

 

“你还会走吗?”维克托睁开眼,眼眸里闪着宝石般的光泽。

 

“不会。”胜生勇利慢慢地摇头,卓定地又重复了一遍,“不会了。”

 

 

维克托没有再说话,只是上前一小步,抵上他的额头,四目交接间,静逸在无声中漫散开。他们之间的氛围,如温暖阳光渗入肌肤般的祥和,无法在瞬间凝结成语言,只是荡开眷恋的丝线,拉扯并扭结着,将两人缠绕起来。

 

这样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多久,维克托突然侧头吻上胜生勇利,舌尖探入的同时一把抱起胜生勇利。彼此交换了一个激烈热情的深吻,水声痴缠间,维克托已经将胜生勇利压倒在床上。舌头挑刺卷动着,很快维克托就不满足于这些,放开嘴唇,咬上下巴,点点斑斑地一路吮吸啃噬到锁骨处。

 

他们的呼吸重极了,除了喘气好像什么都听不到,胜生勇利在他身下软成一团,身体却止不住兴奋地微微颤抖着。维克托泄愤般地狠咬了一口锁骨,留下一个清晰的牙印,胜生勇利嘶了一声,酒红色的眸子盈起了情动的水色。

 

“我说,YURI,你是不是该对我说些什么?”

 

维克托终于想起自己是应该生气的,连忙撑起身体,黑着脸居高临下地看向胜生勇利,声音恶狠狠的。胜生勇利躺在他身下,黑色长发不知何时散开,像上好的黑色绸缎般铺在脑后,再加上眼里的水光,维克托没忍住,硬了。而胜生勇利愣了一下后,无比认真地张口就是一句:

 

“我爱你,维克托。”

 

“说好话哄我可没用,YURI。”

 

“呵哈,我可没在讨好你。”

 

胜生勇利眉眼弯弯,语气卓定地说着。明明是个男人,他却像个骄傲的女王,自信又充满了魅惑。微微一笑,整个世界都理所当然地为他折服倾倒。维克托有些惊讶地看着胜生勇利的变化,上一回看见还是在花滑赛场上,那股纯洁的诱惑简直是暴力,惊艳了无数人的双眼。胜生勇利说着话,抬起了手,抚摸着维克托的嘴唇。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先生,我和早晚都会知道的事情,你觉得哪个更重要?”

 

维克托有点不敢相信,他的勇利这是在主动诱惑他?

 

“YURI,你知道你这样会有什么下场吗?”

 

“知道啊,那也不是我自找的吗?”他回答,笑的明艳纯洁。

 

这下维克托最后一点想追问的心思都没了,抓住爱人的手指,翻转着十指相扣,他俯下身,温情地亲了亲胜生勇利的嘴唇,眼里闪过极具侵略的光。

 

 

“那,我开动了~”

 

 

 

—END—

 

 

到此正文计数2W2,写完就发,六天完了稿,刷新了我个人最快完结一篇的记录。

 

能写维勇真是太好了,感觉自己的文字连他们之间甜蜜的千万分之一都写不出来【搓脸】,官方爸爸太强势,随时随地都能砸我一脸狗粮,估计我写完一波点文后,原著线就不会动了。最初在脑海里构思的是维克托等到勇利回去就黑化啪啪啪,动画第六集过后,我改变了想法,雅科夫不过是说了一句维克托立马搂着老婆走人,这宠的也没谁了。即使有过生气,即使再提心吊胆,两周的时间也足够将这些磨成思念和渴望,再度见到自己的爱人,什么生气不生气,根本不重要嘛~抱在怀里疼都来不及,当然在床上不算。

 

所以,一直期待维克托发疯的小伙伴,啪啪啪依旧有,但黑化剧情被我砍了,抱歉。

 

至于说好的车,唉,他还在路上。我昨晚熬到三点也没写到开车,而且我根本就没法在剧情里插入【一个剧情流写手的痛】……于是只能当番外了,明天放出。

 

最后本文有三大谜点,神子是谁,中年组维勇为何吵架,为什么这两人在这里又哭又亲拽起皮带就要啪啪啪却没有温泉的人围观,我就不解释了就让它们成为谜点吧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