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可爱的小猪猪生贺】 EASY

注:群内联合勇利生贺文

主题:天竺鼠与佣兵


勇利生日快乐ww❤


两个半小时速打,5200字真特么的写不完了,全程放飞自我,不要理我,另外一篇生贺是参加主页24H活动,在下午六点放出……祝大家吃好QAQ





《EASY》

 

 

——“有一天,两个满级号碰见一堆来找事的20级。”

 

 

 

“维克托,我们今年的期末考试试题是拥有魔法的西幻世界。”胜生勇利蜷着腿坐在系统空间的小白沙发里,一边扒拉着虚拟屏幕,一边啃着苹果,他头顶上悬空飘着转圈玩的银发男人懒洋洋地垂下一只手,摸了摸恋人的头发,“可以提取剧情吗?”

 

“暂时不能,我们抽到好像是A++级,限制是不允许使用辅助道具,考试时间未定,随时传送的困难模式呢。”

 

胜生勇利抬头,镜片反射着光,腮帮子鼓鼓的,摇了摇头。

 

“呜哇,我这手气——”维克托一脸糟心地用左手打了下右手,在空中又转了半圈,撸了一把自己的长发,脚一伸直接落到胜生勇利旁边,一把抱住自己的黑发男孩,下巴窝进对方肩窝里,“说起来,我们抽到好几次西幻了吧,学校设计的那些套路都快摸透了。”

 

“所以这回不让我们使用道具啊,而且西幻也没什么不好,想想披集的修仙世界,再想想波波的玛丽苏逆袭世界,觉不觉得学院待我们如初恋?”胜生勇利一席话把维克托给说乐了,哈哈哈哈地在沙发上笑弯了眼睛。对对对,试题普通真是太好了。他至今记得波波维奇被女朋友抛弃后无意间触发考试,就当着维克托的面,生无可恋地被强制传送到了七彩玛丽苏世界,再无音讯,至今未归,不知眼睛辣成什么模样。

 

他们都是时空修正学院的毕业生,而毕业考试前有一次期末考试,与时空修正官方亲自命题的毕业考不同,他们学院的期末考试出题人是个十足的神经病。

 

据说出题人每天都在脑洞喷射,躲在地下十六层的机密空间,举着笔杆子嘿嘿嘿。真的,手动再见,只有你想不到的世界,没有他出不出来的怪题。像什么在种田文世界里征服全球,在美食文世界里去盗墓,在女尊世界发扬光大百合……总之,坑比试题千千万,就看谁倒霉咯。而去年的克里斯不幸中招,正在抢火锅的他刚伸出筷子就被传送走了。

 

他的期末考试试题是让耽美世界的男主生十个娃。确定这世界不能男男生子,心塞的克里斯使出浑身解数,愣是把男主给掰直并往种马道路上头也不回地奔远,十个老婆同一天生孩子的壮举让他们这一届当梗笑了克里斯好久。

 

现在触发期末考试的毕业生并不多,身为S级学员的维克托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过不了考试,他老婆也是S级,当年他们俩什么都没有,空降到S级的神明世界都照样完成了任务,就算不依赖系统,他俩也能把这个超A级的期末考试KO掉。

 

反正还早,准备什么也没用。

 

想着,维克托亲昵地蹭了蹭胜生勇利的脖颈,随便挑一块皮肤,又舔又吸,细致缠绵地嘬出一个吻痕。胜生勇利红着脸哼哼一声,抬手把香甜脆口的苹果怼向后面,糊了维克托一鼻子。

 

“真调皮~”

 

银发男人笑着轻叱。

 

他的手抓着黑发青年的,让黑发青年躺进自己怀里。迎上对方微微炽热的注视,伸出艳红的舌尖,勾着舔了一口青年纤长漂亮的手指,挑逗和勾引的意味不能再强烈。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维克托喜欢玩这种情趣,他也喜欢,胜生勇利索性来得更尽兴一点。空闲的手把自己的领带一扯,一点点把一早系的整齐的扣子解开,露出大片大片白皙结实的胸膛。

 

而维克托的舌尖依旧没有消停,离开了他的手指,顺着苹果上的齿痕慢慢地舔出一道水痕。美人如画,维克托一头银色长发散着垂落下来,湛蓝色的眸里含着情和欲,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仿佛生了热,胜生勇利有些口燥地舔了舔唇瓣。这暗示的动作看的维克托下身一热,火烧火燎地涨了起来,顶在胜生勇利身上,他对他眨了下眼睛,“勇利,想吃。”

 

胜生勇利在他怀里歪了歪头,笑靥如花,“吃呀。”

 

维克托随即笑弯了眼睛,咬了口苹果,下一秒,在小沙发里滚作一团准备酿酿酱酱的俩人消失,系统马卡钦露出了迷之微笑。

 

 

「欢迎参加xxxx届时空修正学院期末考试。」

 

「00000004组考生,两人,核定考生信息中…核定完成。」

 

「两位考生请认真阅读考试守则,现在默认两位考生已向时空修正学院做出诚信考试承诺,发布考试内容——模拟世界:0335号世界,魔法西幻属类。考试得分点:帮助高帅富王子找回记忆,振作起来,夺回王位,迎娶白富美公主,走上人生巅峰。」

 

「考试时间不限,祝两位考生期末考试愉快(o゜▽゜)o☆」

 

 

听到这熟悉的电子音,维克托一脸血,他刚才是立了flag?吃个苹果都能触发考试,这点也没谁了。考试期间无法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儿,维克托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很不甘心地安慰自己刚硬起来的老二,兄弟忍忍,这真的不怪我。

 

胜生勇利从进入考试界面后,从维克托怀里爬出,坐在那里认认真真地记录下考试内容。维克托是什么世界都要浪,怎么浪都不怕的天才型,而他资质本就中等偏上,是个典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适应型。和维克托搭档后,维克托再宠着他,他那份谨慎和认真也没有丢下。

 

虽然用上的情况比较少吧。

 

既然都进入考试界面,也没有系统可以作弊提前知晓剧情,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决定直接传送试题世界,先熟悉熟悉设定。他们直接被传送到一家佣兵工会,出题人自动伪造好了他们的身份证明,根据考生信息中的数值分类出了种族设定、专属魔法元素与天命职业。

 

在工会无人角落里,东方人族设定的胜生勇利踮起脚够长了胳膊,眼里亮晶晶的,一脸新奇地摸着维克托的尖耳。维克托倒是难得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不过依旧弯着腰给瘦弱的少年摸着。

 

“以前虽然也见过,但这还是第一次摸活的精灵啊,维克托,你真漂亮。”

 

胜生勇利恋恋不舍地收回自己的手,毫不吝啬他的赞美。

 

“谢谢,我的爱人。”精灵维克托护着耳朵直起身,红扑扑着脸,打量着幼化了至少七八岁的小小少年。看来勇利其他没改变,只是调低了年龄,少年清秀的小脸连点儿肉都没有,倒是那双酒红色的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看着,维克托心里那股躁动慢慢平复下去,他蹲下身,亲了一口胜生勇利的脸颊,感叹,“勇利小时候可真瘦啊,明明是易胖体质。”

 

“我也没想到维克托被摸耳朵脸会那么红。”胜生勇利笑。

 

维克托也笑,吹了个口哨,“那你回去舔舔,哪·里·都·要·哦。”

 

故意的一字一停顿让胜生勇利忍不住微微红了脸,他戴上披风上的帽子,嘴里说着我的职业是机械师,考试系统提示的关键词是工会C级任务,我们赶紧去看看吧。维克托欣然点头,心里却也是松了口气儿。

 

他没法说,精灵的敏感点居然是耳朵,学院博物百科里可没提到过这茬。被那么一摸,维克托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以前无数个美好夜晚的场景涌上眼前。他不怕违反考试规则,但他没办法对还是个幼子的勇利下手。偏偏勇利还一个劲儿地撩拨他,天知道他忍的多辛苦。

 

这个佣兵工会大极了,分了足足有七八个区,每个区都人满为患,挤满了佣兵、冒险者、游历者、赚取积分的学生,还有一些情报贩子和黑市商在人群中钻来钻去。C区发布的都是普通任务,赚取的积分和报酬都是可观的,直接占了两个A级区大的面积,维克托抱着胜生勇利来到C区门口时,见到的就是这般人山人海活像帝都春运阵势的场面。

 

热浪扑面,人挤人,人压人,五颜六色的毛攒在一块,每个人说话都要扯着嗓门,闹哄哄的像清晨的菜市场。

 

大厅最中央有一面横跨一整个大区的任务单发布墙。成千上万张任务发布单张贴在上面,一眼扫过去眼花缭乱的,看得人脑袋疼。胜生勇利叹了口气,转头对维克托说,“按照出题人一般揍性,哪个在发光哪个就是。”

 

“OK。”

 

维克托打了个响指,屋子瞬间黑成一团,人群中一阵惊慌的尖叫和嘶吼声,大家都在喊着发生了什么事,敌袭吗?时空修正学院NO.1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能力是元素控制,即使不依赖系统便利逆天的工具,他靠着自己的能力也能在整个学院横着走。他吹了个口哨,胜生勇利的精神触手就戳向最角落里发着微弱光芒的任务单——光很暗,看来是被压在下面了。

 

触到的一瞬间,考试系统自动提示下一个关键词——万毒蛛窟。

 

维克托又打了个响指,屋子恢复了明亮,两个人却已经离开了佣兵工会。

 

“你说,王子他为什么会在蜘蛛老窝里,不觉得挺瘆得慌吗?”维克托也给自己戴上了帽子,在他旁边小跑着的胜生勇利干笑,“维克托,这已经不是瘆得慌这么简单了吧。”被抓进去肯定是当储备粮啊,即使还没轮到他死,也得吓出心理阴影吧。

 

“总之,先过去看看吧。”

 

 

万毒蛛窟,佣兵工会A++级的任务,目标是取得万毒蛛的毒液结晶和胸前的能量结晶。因为危险度极高,这类任务单完成次数很少,至今才十几个团队取得过这样的胜利。而上一个团队已经是数十年前出现的,不仅报酬丰厚,很多人将能完成万毒蛛窟的任务视为至高无上的荣耀。只有强大勇敢的人才会战胜可怕的生物,赢得所有人的尊重和赞美。

 

而冰狼冒险者团队也是其中一支憧憬的队伍。

 

他们是新生代顶端的精英队伍,实力雄厚,不骄不躁,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地守在万毒蛛窟窟口附近,以期许最佳时机,让全员都能进入完美状态,最好能够全身而退。他们等待着,等着等着,一高一矮两个穿着披风的人出现在视野里。

 

他们大刺刺地走在路上,有说有笑,一个人还拿着一杯饮料,如果不是有守卫万毒蛛迅速扑了过去,冰狼的年轻冒险者们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守错地儿了。看着万毒蛛硕长的口器对准两人即将要戳下去,年轻冒险者们中有的人不忍去看,有的人在心里暗暗骂着傻逼这种地儿你还敢乱闯。

 

大难临头,阎王索命,两人不为所动,高个似是嘲笑地吹了个口哨,一个挥手,四面八方向他们涌来的蜘蛛全被冰冻住,下一秒冰块咯吱咯吱碎成冰屑,带着血液和组织物的冰屑洒落一地。只是一招,门口的杂兵们全都被清理干净,看的冰狼一群人目瞪口呆。

 

高个指着蜘蛛洞窟口问矮个,矮个点点头,两个人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一分钟后,洞窟里传来爆炸声,火焰忽然从洞口喷出,烧的附近树木花草瞬间变成焦炭。冰狼一全程懵逼脸,一边听着炸裂的声音,一边看着蜘蛛洞窟附近被折腾的不成样子。等那一高一矮拍拍灰尘,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整个蜘蛛窟附近已经感应不到一点魔气。

 

那两人已经走远了,冰狼一众才敢出来,默默地走到洞窟里一看。

 

只剩下一些小蜘蛛爬来爬去,大个的全部死绝,一地的结晶闪瞎这群人的眼。

 

“他们,好像一个都没拿走吧……”

 

“好像是的。”

 

“天啊,这简直是神迹!!”

 

创造神迹的二人组其实拿了东西,被蜘蛛女王养着玩的天竺鼠一只,趴在胜生勇利怀里瑟瑟发抖。胜生勇利用精神力跟他交流了一番后,天竺鼠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并告诉胜生勇利他本来是人类,受到了邪恶巫师的诅咒,变成了天竺鼠。善良的大法师们,请帮助我变回原来的样子吧。

 

“呃,人类…我怎么有不好的预感。”

 

“你的预感是对的,我们的任务进度条是20%,这应该就是王子。”

 

两位大法师交流着,忽略不计吐槽这故事怎么那么像安徒生童话合集,拿到下一个关键词的两个人迅速奔向王子所在的国家——高国。

 

悄无声息潜入二王子宫殿后,维克托还是忍不住跟胜生勇利念叨了一句,我在意很久了,为什么他们国家的名字一点都不西方,反而像东方…唔,中国的古代国家,胜生勇利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出题人的心思,谁能猜得透啊。”

 

被绑的严严实实的二王子快要崩溃,你们两个贼人,大半夜跑到我寝宫,就是为了聊这些吗???聊天哪里不好,为什么要在我这里!

 

“来,先说说你叫什么,我们彼此有了了解,更适合我们的深入谈话。”维克托把糊在二王子嘴上的风扯下,嘴弯成桃心形状,“劝你不要大喊大叫哦,我能控制四周的风,也就是说——”

 

他故意拉长音调,胜生勇利无奈地接茬,“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救的了你。”

 

看着面前这一高一矮俩人一唱一和,二王子决定当个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

 

“我叫…高不…高不帅!”

 

二王子喊完之后,一脸绝望地歪在地上,似乎这个名字对他心理阴影极大。而得到答案的维克托与胜生勇利虎躯一震,安静了一会儿后,“你哥哥难道叫高帅富?”

 

“诶?!”二王子惊讶地抬起头,“你们怎么知道的!哥哥的真名基本上没有多少人知道的。”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这片大陆有一个叫白富美的公主吗?”维克托扶额。

 

“有的,是白国的长公主殿下。”二王子回答。

 

……

 

“出题人是懒呢,还是懒呢?”胜生勇利干笑。

 

“是懒的。”维克托卓定地回答道,并举起了手中的天竺鼠,“我猜想,应该是公主的吻能解开魔咒,高帅富迎娶白富美,剩下的肯定是走上人生巅峰,直接happy ending了!”

 

“呃,那恢复记忆,夺回王位呢?”胜生勇利提醒道。

 

“哦,我们包办就好了w他又没说不能让我们代做,王子坐享其成就好了!”

 

维克托回答的理直气壮,被拎着的天竺鼠一脸懵逼,而胜生勇利一噎,仔细想想,也是这么一回事啊。

 

“二王子殿下,你知道,白富美公主现在在哪里吗?”

 

“呃,她被龙抓走了。”

 

 

于是,第二天,大陆龙域被人洗劫。

 

损失财富:一位美丽的公主。

 

 

考试结束,最后评级S级,觉得哪里不太对的胜生勇利敲了敲系统,“我们刚把公主救回来啊,怎么考试就结束了?”

 

系统冷笑:哦,你们上去就把俩BOSS都打完了,还是高分成绩打败的,剩下的日常任务还有必要做?这样会走捷径的考生,我这么多年就遇见过你们,不愧是S级,牛逼。

 

好像被嘲讽了一番的胜生勇利干笑着挂掉了通讯。

 

维克托从背后缠了过来,说勇利担心那么多干什么,我们可是最快通过考试的,波波还在玛丽苏世界痛苦挣扎着,胜生勇利一想,也是吼,他也就不在意了。

 

于是两个人干了个爽。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