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Voice (中)

艾特亲爱的浅白 @浅白  《From now on》系列短篇第二篇,原著向,第一篇请戳我主页或是底下的tagww


时间线——胜生勇利退役后的第二年春天。


《Voice》— 中



『哈哈,维克托说这事儿把他吓的够呛,刚得到奖就听到这样的消息,感觉好像八点档的肥皂剧,男主角功成名就,女主角却永远地离开了他,他在路上回忆了一飞机的主角分离的场景,等我看到他时,他拽着我,眼圈都是黑的。』

 

其实维克托睡着了,短暂的不过半个小时,梦里却恍然过了一世。

 

梦里的勇利首次打入决赛垫底大失利后退出了花滑圈,他没有看到那个视频,也没有去日本,没有看长谷津的樱花,没有泡胜生家的温泉,没有吃到炸猪排盖饭,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依靠自己的才华和演技拿到之后的冠军,他只是知道,他彻底错过了勇利。哪怕他们曾经在同一个冰场上比过赛,在同一个会场擦身而过,甚至,他们曾经对视过,他举起了手,向他打了个招呼。

 

他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自己转回了头,听着雅科夫的训话,笑嘻嘻地回应了几句,然后插兜扬长而去,干净利索。同一刻,勇利的身影在他的大脑印象里模糊起来,成为一个脸熟的陌生人。他是他,所以他最明白他。

 

如果没有酒会上的那个约定,他们最后一丝缘分也将剪灭。

 

他不会记得胜生勇利是谁。

 

醒来时满身冷汗,维克托茫然地转头看向舷窗外。此时清晨,光驱逐了夜色,坦然地占领了属于它的时间。维克托眯了眯眼,适应了光线。那一瞬间,他在狭隘的视野中看到了无限的苍蓝天空,窗外的天色与他的瞳色化为一体。白色云海翻腾着向外铺开几千里,更远地方投来的阳光犹如在未干的蓝色漆面上随意一撒的亮片,入眼皆是一片亮色。他使劲地睁大了眼睛,眼睛好似被灼烧着,生理拼命渗出液体来纾解这种不适。

 

「因为你从来都不曾回头,所以你没有遗憾。」②

 

一句话猛地从脑海里划过,维克托停止了虐待眼睛的行为,合上眼。

 

电视剧《五月愚人节》的女主百合给男主东野的信说,之前的三年,每天都在干的事,是从你朋友的言语中寻找关于你的鸡毛蒜皮,收起来,成为我一个人的秘密。

 

现在,我要把秘密告诉你了。旁敲侧击,整理分析,我房间抽屉里有整整两个相册属于你的照片,有的是偷拍,有的是从你的推特和其他社交软件上找出来的。影印店老板问我这是你的男朋友吗,我回答说这是我憧憬的人,却在心里悄悄回答了一句,未来的。你最喜欢的那个游戏冰之国我打完了所有结局,每次吃拉面我去你常去的店,学着你的说话方式,把俺换成人家,奇奇怪怪的腔调,向店老板喊着来一份豚骨拉麺……我就这样,像个痴汉变态一样,一点点积攒属于你的一切。

 

想要离你更近一步的心情,谁也没有我了解你,哪怕我于你而言只是个不熟的同班同学。你总有机会看到我,但从来不会主动把视线投向我,非常珍贵的一次注视不过是我上课睡觉,被老师叫起来严厉了骂了一顿。班上同学发出了善意的哄笑声,你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啊…那可真是个尴尬的场景啊,可我还是觉得很开心,因为你在看着我啊。

 

然而这样的日子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我能从国中追着你到高中,我甚至能追到大学,同一个系,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导师,追到你工作的地方,机会看似无休无止,可我只能追到你结婚的时候。是呀,你肯定是要结婚的,妻子会是贤淑美丽的女人,你们还会孕育自己可爱的孩子,或许结婚宴和孩子喜酒上你会邀请作为高中同学的我,或许我们还能再多年后的同学会上见个面,可无论怎么说,我也只能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再拼命努力,我能这样看着你的时间,也屈指可数。

 

你那么好,盛开的时候像四月的绯樱,而懦弱胆怯的我,只配站在旁边,默默地观赏一场与我无关的花开。③

 

维克托睁开眼,掏出手机又放下,他焦躁地摁了摁太阳穴,忽然觉得唇干舌燥,便与路过的空姐抬手示意想要一瓶水。打开瓶盖时,飞机忽然颠簸了一下,水洒在维克托襟口,洇湿出一块痕迹。颠簸的频率渐起,同行的乘客有人不安地出声询问,耳边就嘈杂起来。维克托勉强地咽下一口水,似是泄愤地大力拧上瓶盖,放在一边。

 

他像是个不顺心的孩子,坐在那里难掩不安。

 

曾经一个夜晚,他和勇利突发奇想不睡觉,他抱着他缩在床上看了一晚上的电视剧。那是当时最热门的一部青春偶像剧,依旧是运动万能颜值高的暖男男主的配置,女主却是难得的一个堪比痴汉的奇葩。两个人都过了看偶像剧的年纪,基本上都是跳着看了个热闹,最后一集时他们才认真看了一会儿。

 

女主用非常俏皮可爱的腔调念出信的内容时,勇利似乎很有感触,维克托却觉得这女主傻呵呵的倒是可爱。只是最后,女主干净利索地彻底抽离了男主的世界,那句带着娇笑声的独白,莫名打动了维克托的心。

 

“我输啦,因为你从来都不曾回头,所以你没有遗憾,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梦中的自己,不,是以前的自己,像极了那个永远被女主注视着背影的男主。不在意的,即使再美丽再珍贵,他也不会加以注视。「LOVE」与「LIFE」,两样他弃之不顾二十多年的东西,一直走在他想走的道路上,潇潇洒洒,永不回头。花滑就是他的生命。他曾一度以为自己会独自一人在冰场上滑到地老天荒,滑到他心甘情愿离开,脚边堆满了粉丝送给他的毛绒玩具,每一个玩具脖子上都挂着一枚奖牌。

 

他的荣誉,他的荣耀,他的骄傲,那是他前27年所有的人生。

 

光辉璀璨,却仍不满足。

 

对啊,他曾为了花滑放弃了其他,那现在呢?

 

维克托小心翼翼地回头,往过去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好多好多的勇利。

 

胖成球的勇利,大声喊着我会成你最爱的炸猪排盖饭的勇利,减肥的勇利,吃着美食的勇利,泡着温泉的勇利,焦虑的勇利,放开心扉的勇利,笑着的勇利,在他面前崩溃大哭的勇利,躺在他身下勾住他脖子的勇利,维克托在意的,喜欢着的,爱着的,体贴着他的,拉着他的手一起在冰场滑形状的勇利,还有那个曾经烂醉如泥扯着他斗舞求约定的勇利……你看,胜生勇利这个人多厉害,喝醉酒后抱着他,一句话让他一见钟情。接下来的一年里,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到他这个冷漠家伙的世界里,牢牢扎下根,蹿着头拔起一棵参天大树,稳稳当当地长在他的心尖上。

 

胜生勇利。

 

他在意的,他喜欢着的,他爱着的人。

 

他的人生不仅仅只有花滑,他从勇利那里得到的两个L,是无法用奖牌衡量交换的。垂眸,维克托又拿起了手机,屏保是勇利抱着马卡钦大笑的照片。大拇指留恋地摩拭着屏幕,他忽然好想这时候能有谁给自己打一个电话。他的铃声,是勇利笑着喊他名字的录音。

 

戴上耳机,维克托听那些录音,头靠着座位靠背,银色刘海散落遮住他的左眼。听着听着,他闭上眼,焦躁的心情穿插在平静地世界里,睫毛微颤,他的面容安详起来,好像睡着一般。他好像又做了一场梦,梦里他回到那次酒会,他的勇利同尤里奥斗够了街舞,把领带往脖子上一套,笑靥如花地向一旁看热闹的他伸来手,尾音充满了撒娇的意味。

 

他在喊自己,维克托。

 

当时在想什么呢,觉得这孩子声音真好听?

 

百合小姐终于不再沉默地躲在角落里,走到了聚光灯下。管他是什么原因,她不再在意别人的视线和眼光,扯掉眼镜,戴上花环,笑地和天使一般,拽着裙摆旋转到东野的桌旁。她倾身,居高临下地对他伸出了手,俏皮地眨了眨眼,嘴角带着骄傲又明艳的笑容。东野似是受到蛊惑一般,双眼再也离不开她,耳尖微红,伸出手握了上去。

 

应该是笑着的吧,维克托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弧度是微微上扬的。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明明对于漩涡深处的真实了解得比谁都清楚,却还是情不自禁地一头栽了进去。并且一次又一次重蹈覆辙。

 

他们理应拥有最美好的happy ending。



—TBC—


②这是八月长安《橘生淮南》里的一句“因为你没有遗憾,所以你从来都不曾回头。”改的,是不是调换了一下前后顺序,瞬间变虐了ww

 

③八月长安《最好的我们》



请注意各位朋友,这篇是原著线架空向,这是自第八话开始的平行世界!官方爸爸车速我跟不上了,第十集出来完全推翻了我写文的依据,整个人都不好了。尼玛,居然是十年迷弟受加一见钟情攻,这还怎么写,不带这么玩的!!!官方爸爸,你就是我的爸爸!!亲爹!!愣是让我把写好的五千字更新砍到几百字重写……关键是我还没写完……

 

十三我,今天也坚持在原著线架空向上呢(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