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联文/R15】终场(上场前)-表演服play

重发,被屏蔽了


绝望,明明我只是R15,热度都170了你才屏蔽我,LOF你真爱我


群里的演出服play梗,包含各种舔舔舔,我是第一棒,和Yui太太与九伏太太一起开的车,感谢两位太太无比香艳的肉,大家先在我这里吃一点开胃菜垫垫胃,配图是亲爱的阿蒙 



《终场》—第一部分



不行。

 

状态……还差一点。

 

上午的自由训练结束后,胜生勇利躺在酒店的床上,闭眼,眉头微微皱起,神色严肃,手指不自觉地来回抚摸着右手无名指上的金色戒指。从外面回来的维克托一打开门,就看见被淡淡焦躁和不安覆盖的勇利,心跳微微一紧,他连忙上前伸手拍拍他,“勇利,怎么了?”

 

勇利躺在那里,耳廓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如实告之,“抱歉,维克托,我状态稍微有点不好,我会马上调节好的。”说着他举起自己的戒指给维克托看,并笑着说道,“我有世界上最棒最厉害的护身符,不用担心我哦。”

 

“我当然相信勇利,只不过——”维克托拉过勇利举起来的那只手,亲昵地亲了亲勇利的手指,他俏皮地眨了下右眼,“帮助自己的选手调节状态是教练的工作哟,勇利,交给我就好了。”

 

“呃…啊,好的。”

 

勇利看着维克托放开自己的手,叮嘱自己躺在那里不要动,便老实躺在那里,用余光看着维克托从行李箱里拿出两件表演服,疑惑,现在才中午,拿出表演服干什么?维克托蹲在那里拿着两件表演服纠结了几秒钟,最后还是选择了自由滑那件,合好行李箱,反锁好门,维克托举着YURI ON ICE的表演服,笑吟吟地走过来。

 

“维克托…?”

 

看着维克托那熟悉的笑容,那眉那眼那唇角勾起的弧度,勇利条件反射地想起了一些旎丽的夜晚,连忙摇手,“不行不行不行,我晚上还有比赛,维克托,这可是决赛啊。”

 

“在你比赛结束前,绝对不会动你的,放心…勇利,放松。”

 

维克托轻笑,撩了撩勇利的刘海,温情地在轻轻落下一吻。这一吻或许是太甜蜜,也或许是维克托揉进去的感情太饱满深刻,勇利很听话地放松了身体。被男人口鼻间呼出的热气扫在脸上微痒,勇利不自觉地闭上眼,睫毛微微颤动着。维克托的声音低沉悦耳,那好听的声音诱哄着勇利抬起了双手,搂住维克托的脖子。

 

维克托手上一个用力,就把勇利整个人从床上捞了起来。

 

勇利一惊,慌张地睁开眼用力抱住维克托,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维克托在他嘴角轻轻啾了一口,以公主抱的姿势原地把他转了一圈。诶,这就是调节状态的方式吗,享受到公主抱待遇的勇利默默将那些疑问和惊呼咽了下去。

 

“勇利,公主抱的感觉怎么样?”

 

维克托转了两圈后,满意地看着埋在自己肩窝里的黑发青年,笑吟吟地问道。

 

“感觉,还不错。”勇利从他怀里微微抬头,露出一双眼,焦糖色的眸子里亮晶晶的,“听说被公主抱后的女生都会成为公主殿下,但我是男人啊。”

 

“唔,是男人的话就没办法成为公主殿下了……”维克托佯装苦恼地撅了下嘴,把勇利放到自己床的床沿坐好,他半跪在勇利前面,就那样行了一个骑士誓忠礼,笑得如冬末融冰时的阳光,很耀眼,很漂亮,也很温暖。勇利被那双湛蓝色的眸子火热地注视着,绷着的脸不受控制地发热发燥起来,他看着维克托半跪在那里,对自己伸出了手,如颂诗般抑扬顿挫地问道,“那,以骑士之名,勇利愿意成为我的女王陛下吗?”

 

诶,是角色扮演吗?

 

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快速,还没尝试过角色扮演的勇利忽然有些兴奋,他一个咬牙,彻底放飞自我。于是在维克托的视角里,他的女王陛下抬起了脚,稳稳当当地踩到他的手心里。他微微抬高下巴,抱着双臂,眼睛亮晶晶的,明明红着脸,神情却带着无法掩饰的骄傲。这样的勇利真是美极了,骄傲明媚,顾盼生姿。

 

“允许你。”

 

勇利如此说道,听得维克托双眼笑的弯弯,垂头在勇利光裸的脚背印下一吻。

 

“感谢您的仁慈。”

 

“呃……等等!维克托!为什么要脱我的衣服?!”勇利这边女王范刚端起来,骑士维克托起身亲了亲他的手后,就开始动手剥勇利的衣服。被这神展开的剧情惊到直接懵逼的勇利直接破功,女王范烟消云散,连忙挣扎着问起来,已经把他上身线衣脱下一半的维克托继续笑嘻嘻地脱,“服侍陛下您换衣啊。”

 

“可晚上是短节目啊,而且我自己来就好。”

 

勇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黑色线衣被维克托整件脱下,银发男人眯眼笑着,弯着桃心嘴,一脸愉悦地把衣服往身后一扔,衣角翩飞,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勇利,这是我给你的调节方式哟,放心,我有分寸。”

 

“维克托的调节方式就是要脱我的衣服吗QAQ,这是大白天呀!”勇利死死抓住自己的裤子,平日里维克托要玩什么花样他都努力配合了,但那都是晚上啊,大白天就饶了他吧嘤嘤嘤QAQ!




剩下的由此上车



END


别再屏蔽我了,你这样会打击一个清水写手的自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