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Priest-5-END (野良神paro)

野良神paro,神父维X祸津神勇,这篇讲维克托变成神器之前的故事,近代线,性格和原作有出入,注意OOC

Priest-01   Priest-02  Priest-03  Priest-04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  @火火_九本


 

【Priest-005】

 

 

最后,他还是晚了一步。

 

胜生重创了掠走神父的吸血鬼,吸血鬼拼死从这位盛怒下的神明手中逃走。大出血,躺在血泊里的神父奄奄一息,银发黏上了血,散乱地压在脑侧。哪里都是血,透过他的手指缝隙啪嗒啪嗒地流着,怎么捂都捂不住。血染红了胜生的双眼,他喉咙里咕噜着悲鸣,跪在神父身侧,惊恐又无助,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办,我该怎么救你,我该做什么?”

 

神父憋了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对胜生伸出了手,红着眼眶,嗓音嘶哑,“亲爱的,欢迎回来,啊,别哭呀…勇利,我没事,我就是有点疼…咳咳——就是有点疼,要勇利亲亲才能好……再亲我一下吧。”

 

眼泪啪嗒掉落,坠进神父的眸子里,水光揉在了一起,神父笑着,眼泪从眼眶溢出,渗入他的银发间。胜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起来。他发了疯样地捧着神父的脸,亲吻他的眉心,亲吻他的双眼,亲吻他的鼻梁,最后双唇交叠,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冰冷和血腥气儿。泪如雨下,胜生哆哆嗦嗦着手,用力将神父抱紧,泪痕被寒风一吹,刀割般的寒冷刺骨。

 

可这痛,又怎么能比的上自己心中的绞痛。

 

他低头喃喃,声音尖锐哽咽着。

 

“你不是要一直陪着我吗,一直看着我吗,不要离开我啊。”

 

已经满足极了,银发男人用尽全身力气抿出一个笑容。

 

“我怎么会离开你,勇利,你是我最爱的人啊,我会一直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一直一直一直看着你,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神父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说到最后,他已经没了生息:

 

 

“就让我,成为你的第一把神器吧。”

 

 

 

胜生抱着神父的身体在那里枯坐到第二天入夜,手里握着弥留世间不愿散去的灵魂,还没来得及召唤醒的灵魂呈团状,柔和地散发着光芒。

 

一年以前的夏天,他们两个在森林里散步。捉萤火虫的时候,胜生问神父,怎么会喜欢上自己这么一个古怪的人。那时他们认识了六年多,正在淌水玩的神父一怔,然后扭头对他呲牙笑,满口的理所当然。他说,没办法,我就是对一个古怪的人一见钟情了,喜欢就是喜欢上了。

 

我是神,你是人,喜欢上我要遭天谴怎么办?胜生蹲在水边,撑着脸抿嘴笑。

 

神父挑了挑眉,摆出很欠扁的表情。

 

那也值啊,人一生找到自己所爱之人多困难,我找到的可是神明,我要遭天谴的话,只能说天在嫉妒我。而且——

 

神父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俊美的容颜染上了红晕。

 

我有时候就经常想,是我先喜欢上你真是太好了…嗯?为什么,啊,勇利是理应得到幸福的人,我能成为那个给你幸福的人,果然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胜生终于动了动身体,无比眷恋地亲了亲神父已经僵硬的面颊:

 

“这一回,就由我给你幸福吧。”

 

 

 

和歌神优子再一次见到胜生时,对方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裤,正举着剪子把自己的长发剪掉。剪子咯嚓咯嚓地响,黑丝缕缕掉落在教堂后面小屋里的地面上。头发修好后,胜生掸掸身上的碎发,对着镜子,一丝不苟地穿上外套,打上领结,最后戴上了那副金边眼镜。

 

他安静地看了一会儿镜中的自己,忽然转身看向优子,露出一个柔软平和的微笑。和昨日那个暴怒状态下戾气冲天的神明截然不同,此时的胜生像一个不争世事,儒雅温和的书生。什么发生了改变,优子担心地出声问道,“胜生?”

 

“优酱,从今开始,叫我勇利吧。”胜生注视她的眉眼温柔极了。

 

“诶?”

 

“还有,圣诞快乐。”

 

说着,胜生从她身边走过。推开通往教堂的小门那一瞬,仿佛有五彩缤纷的光瀑布一样从高高的天空流泻下来,一切都笼在一层淡淡的彩色光幕里。教堂里所有的蜡烛都被点燃,屋子里灯火通明。优子看着胜生逆光的背影,忽然鼻子一酸,一股不知该如何表达的情感油然而生。

 

她仿佛看到了神父的影子。

 

两个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模糊了时间和生死的界限。

 

胜生闭了闭眼,慢慢地做了个深呼吸,掏出神父的灵体光球,一步一步向神父日常祷告的地方走去。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一头银色短发,眼镜被吓的从鼻梁脱落,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有着讶异和呆滞。哈哈哈,那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你出糗呢,接下来的这些年,你注视我的双眼,有神又温柔。每一次我都不敢同你对视,我怕脸红,我可是神明呢,就这轻易脸红也太没出息了呢。

 

我最爱看你穿着那一身衬衫西裤,儒雅又绅士,站在那里风度翩翩。我最喜欢你笑时的模样,温柔又和煦,说话时神采飞扬,顾盼生辉。我喜欢你握着我的手,拿着钢笔在纸上写出一串漂亮的花体字,你的手指纤长又漂亮,手心的温度暖暖地传过来,渗透我的皮肤,顺着我的血液,一路钻进我的心脏,一下一下地振动着。

 

你最爱吃街角的火锅和温泉家的炸猪排盖饭,你说那两家的葱段和炸猪排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你最爱维克托先生的书,你也幻想着有朝一日周游世界,历尽天下风光。你最喜欢的季节是春天,满树樱花姹紫嫣红,席地而坐,花间一壶酒,弹一弹三味线,和歌而声。

 

我记得你笑的模样,你哭的模样,你开心的模样,你不开心的模样,你教人读书写字时的模样,你被火锅烫到嘴呼哈呼哈伸舌头的模样,你趴在温泉石块上闭眼喟叹的模样,你夏夜里在我旁边熟睡的模样……我记得你所有的样子。

 

胜生留恋地用手指摩拭着光球,闭眼轻吻了它一下。

 

呐,亲爱的。

 

从今往后,我将活成你的模样。

 

 

「既无归宿,亦无法如愿逝去,给予你归去之地,吾名胜生,获持讳名,止于此地,假名命汝,为吾仆从,从此尊名,其皿以音,谨听吾命,化吾神器。」

 

「其名维,器名维。」

 

 

从光团中剥离苏醒过来的银发青年光脚站在地上,茫然地张了张手指,忽然听到一声温柔又熟悉的呼唤,“维克托——”他抬头向前看去,身体化作一柄漂亮的单手剑,稳稳当当地落在黑发青年的手里。

 

“这位先生,你是我的主人吗?”维克托在逆虚里眨了眨眼,下一秒被这位神明解开形态,他看着黑发青年面容柔和对他点了点头,维克托很开心地张手抱住了胜生,“吾主,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胜生回以拥抱,眼泪难以遏制地溢出,他紧紧抓住维克托的衣服,许久,他放开他,抬头,接着说道,“我是一个祸津神。全名,胜生勇利。”

 

维克托虽然不知道为何对方突然哭了起来,心里感叹一句神明大人也是爱哭鬼吗…不过,他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听到这位神明大人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他忽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蜡烛火苗跳动着,烛线尖黑焦黑焦的,忽然劈啪地一声响。维克托嘴角微微扬起,站在眼前的短发青年,有着黑墨般的短发,整齐挺拔的礼服。

 

蜡烛的光芒清晰地勾勒着他的轮廓,清秀的眉眼温柔如诗画,白皙的皮肤干净到透明。他仰着头,半眯着眼,眼眶微红。他说着话,眉角却扬起一丝骄傲感。暖洋洋的触感越加炽烈,一点一点融成了火焰的温度,火烧火燎地燃尽了一切。维克托眼睛也有点酸,好像,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忽然,胜生勇利对他笑了笑,笑容甜极了。

 

维克托也笑了,他将在嘴里嚼了许久的话说给他听——

 

“yuri,真是个好名字呢。”

 

 

END

 

 

噗噗噗,完结啦!!!

 

鼓掌鼓掌,这一篇有1W4,加上现代小甜饼,野良神paro一共2W啦。这一篇是关于维克托变成神器前的发生的故事,我看评论里有小伙伴没看过野良神,不太懂一些细节,我就在这里碎碎念一把。

 

野良神有一个核心思想是“缘”,大家应该能看得出来,神父和胜生之间的缘很强大,胜生可是无名神中最强大的武神,据我的设定中有名气的神也干不过他,他用野良完整切断了神父与彼岸的联系,但是再次相遇时,神父还是以最短的时间里记起了胜生,这是第一层缘。神父和胜生互相成为朋友,日生情愫,最后彼此相爱,这是第二层缘。他们互相赋予名字,这是第三层缘。

 

【勇利】是yuri的音,yuri在日语中也有百合的意思,百合具有百年好合、美好、伟大的爱之含意,有深深祝福的意义。收到这种花的祝福的人具有清纯天真的性格,胜生是祸津神,在世人眼里是污秽邪恶带来不幸的神明,却有着一颗温暖纯洁的心(第一次见到神父就出手救他为了不打扰对方的正常生活主动砍断缘分)而神父爱上的也是这颗心。(真得感谢原作爸爸起了个好名字,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想梗)

 

而【维克托】的象征意义是自由。

 

我在文中并没有直接说出神父的名字(没啥必要),维克托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是在神父和胜生交谈中,神父说自己曾经向往书中那样的生活,不愿拘束,出去就是浪,且他骨子里也是这样的人。虽说是传教大老远跑到日本,但却勾搭小神明,教书去了,并没有正经传教(笑),他的信仰早改成胜生神了(所以收到了请柬)。

 

神父因为事故(作者)死亡,死之前和胜生做的约定便是他们之间爱情的高度凝华,这是神父用着他这一生去追求,去爱着胜生的体现。他的死亡,肉体散去,就是真正地从彼岸来到了胜生所在的此岸,他终于摆脱了一切束缚,真正地胜生在一起啦。所以胜生才会赋予神父【维克托】这个名字(为了能让这两个人名字合理我……)。

 

神父送给胜生的礼服和名字,胜生因为不安和难以为情一直没有用,最后神父死去,准备收神父为自己神器的他一身礼服,让代表着他前半段人生的优子叫他勇利,代表着是真心实意与以前的自己做了个了断,那个有些中二的,古怪的,沉默寡言的胜生已经随着神父死去,一同与维克托迎来新生的是有着温暖笑容的,可能有些别扭有些傻气还容易害羞的,老实人勇利。

 

前一世,神父一直追逐着胜生神,这一世,胜生勇利将追逐着维克托。

 

即使记忆散尽,我们的缘却越来越深。

 

……头一次把这么多点设置的很深(搞的跟阅读理解似的),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有机会的话我会把维克托变祝器那里写完,我们下一篇再见ww


喜欢的欢迎评论红心小蓝手哦ww


艾特亲友团

@燒個毛線來吃  @糖莲子 @薄荷chiaki的小号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kitabinn  @季松  @凉茶书屋  @奶黃月餅君 @荓語   @Yui_  @月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