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BEST [01]

《From now on》系列第三篇,原著线 

她和她的猫paro,马卡钦视角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 @火火_九本 



——时间线,维克托退役第四年,马卡钦18岁。

 

《BEST》

 

 

——我最喜欢的他。

 

 

[01]

 

 

四月,暖春。

 

日本和俄罗斯的天空,是不一样的。

 

记忆里家乡的天空又高又远,颜色也是浅浅的蓝,带着冰的气息,覆盖了其他的味道。而日本很早就暖和起来,这个时节的天空是干净又明快的蓝色,有着像用水洗过一般带着湿润的味道。温柔和煦的风穿过淡柔的云彩,路旁的花卉沐在夕阳中,依旧吐蕊芬芳。

 

矮坡上开始冒出绿色,芽很娇嫩,咬两下磨一下牙味道也不错。趴在枯草与新草间,感受到了暖意,棕色的巨型贵宾趴在矮坡靠下的位置。看了一眼玩球玩的正开心的母女,他稍稍安心了些,闭上眼睛,蜷缩着身体窝了起来。

 

矮坡上方长长的小道上,有人骑着自行车叮铃铃地拨楞着车铃飞快经过。也有刚放学的国中女生,用着娇俏的声音抱怨着今晚的作业好多,随着她们的走动,书包上的挂件叮叮当当地作响。电车的声音忽然跳跃着钻进耳朵,微弱的,由远及近的,用速度把风撕扯出长鸣,迎着血红与金灿的夕霞,白色的影子快速从那边的桥上驶过。坡道都能感受到那股震动感。

 

哐当哐当的声音,是电车驶过铁轨碰撞的声音。

 

是的,碰撞。

 

就像家里的酱油瓶不小心被勇利扫到,轱辘着折了下去,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他记得酱油的味道,有些咸,又有些甜的。只不过和那又稍稍有些不同,他更喜欢电车的声音。沉重的,富有规律性的,又很安心温暖的,好像维克托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最喜欢这样的声音了。

 

电车从这里经过,又很快从这里离开。天色渐渐要暗了下去,巨型贵宾的鼻翼忽然微翕,他睁开眼,抬起了头,尝试了一下还是没有站起来。在那长长的小道远方,有人顺着小路一侧走来。鹅黄色的外套,高高的,梳着整齐的皮毛,离得近了他就能看见他最熟悉的湛蓝色。

 

是维克托的味道。

 

他伸出舌头呼哧了两下,黝黑的眼睛闪着水光。实在是有些疲惫了。他想,如果是去年的话,他还是有力气从坡道从下往上,逆行冲上去,欢快地奔跑着,将维克托扑个趔趄。现在走路都会时常觉得力不从心,就想找个有阳光的,温暖的地方趴着。

 

银发男人步子轻快,提着两大袋东西,很快就走到了他身旁。塑料袋里有着蔬菜和肉的味道,好像还有和果子和酒馒头,真香啊。维克托把两个塑料袋放到他身旁,伸手顺了顺他柔软的毛发。他舒服地眯上眼,微微抬头去顶和磨蹭男人的手心。

 

眷恋的温暖,气息平和悠长。扑通扑通,是维克托的心脏跳动声。

 

“勇利!未来!回家吃饭了哦!”

 

摸了摸他后,维克托站起来,对那边玩的不亦乐乎的母女喊道。穿着小红裙子的小女孩才两岁多,听见爸爸的声音,连球也不顾了,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胜生勇利捡回了球,脸上也有着同样温暖幸福的微笑,在夕阳中拉长了影子,缓步走来。

 

“粑粑!今晚次什么!”

 

口齿不清地喊着维克托爸爸的小家伙,是维克托和勇利的幼崽。她有着和勇利一样黝黑水亮的皮毛,双眼是维克托和我的家乡天空样的蓝色,娇嫩,脆弱,还有一股很舒服的奶香。维克托爱极了他的幼崽,每天嘴上除了‘yuuri’就是‘mirai’,见到就会爱不释手地抱起来亲一口。

 

我也做过父亲,维克托的心情我很明白的。只不过那时候,刚生产完的雌性不允许我接近我的幼崽,到最后他们被送走,我也没有用嘴叼一下他们来表示我的爱意。

 

“今晚吃未来最爱吃的火锅,有葱段哦。”

 

“明明是粑粑最爱吃的。”

 

小家伙鼓了鼓嘴,拒绝了父亲的抱抱,习惯性地趴到他身上。他安静地趴伏在那里,神情恹恹。很快,小家伙脸上出现了简单明晰的担忧。孩子的感觉是最准确真实的,她感受到了他的难受和疲惫。她用脸蹭了蹭他,他也很受用地蹭了蹭小主人。

 

“粑粑,今天马卡钦也很没精神呢,它没事吗,我们要不要带它去看医生啊。”

 

“没关系的,马卡钦只是有些累了。”维克托神色温柔,胜生勇利抱着球,站在未来身后蹲下身,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未来,马卡钦已经是狗爷爷了哦,老人家很容易累的,要经常休息,没办法陪你一起玩真是抱歉呢,不过还有妈妈在这里。”

 

“嗯!我不打扰马卡钦休息…呜,马卡钦好辛苦,好棒好棒。”小姑娘抱住他的脖子,童言稚语地安慰道。觉得四肢忽然有了力气,他站了起来,小姑娘抱着他一个趔趄。微怔了下,她咯咯咯地再度开心地笑出了声,并“马卡钦马卡钦——”地,软糯地叫着他的名字。

 

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在一旁也笑了起来。笑声化作白色的小花,像羽毛样,从苍穹深处纷纷扬扬地坠落,落在他的心尖,有些痒。或许是今天的阳光太暖和了吧,自己有些被阳光晒过了头,脚有点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他吐着舌头,看了一眼维克托的大腿。

 

想趴上去。

 

“回家吧。”

 

维克托提起塑料袋,牵起他的引绳,胜生勇利抱起小姑娘。这一家人顺着长长的坡道,穿过桥底,走在人行路上。夜幕将至,华灯初上,又一列电车哐当哐当地从他们背后经过。他们说着话,街上有怀孕的年轻夫妇与他们擦肩而过,樱花树开了一半,花苞累缀地开满一整个树冠,不远处的人家传来了炖排骨的香味儿。

 

维克托说着话,忽然看了他一眼,露出温暖又柔软的神情。

 

“是吧,马卡钦。很熟悉的味道,好久没吃排骨了呢。”

 

“汪!”他回答道。

 

 

维克托,这个男人就是我最喜欢的他。

 

而我,是他的狗。

 

今年是我陪伴他的第18年。

 

 

他出生在俄罗斯的五月,温度渐渐回升,变得暖和起来的季节。

 

好像自己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沉浸在某个醒不过来的梦境中。那是一个深沉,漫长,平和且幸福的梦境,全身上下所有细胞都在大喊着舒服。而梦境结束的那天,他从那最深的睡眠中苏醒过来,眼前朦朦胧胧,看不清东西,声音也是混沌的,唯有嘴里温暖的乳汁和母亲的气息是真实的。在那短暂又漫长的等待中,他试图回忆不可能回忆起来的梦境。

 

拼命地去想去想去想,最后只想起了一件事。

 

他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某个人,那个他想要找到的他。

 

直到那一天,有人抱起了他,将他抱离于母亲温暖的身体。陌生的气息,勒住他腋下和肋骨的触感有些硌,却很温暖。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是新的声音,不一样的清亮感。

 

是谁?

 

他想要睁开眼睛,努力又努力,他终于打开了那一层薄薄的膜翳,光进入眼睛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他——那个散着银色长发,正歪着头和一个红色短发的俄罗斯妇女笑着说话的少年。他真是一个极美丽的生灵,笑起来眼睛弯弯,身后高窗投散进来的阳光均匀铺在他身后,逆光而立的他睫毛都像是被光之精灵祝福过般。少年的身上散发着好闻的味道,耳朵颤了颤,他顺着少年手腕的脉搏跳动,感受到心脏结实规则的声音。

 

安心的,又熟悉的。

 

彼时年幼新生的他,或许不知道什么样的皮毛是光滑美丽的,或许不知道什么奶粉狗粮是好吃的,或许不知道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美丽的地方可以让他跑跑跳跳尽情撒欢,他只是隐隐约约知道了一件事——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那个人。

 

“呜哇,这只已经睁开眼睛了吗,真是快呢。”中年妇女注意到了他,惊讶地开口说道。少年转回头,举着他盯着他湿漉漉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后,嘴角忽然弯了弯。那是意味不一样的微笑。小心地把他抱在怀里,少年对中年妇女扬起阳光又美丽的笑容,“尊敬的娜塔莉亚女士,我能收养这个可爱的孩子吗?”

 

顺理成章的,可爱还会说着漂亮话的孩子很得中年妇女的心意。心想事成的少年抱着他,坐上了回家的车。开车的中年大叔似乎是少年很亲近的人,他瞥了一眼他,继续平稳地开车,“维恰,这小狗,你养得活吗?”

 

“那当然!我要把它养的高高壮壮。雅科夫,我已经请教了娜塔莉亚女士,回到家我就去给它添置……唔,吃的,喝的,住的,玩的!垫子我会选最软的最大的,放到阳台上,让它可以滚来滚去的,奶粉的话娜塔莉亚女士送了我一些哦,过段日子它就能自己吃东西啦,小狗好像都长的很快很快。”

 

银发少年的声音轻快极了,眉飞色舞同中年大叔说着他的计划,时不时摸一摸他羽绒服里的小狗。中年大叔看少年如此雀跃,有些无奈又有些感慨,维恰这独来独往冷静早熟的终于像个孩子了,不容易:

 

“它是公的母的?”

 

少年一愣,连忙把头伸进自己的衣服里,扒拉了一会儿后,拔出自己漂亮的小脸,严肃状,“是公的。”

 

“那就起一个像男孩子的名字吧…这狗还没起名字吧?”雅科夫看着少年茫然的双眼,有些拿不准,这到底是起了还是没起。少年怔了一会儿,忽然冒出一个音,“лошадь…Ma…就叫马卡钦吧。”

 

雅科夫沉默,维恰果然是维恰,“行吧,回去别忘记给马卡钦打疫苗。”

 

“是。”

 

最亲近的教练的态度让少年满意极了,心情愉快地把他从自己衣服里掏出来,小家伙身上热烘烘的,他的手被暖的也热烘烘的。小狗眼睛黝黑黝黑的,湿漉漉地盯着自己,他的手心揉着小狗的头,小狗很舒服地哼唧一声,抬头顶着他的手心蹭了蹭。这一下显然讨好了对方,少年心里美滋滋极了,湛蓝的双眸亮晶晶的,他自言自语地说道,“马卡钦你好哦,我是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以后我们就是家人啦。”

 

家人。

 

忘记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别人又继续说了什么,他在想些什么,唯一记得的,是这个词的发音。短促的,又温暖极了的,让人眷恋的。从被维克托抱起来,决定带回家的这一秒开始,这个银发少年就成为了他渺小世界的中心。

 

他会永远记住这个瞬间,永远记住这个词的发音。

 

——我是他的狗,直至我死去,永远离开你,我一直都是你的狗,不会改变。



TBC


艾特亲友团 @燒個毛線來吃 @糖莲子@薄荷chiaki的小号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kitabinn @季松 @凉茶书屋 @奶黃月餅君@荓語  @月因   @Yui_旑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