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咸鱼迎来了桃花期-番外①

校园PARO,俩高中生(高二),文手X画手,合住,纯日常,友人→恋人,性别意识不强世界。

仔细想了想,我要写大叔的爱梗,要写维克托喜欢上勇利的过程就很要篇幅了,我得什么时候才能写这个梗,果然还是直接扑上去干比较好,不磨磨唧唧了,那这一篇就当做番外吧(连正文都没开出来就先写出来的番外)

章节:01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和胭  @火火_九本   @月因 



[番外①]但是他喜欢

 

 

在维克托眼里,胜生勇利是个非常奇怪的人。

 

高一时在他们在同一个班级,彼此交集甚少,那一年连对视都屈指可数。他对胜生勇利最深的印象是那次黑板报,文艺委员生病,班上推荐了最会画画的胜生勇利临时担任设计。写黑板字儿写的很漂亮的维克托也被分配过去帮忙。

 

那一天傍晚,他打完篮球才想起这一茬,抹了把汗,连衣服都没换就冲回了教室。

 

在走廊碰见了拎着书包往外走的胜生勇利。他主动和对方打了个招呼,胜生勇利像是受惊了一般,迟疑了一下才抬起手,嘴角抿出一个拘谨的微笑。恰逢此时窗外暮霭沉沉,漫天红霞,泼墨后又泼水一般晕染的颜色映在天边,层层染染。他沐浴在光晕中,金色与血红色交织的光瀑被他的眼镜片折开几丝,耳边碎发尾梢仿佛都染上了颜色,而所有的颜色都汇聚到那双眸子里,流光婉转。

 

气氛虽不尴尬,但也只是擦肩而过。

 

维克托当时回头瞅了一眼,黑发少年的脊背有些偏清瘦,头发好像有点过长?他意味不明地咂了咂嘴。等拉开班级的门,他被后黑板上的画给惊到了。如火一般燃烧着的粉红火焰,从西头伸向东头的花枝高挑,已经结束了含苞待放的日子,染井吉野开的正灿烂。一树盛樱开在了教室里,栩栩如生,站在门口仿佛能闻见花香。

 

摸了摸下巴,维克托沉吟着打量了一会儿,最后无奈地吹了吹自己额前的刘海。这种级别的画,根本找不到可以下手写什么字的地方啊。插着兜后退几步,他把头探出教室外。空荡荡的走廊洒下一地霞光,周围安静的可怕,方才与他擦肩而过的人早就不见了。维克托想了想,去讲桌上找对方的名字。

 

“胜生勇利。”

 

他把这个名字嚼在嘴里,细细地磨了几遍。维克托点着唇,笑了。

 

这个人倒是挺有意思的,可惜有点木讷,男生羞涩成这样不太适合来往呢。虽这么说着,胜生勇利顺着他发布的同租广告,把电话打到他那里时,他怔一怔,不知怀着什么心思,一口答应了对方。

 

成为同居人后才了解到彼此都是一家杂志下的签约作者。胜生勇利有着绝不亚于他的技法和想象力。他很天才,也很勤奋。他笔下的每一个都那么充满生命力,以及笔者赋予他们的强烈感情。只不过,维克托纯是对被编辑催稿这种事感兴趣,而胜生勇利很需要一份可观的收入来补贴他的日常开支。

 

出发点不同,所以进入到胜生勇利的个人世界,倒是让维克托用了些功夫和力气。

 

如他第一次记住对方的感官一致,维克托一直都觉得胜生勇利是个非常奇怪的人。

 

这个日本少年不过17岁,活的却像个古板的老爷子。

 

最开始住在一起时,他看着对方不看电影,不玩游戏,不买零食,不唱K,不出去浪,不买衣服,也不交女朋友,一些令青春期男孩子douki douki的小视频更是目不斜视,充耳不闻。住了一段日子后,他又发现对方熟悉所有能够抄近道去学校的路,有着非常精巧的修发技术,对特价商品的信息掌握到达令人敬佩的地步,买东西时从来都是心算,砍价也是一绝。要不是厨房里那些蔬菜肉类瓜果的钱由他出,胜生勇利绝对能发挥他的本事在这里节约下来钱。

 

而所有的精打细算,勤俭节约都是为了喜爱的anime角色Ver。

 

谈及Ver的胜生勇利瞬间变了个人,从吝啬古板的老爷子变成阔绰开放的败家子的那种改变。刷着购物app准备买相关时的勇利画风扭曲的更可怕。和平时温和慢性子的那个日本少年完全不一样,像加粗了线条的jojo人物。内在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目光深邃,抉择干净果断。抢特典时八万八的手速简直碾压全日本1.27亿人口。

 

而且,在刷购物相关时,经常会伴着——

 

“啊,是Ver的新刊,好厉害的漫画分镜,买!”

 

“这种体位居然也可以,VY赛高,买!”

 

“呜哇,这个Ver团子好可爱,就是发际线没还原,不过,这么卡哇伊,买!”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亲妈画的盘绘吗,东京ONLY…只有网络购票前30名才有的特典啊,买!”

 

“这是Ver的私服吧,价格好贵…这种贵到要死的周边,只有小滑冰的官方才敢这么浪,买!”

 

等,各种各样撒着小花的发言BGM。胜生勇利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小星星,嘴角噙着迷之微笑,以一种一掷千金的豪迈态度,眼也不眨地下单买买买。

 

开始关注勇利痴迷Ver这方面,是在那个起床喝水的深夜。

 

睡醒了口干舌燥,昨晚睡的太早,一觉醒来没啥困意。打开手机一看,周四,凌晨3点19分。维克托从床上爬起来,一打开房门,看见坐在客厅里嗑零食的胜生勇利,他挥舞着手中的压感笔,脸上带着迷之微笑,疯狂画画中。

 

他过去打个招呼,“你还在等更新啊?”

 

“是啊,还有4分钟就开始了,维克托你怎么醒的这么早?”

 

“口渴,不…你没吵到我,我只是昨晚睡早了,现在意外的很精神,不太想睡。”维克托摇了摇头,给自己接了杯水,抬眼看到胜生勇利眼底的微青,他微皱眉,“早点睡觉啊,老是熬夜对身体不好的。”

 

然而被关心的人抱着脸,发出了开心的欢呼声:

 

“呜哇!!!OP开始了,音乐好好听^q^!”

 

“勇利——”维克托眯眼,拉长了音调念胜生勇利的名字,微微压低的嗓音有些不爽,他很孩子气地走上前,“这个Ver有我好看吗?”

 

“那当然!”胜生勇利回答的干净利索,抱着电脑继续舔。

 

被称为行走的荷尔蒙,迷倒千万少女少男的维克托摸了摸自己一头银色长毛,懵逼地眨了眨眼。

 

嗯??

 

他的魅力在勇利这里不管用了?

 

被伤到了自信心的维克托之后各种追问,胜生勇利的态度从一而终,各种果断,各种插刀。搞的维克托站在浴室落地镜前摸着他的大帅脸,脸上写满了怀疑人生几个字。胜生勇利这个以前跟他对视都会腼腆拘谨的男生,如今都能盘腿坐在沙发,随口说出这般会心一击的话……虽然不在意这方面,但这很不科学啊!

 

不信邪的维克托给自己的堂弟打了个电话,问他,我亲爱的欧豆豆啊,你觉得你哥我帅吗?他堂弟冷笑一声,你终于注意到你发际线不断提高,即将要秃的现实了。维克托笑吟吟地挂掉了电话,放心了,看来是问题在勇利那边。

 

维克托对抱着脸继续痴汉相的勇利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

 

果然是个奇怪的人。

 

渐渐的,俩人越相处越熟悉,关系越好,维克托也就习惯接纳了随时可以痴汉的勇利。胜生勇利的推特上全都是这部动画的相关,画同人高产到一天四五张,在动画更新的日子里熬到1点多不睡觉,看到精彩的地方还会兴奋地四处打滚,饭桌上也勤勤恳恳地向他安利。

 

勇利每次说起Ver都在笑。

 

他笑的时候,双眼弯弯,嘴角也带着甜甜的笑容。那种感觉是很奇妙的,甜蜜、幸福、快乐…就像他自己和那个动画角色恋爱似的。可维克托这么跟胜生勇利说时,对方很正经地摇头,字正腔圆口齿清晰地纠正他,这个世界上最爱Ver只有Yuri,而Ver最爱的只有Yuri。说话的模样严肃又可爱。

 

维克托耸了耸肩,你不也是yuri吗。

 

是yuuri。胜生勇利继续严肃地纠正,忽然想到什么样,很害羞地抿了抿唇。我是Ver厨啦,但也只是单纯的喜欢…说着,他忽然悲伤地叹息一声,眼镜下的酒红眸子隐隐地透出了痛苦二字。他喃喃道,我是直的啊,就算我是Yuri,看着Ver怎么样都下不去手啊。

 

聊这个话题时,他们俩正缩在沙发上看电视剧,茶几上堆了一篮子黄澄澄的橘子。

 

胜生勇利枕着Ver的抱枕东倚,双手抱着双腿,四仰八叉窝在沙发靠垫里的维克托啃着橘子西靠,吮吸着指尖上的汁水。听到胜生勇利痛苦的叹息声,他瞥了胜生勇利一眼,满脸生动的六个大字儿——我才不相信你,“勇利,我看你画不可描述图时手速挺快的啊,日更六张的那位优小百合太太是谁来着。”说着,把刚扒好的橘子分下两瓣送了过去。

 

“那和自己上完全就是两回事啊!”胜生勇利瘪嘴,揉脸,就着维克托的手张口叼过橘瓣,“那是艺术创作,全靠想象力,这能一样吗,好甜啊,哪儿家的?”

 

维克托继续投喂,“好吃吧,前面那条街新开的水果店,老板娘见我帅还给我抹零了。”

 

“好厉害,那我下回去买BD也带你去刷脸?”胜生勇利吃着橘子,满脸满足地提案。维克托好笑地揉了揉胜生勇利的头发,“各大书店可不会同意你的想法哟,我的脸又不是银行卡。不过,一码一归一码,勇利的想象力真是的一等一啊。我看了你的图,明明是个DT,却画的那么血脉喷张,嘻嘻嘻。”维克托视线下移,促狭地挤了挤眉。

 

“科科,以前看你的文就觉得你是个有故事的人,结果真的只是个讲故事的人。”

 

胜生勇利扬眉反击,一句话说的干净利索极了。维克托看自己的小室友眉眼骄傲的模样,忽然想起这人刚搬进来时的拘束与木讷,这么一看,他果然还是喜欢这个样子的勇利。想着,维克托忽然扬起了明媚的笑容,弯着桃心嘴,在胜生勇利惊恐的眼神中飞扑过去,挠痒痒肉。

 

把人摁在沙发上一通挠,胜生勇利特别怕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在维克托手下拼命扭动躲避着他,甚至出手去挠维克托的痒痒肉。可惜胜生勇利这个纯天然的日本人干不过战斗民族,而维克托本人根本不怕痒。最后胜生勇利都笑哭了,哭音夹着剧烈的喘气声,眼中含泪,面色潮红,他喊着维克托太狡猾了!!说不过我就这样!!

 

维克托帅气地甩了甩自己的刘海,嚣张地大笑:

 

“不服来挠我啊!”

 

 

今天又是新的一天,维克托上完一上午的课,和班上同学拼桌吃饭。维克托拿出胜生勇利早上给他准备的爱心午餐,打开盖子,他怔了一下。胜生勇利用各种食材拼出了一个仙女Ver,还是个桃心嘴的。

 

难怪要这么大的食盒。

 

维克托嘴角微微勾起,眼里笑的柔软。

 

 

果然,这个人好奇怪呢。

 

 

END


久违的更新


勇利就是另一个模式下的我


艾特亲友团  @糖莲子 @薄荷chiaki的小号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kitabinn  @季松  @凉茶书屋  @奶黃月餅君 @荓語   @Yui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