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咸鱼迎来了桃花期-04

校园PARO,俩高中生(高二),文手X画手,合住,纯日常,友人→恋人,性别意识不强世界。

捏梗自《大叔的爱》告白偷拍梗

章节:01  02  03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和胭  @火火_九本   @月因 算了笔账,发现自己要写的有好多……QAQ!!!写不完了!!!



[004]干不过就躺平吧


“居然真的发生了,维克托你个乌鸦嘴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天傍晚,胜生勇利是被吓哭着回到家的,一进家门就冲进维克托的卧室,一脸崩溃与绝望。而下午没课早就回到家肝阴阳师的咸鱼维克托茫然地眨了眨眼,抱着手机仰躺在床上,看着郁闷又焦躁的黑发少年,半天才发出了一个充满着疑问意味的,“诶?”


“诶什么诶啊!我可是遇到了人生最大的灾难啊!”


“什么灾难?考试没及格?还是Ver的限量周边没买到?”维克托翻身坐起来,拍拍他的床,示意勇利过来坐,慢慢说。胜生勇利把书包往地上一扔,冲回客厅捞过来一只Ver的抱枕,爬上床,盘腿坐在维克托对面,用着很郁闷很郁闷,很沮丧很沮丧的语气说道:


“我今天下午啊,被班长拜托帮忙去教员室给代理班主任送我们班运动会的报名表,啊维克托你知道我们老班美奈子老师受伤住院的事吧。”


“知道知道,我还知道你们的代理班主任是任课组的组长,叫中村来着,挺严肃刻板的,然后呢?”


“我也觉得他很严肃刻板。”胜生勇利非常悲伤地说着,他的目光开始变的呆滞,绝望,“然后,就在一个多小时前,完全是意外的情况下,我发现他的手机相册里全都是我的偷拍,吃饭时候的,上课听讲时的,趴在桌子上舔Ver的,上体育课打篮球的,和女生一起上家政课的,在耽美新刊区泡着的,我笑着的,我打哈欠的,我吃三明治吃的脸颊鼓鼓的……居然,全都是我的。”


维克托:“……Σ( ° △ °|||)!”


“这还没有结束,当时教员室人挺多,中村老师没说什么就让我走了,只是那个眼神特别意味深长,就是那种,维克托你知道霸道总裁式你绝对会属于我的势在必得眼吗?”胜生勇利努力地描述着,觉得自己说的不清楚,索性掏出手机点开手写板给维克托画了一个简图。


“感觉……”维克托凑过去看,嫌弃地抿了抿唇,“好二啊。”


“现在是吐槽的时候吗!维克托,这些事情,我现在只能向你说,好好听我说啊QAQ!晚饭不给你做了!”胜生勇利嘴一瘪,将Ver抱枕丢了过去,被砸了满怀的维克托立马认怂,“胜生大人我错了,在下全家都饿着肚子,请继续给我做美味的晚餐……然后呢,你发现中村老师是个喜欢偷拍你的中年变态老师?所以感到惊恐害怕迷茫,开始怀疑人生?”


“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胜生勇利的目光再度变的呆滞,更加绝望,“当时我腿软着爬出教员室,心想着我一定是在做梦。结果刚走回教室,我就接到了中村老师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跟我说,事到如今这一切已经被你知道了,我本来想等到你毕业再说,但现在我已经等不及了,我要告诉你我心情——我!喜!欢!你!啊!”最后几个字说完,胜生勇利满脸生无可恋,“他说他喜欢我,喜欢我,喜欢…我……”


维克托听完,盘腿坐在那里,以一种非常复杂的表情震惊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说了一句:“各种各样的意义上,能被令人闻风丧胆见者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同其嬉皮笑脸的中村用这种充满了少女心的台词告白,这也是人生奇遇。”


“这种奇遇一点都不想要,一点都不值得期待!”


“俗话说的好,人生总会接二连三来几次桃花的……不过,真是…好一朵可怕的桃花开放在你的枝头啊,勇利。”维克托深感自己语言苍白,那些在自己笔下华丽清奇让人为之惊艳双眼的话搜刮了一遍,发现没一个能使,于是他选择继续感慨。


而胜生勇利苦着脸摇了摇头,捂脸发出啜泣声,声音里满满都是郁闷。


“不止一朵啊。”


维克托噎了一下,满眼惊恐:


“……(゚Д゚≡゚Д゚),难道说地中海教导主任A与地中海校长B都……??”


“停止你可怕的脑洞,维克托。”


“那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我昨天跟你说的,被我拒绝的女生吗,她在我鞋柜里放了这个。”勇利掏出两个粉俏俏的情书递给维克托,“哦,对了,还有一个是南健次郎的。”


“啊,我有印象,那个从国中一路追到高中的小孩,他在给你写情书啊。”维克托兴致勃勃地拆开两封情书,南健次郎这一回走的是缠绵悱恻不说人话风,维克托看了一会儿觉得牙酸,没上回的古风俳句写的好,pass。


抖开第二张,甜腻腻的粉丝加马卡龙与小蝴蝶结贴纸,少女用着可爱的字如此写道,“胜生学长,我认真地想了一天后,觉得还是无法放弃你。无法接受我的感情也没关系,我会用我最大的努力,去让你喜欢我的!在你真正找到喜欢的人之前,我不会放弃的……怎么有点眼熟?之前,小孩那回?”维克托读着,忽然想起南健次郎被勇利拒绝时也说过同样的话。


“嗯,对。”勇利的表情很疲累。


维克托顿了顿嘴角,然后噗嗤一声,笑的眉眼弯弯,“所以说,勇利现在是被女版南健次郎和原版南健次郎同时追吗?”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昨天还说自己的桃花被自己亲手掐死,今天你整棵桃树都开花了,桃花期呢,而且开的那几个都不是普通的桃花,是妖精。”维克托抚掌大笑,“磨人的小妖精们。”


“这时候就不要笑我啦,什么桃花期啊,一点都不期待,哪一个都不想要。”勇利头疼地向一旁栽去,整个人瘫在柔软的床垫上,微长的黑发揉开散落在床铺间,闭上眼,他心烦意乱地躺了会儿,爬起来说了一句不想了我去做饭。


维克托看着对方手脚利索地捡起书包,手杵着脑袋,嘴角挂着熟悉的弧度,他笑的依旧温暖又漂亮。门被人轻轻合上,这屋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手机的指示灯按着节奏周而复始地明灭着。微阖上眼,维克托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安静的空间里忽然响起一声“啧”的气音,银发少年眉间神色略显不快,抿紧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坐在那里发呆,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维克托忽然听到勇利在叫自己,他高声应了声,打开门跑到厨房。黑发少年手脚利索地切着菜,角落里的锅里煮着味增汤,咕噜咕噜冒着响儿和白气儿,他见他过来了,问了句维克托最近还上火吗,这道烩菜我想放一些辣椒,味道会更好一点。


他点头回应,勇利厨师,请随意发挥你的厨艺吧,我的身体完全OK。胜生勇利没抬头,浅笑着点了点头,在手起刀落的节奏声中,胡萝卜排成了一列薄薄的圆片。维克托不想回房间,索性就倚靠在厨房门口,细致地打量起胜生勇利。


黑发少年用桃心发夹把前额稍长的刘海卡上去,他挽起袖子,神情专注。勇利穿着的那件碎花兔耳围裙,是维克托在家政课上缝的最好看的。老师说把它交给家里每天都在做饭的人,并表示感谢。一直以来都用美味的食物来填饱我的肚子,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和勇利一块住的日子让我非常幸福,他当时说着这样的话,挺不好意思地把它送给勇利。勇利很开心地吐槽了维克托的手艺好烂后,一直使用到了现在。


和勇利一起的生活,非常开心愉快。每天都会有勇利精心制作的美味食物,他吃到的每一口都蘸着幸福的滋味儿。每天都会和勇利玩玩游戏聊聊天,他们总会相视一笑,彼此的距离只有半个沙发那么远。偶尔他们还会一起去逛超市,两个人走走停停,最后装满一整辆推车……原本照顾着勇利的心情,怕说破了吓到勇利,他就没戳破任何事儿,保持现状。


事到如今,没法继续温水煮青蛙了。


“勇利。”维克托抱胸倚靠在厨房门口,穿着黑色长裤的腿交叉叠在一起,他忽然开口叫勇利,勇利拎着菜刀扭头看他,维克托怎么了,他问。维克托微微侧头,左额前银发掩住左眼,唇线勾起好看的弧度,他定定地看着他,眸中颜色依旧明亮轻快,“我喜欢你。”


“……”


胜生勇利拎着菜刀直接傻在那里,一脸懵逼地瞪大眼睛。看着银发少年满眼真挚与深情,忽然一个激灵,他狠狠地抖了抖,半天才茫然地开口,“啥?”


“勇利,我知道你喜欢巨乳,但是,巨根就不行吗?”


维克托依旧倚靠在门口,一双眼似乎要望进胜生勇利的心里,湛蓝双眸中那腻死人的深情不要钱地堆向胜生勇利,让人一瞬间停止思考无法呼吸。维克托的声音忧郁中带着点儿期盼,“巨根”二字听的胜生勇利条件反射地往对方身下看,忽然想起维克托是战斗民族,勇利惊恐地炸起了毛。


不可置信地抬头,他哆哆嗦嗦地举起菜刀,指向维克托,“维…维克托……”


“噗——”


维克托忽然破功,满脸忍俊不禁,眼里一瞬间漾满了勇利熟悉的笑意,他站在那里丧心病狂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了起来,笑的胜生勇利一脸懵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当了,居然真的上当了,勇利刚才的表情好有意思哦。”


胜生勇利意识到这是对方的一个恶作剧,原本紧张的七上八下的心一下子落回了原位,他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维克托,你别吓我啊,刚才吓的我差点把菜刀扔出去。”他一边抱怨着,一边把菜刀放回原位。


“抱歉抱歉,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大,这么可爱。”维克托笑意盈盈。


“可爱个头啊,我刚才满脑袋都是,完了,菊花不保了,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我发现我真的太不警惕了,一瞬间回想起我没好好穿衣服晃来晃去,洗完澡忘记拿毛巾拜托你帮我拿,还有你每次看完恐怖片都跑我床上睡……你到底有多少机会可以推倒我,更关键的是,你推倒我,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根本干不过对方的勇利越分析越冷汗直流,越说越沮丧,最后拿着菜刀狠狠地砍了一下菜板。


“安啦,之前我不是没推倒你嘛。”维克托吹了个口哨,俏皮地眨了眨眼,“咸鱼只想着肝阴阳师和躺着虚度人生,我最爱的是崽儿,你最爱的是Ver,我一直都知道。”


“哼,讨厌,过来帮忙。”



勇利终于放心下来,还好,维克托还是维克托。他哼了一声,摆摆手让维克托过来端盘子,他们该吃晚饭了。


TBC

勇利,你分析的很到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