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刑讯paro】深棋-01

又叫我爱你但我得怼死你,刑讯paro,黑暗向,很多蛇精病剧情,真的很蛇精病。勇利eros全程在线,目测长篇,慢热,OOC大预警。星际AU,飞行科技很发达,在精神力这方面仍是探索开发阶段

有借用影视剧刑讯相关梗,有参考现实真实刑讯体验资料,有参考各种百科,有刑讯具体描写

慎入慎入慎入!!!

顺便打个广告 》》》维勇短篇合集同人《他们俩》预售地址《《《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和胭  @火火_九本   @月因  艾特崖崖  @百崖__酒爵

 


第一章四千七,吃好XDDDD


Chapter 01

 

 

今日的伊兰尼星依旧晴朗。

 

作为帝国境内最大的学园都市星球,这里汇聚了全帝国最拔尖最优秀的一批学生,各大高校千千万万,更有帝国倾其全力打造了属于学生们的天堂——巴特罗综合学校。

 

拥有最好的学习设施,最精良的教育团队,最先进的模拟场地,秩序井然,学风良好,学生间和睦互助共同成长,从学校里走出了无数个推动帝国发展的优秀人才,巴特罗综合学校绝对担得起帝国百年名校之首的美誉……帝国万事百科里是这么说的呢,

 

背对着整个会客厅,站立在巨大的观赏窗前,客人拨弄着手腕上的虚拟显示屏,草草地助手发给他的资料又看了一遍。看着看着,他忽然抬眼,瞥了一眼窗外的葱绿盈盈,迅速在一片花枝招展中掠过,湛蓝色的眸子在某一处停顿下来,客人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来。

 

芙洛拉之韵,绿化倒是做的不错。

 

“您在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他身后传来声响,客人转身向来者行了个礼,浅笑着迎上这位巴特罗高校理事长,同时也是驻扎在伊兰尼星军队的最高指挥者,一位他不需要记住名字的中将阁下。接过中将递来的美酒,客人缓步走回会客厅的沙发,坐下,摇晃着酒杯里的酒液,“伊兰尼很美,不由得出神了。”

 

“伊兰尼虽被称为帝国的花园摇篮,但景儿毕竟是景儿,看一看也就是过个眼睛的趣儿,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夫这里可是有比这景色更吸引人的…好东西。”中将摸了一把自己须白的胡子,呵呵笑着将手中的纸质文档递给客人。

 

纸质文件在如今的社会很少见了,由于各种不便和浪费只有一些专业领域还在坚持使用,军部使用纸质文件的几率更低,被用来记录档案可见对其人的重视。而且,还让这位老油条如此赞不绝口,客人抚摸着首页白色封皮上用黑色铅字印的“胜生勇利”四字,指腹微动,意味深长地摩拭了一下。

 

“这个小伙是我手下最年轻有为的,他的实力应该赢得所有人的赞美和喝彩,阿纳托利耶维奇先生,你若是遇到这个人,见识到他的本领,一定会争着抢着向我索要他的。”中将看见客人翻开自己得力下属的资料,便靠进沙发里,热情洋溢地说了一大堆,毫不吝啬对这位优秀下属的欣赏和赞美。

 

简直是狂轰乱炸,要夸上天了。

 

客人垂眸,一目十行地扫过手里的资料。胜生勇利,在档记录是个理学院学生,就读于巴特罗综合学校,年龄18岁,最近在准备升九年级的考试,因为贫穷交不起学费一直在当男妓,体力精神力均不高,成绩中等,相貌平平……相貌平平,客人心里咬着这四个字,视线扫回第二页的照片,学生证件照上的男孩看起来怯懦又平凡,戴着呆板的蓝框眼镜,眉眼算得上是清秀有味道,只不过被自卑敏感的气质蒙上一层,唯一的亮点也没了。

 

相貌平平,这么形容没毛病。

 

他看着有些无趣,倒是六十多岁的中将停止了他的滔滔不绝,坐在客人对面喝了口红茶,笑着示意客人继续翻阅,模样骄傲得意又底气十足。

 

客人继续往后翻,第四页也是一张证件照,手指微顿,照片成功吸引起了客人的兴趣。再随手翻了一眼后面的内容,嗬,难怪会让这老油条骄傲自信成这样。S级特工,情报机关高级长官,职务上校,年仅23岁就有如此分量惊人的履历,哪怕注定见不得光,也足以碾压新一代的天才们了。

 

而且,这双眼睛真是漂亮,仿若生着璀璨的宇宙星辰,浩瀚深邃的使人忍不住想要探寻。

 

客人慢条斯理地翻回第四页,简单的军内证件照,与前一张照片相比,气质产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一身深色挺拔的军装,黑发亚裔青年摘掉眼镜,额前刘海向后梳起,嘴角严肃地压成一条线,稍稍稚嫩的脸上有着沉稳老练却丝毫不违和。年轻人的焦躁和骄傲仿佛磨得干净,他站在那里,周身环绕着自信、温和又坚定的气质,清秀的面容温柔有力。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让人眼前一亮,方才阅读的资料无法损耗他一丝一毫的魅力。哪怕把两张照片并排放在一起去看,去对比,也难以相信这是同一个人。气质是从骨子里显出来的,年纪轻轻能将自己从灵魂上变成两个人,完美驾驭所有的细节……这个人竟然才23岁,真是不可思议。

 

又对比着看了一眼,客人眼里已经盈满了兴趣二字,靠坐在白色手工艺小沙发里,“他看上去像个文学院的书呆子,还是那种老实到一直被同学欺负着去帮忙买咖啡和三明治的草食系,被欺负狠了会躲在厕所里掉眼泪。”客人微侧着头,指腹恋恋不舍地流连在那双酒红眸子里,中将的话有道理,这是个好东西,他的确动心了。

 

“阿纳托利耶维奇先生,您可说错了,可没人敢让这么一个煞神跑腿买咖啡三明治。”中将笑着抚掌,客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回是真心实意的,英俊的面容为那双含满笑意的眼睛容光焕发起来,他举起酒杯,“但您说对了一件事,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身上其他有趣的事,亲爱的波尔博卡先生,您愿意与我分享吗?”

 

中将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两只晶莹剔透的酒杯轻轻碰撞。

 

“乐意至极。”

 

 

“报告!”一个年轻士兵从水刑室快步奔出来,向在外坐着等待提审的两位长官敬了一礼,“水刑室4-08-02号要招供,间隔一分钟至五分钟,中间昏厥三次,频率68次。”

 

“两个小时,真是块硬骨头。”

 

其中比较年长的长官感叹地拍拍裤子上不存在的灰尘,起身戴上帽子,一直坐在他旁边闭眼养神的年轻长官也随之起来,踩着军靴,沉默地跟了上去。推开门,白灼的光仿佛要将整个屋子的黑暗驱逐干净,水刑室里刚受完刑的男人还虚弱地被倒立挂在坡椅上,脖子上的扣子还没来得及解开,椅上湿淋淋的哪儿都是水,搭在一旁的毛巾还滴滴答答地坠着水珠。

 

“水刑”,这是一种使受刑者以为自己快被溺毙的刑讯方式。受刑者被绑成脚比头高的姿势,脸部被毛巾盖住,然后把水倒在受刑者脸上。这种酷刑会使受刑者产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觉,施行时间过长会让受刑者出现全身痉挛和呕吐现象,甚至昏厥失去意识。

 

强烈的求生本能会让受刑者挣扎,固定装置则会成为使他们陷入恐怖噩梦的源头。

 

68次,这是年长长官调来刑讯处这几个月来少有遇到的数字,即使是受过反刑讯训练的人也很难熬下来。再加上之前的鞭刑与棍刑,那些身体折磨已经消耗了受刑者很多体力,更何况受刑者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可惜了这份意志和忍耐力,年长长官挥了挥手,几个下属麻利地将那人从刑椅上卸下,拷上手铐塞到受讯座椅里,各处动脉被贴上测谎仪的金属贴片。

 

经历过严刑拷打的年轻人疲累又痛苦地靠在椅子,死气沉沉地被人摆布着。

 

没有言语,没有反抗,他似乎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束。

 

强光打在他脸上,根本睁不开眼睛,被逼着提高嗓音回答问题,先是名字,性别,年龄这样惯例又没营养的问题,年长长官的问题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刁钻,年轻人眉间表情有痛苦也有挣扎,最后一切化为灰败的绝望与终于可以解脱的隐隐释然。

 

旁边的测谎仪一次都没有响过,年长长官满意地抚掌,这一次的刑讯等待的时间虽长,但结果却很让满意呢。他挑眉,神采奕奕地去看一旁抱臂而立的年轻长官,“胜生长官,您觉得怎么样?”

 

情报机关里不成文的规矩,一律称呼自己的上级长官,不言名,可说姓。

 

别看他这么大岁数了,在这位年轻的胜生勇利上校,他的长官面前,只是一个后辈罢了。得天独厚的审讯天赋和洞察人心的细节观察天赋,让胜生勇利成为帝国史上最年轻的主审讯者,对于胜生勇利的地位和权威,年长长官从不含糊。

 

“他在说谎。”年轻长官摘下自己的军帽,见年长长官向自己投来讶异的目光,他温柔地微笑,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额角,“人也是可以欺骗机器的,只要这里足够优秀。”

 

年长长官立马反应过来,“精神力?”

 

“可以让他尝试帝国最新研制的精神力检测仪,我猜他的精神力一定会让人满意。”

 

“不继续审讯了?”

 

“先生,即使是我,也无法完全猜透他在想什么。他很谨慎,演技也美的值得人称赞,他有那个能力骗过机械与老练的审讯人员。”胜生勇利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声音与他的笑容一样温柔,“拷问出他所属的组织这点情报价值,不高,而且真实性很低。”

 

“嘿,长官,吐真剂,芙洛拉药剂,还有深格里快落灰的家伙们,让人说真话的物件要多少有多少,我们还能拿他没法子不成?”

 

“怎么会。”他的长官不紧不慢地摇了摇头,清隽明亮的眼里有着冷静,“但先生,你要想明白一件事。比起审讯室有更适合他的地方,比如四号研究中心。精神力突出,又能优秀地控制的试验品可不多呢。”听到这儿,年长长官同情地看了眼受刑者,他们家的长官长于攻心,更擅长物尽其用,像个贪鬼样将利益最大化。

 

被送到四号研究中心,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受刑者茫然看着这个黑发亚裔青年与另外一人交谈着,心里却是惊涛波浪地骇愕着。对方卓定的话干净利落地敲在他心尖上,敲的他苦苦支撑的意志与演技趋于崩裂的境地。

 

是同类。

 

看着胜生勇利长官负手走到自己面前,他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明明对方的笑容温和明亮,他的脊梁骨却止不住地泛起一股渗人的寒意。忽然听到试验品几个字,这个年轻的刽子手口中的四号研究中心他不懂是什么,但另一位的眼神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恐惧感席卷了他,剧烈地挣扎起来,愤怒地嘶吼着。

 

胜生勇利立正站在那里且听着,对方情绪焦躁极了,不顾困住的身体拼命挣扎,勒出红痕磨出血迹,像个被囚困的猛兽,沙哑的嗓音绝望而悲壮。

 

直到胜生勇利忽然出手扣住了他的喉骨,受刑者的声音戛然而止。

 

“您刚才说,人道主义?”勇利微微弯腰,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缓缓移动,“亲爱的先生,这个词只在这栋建筑之外有效。”

 

他被那充满温情味道的抚摸吓的连呼吸都不敢,半天才艰难地说道,“我可以提供情报,你们想知道的我都可以说。”

 

“已经不需要了。先生,您优秀的让人感叹,区区情报的价值远比不上你自身的价值。您在来到这里前也是帝国的军人呢,还记得入伍宣誓那天喊的誓言吗?”

 

手指上移,胜生勇利挑起他的下巴,那双酒红眸子里盛满了深情。他那样看着你,那潺潺流动的色彩仿佛能将人溺毙,放弃所有的挣扎反抗,止不住地沉沦动心,恍惚间受刑者都以为对方是深爱着自己的。

 

在最温柔的深处,锋利的刀刃刺入他的心脏。

 

眉眼永远那般温柔到残酷的青年如情人般呢喃,怜惜地抚摸上受刑者的双眼。受刑者颤抖着闭上眼,感受着温热的手心的触感,真正的灰败和绝望覆盖住他,将他拖向无尽的深渊。声音涩然,喉咙干噎,受刑者眼眶滚烫却无法抿出一滴泪,他知道将他控制在手里的男人正在看着他,无论怎样都逃不掉。忽然回想起当年在帝国旗帜下的鲜衣怒马,意气风发。同龄人予以羡慕热烈的注视,亲爱的老师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高昂着头,举起了手,庄严宣誓: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帝国,今朝如此,朝朝皆然……”

 

对不起,他无法坚持下去了。

 

 

“那剩下的人呢?毕竟松口的就这么一个,还被长官你送走了。”年长长官虚心请教,自家长官几句话就把对方心防瓦解的手段厉害是厉害,但他们还有任务不是。胜生勇利重新戴好自己的军帽,板直着站在门前,整理了一下袖口,“那就制造出一个松口的出来。”

 

“您的意思是说?”

 

“嘘——”胜生勇利回头看他,食指立于唇前,军帽在他眼前打出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和光彩,他的语调依旧温柔恭顺,与以往的每一天一般,“您明白就好。”

 

他说完,拉开门向外走去,咯哒咯哒的皮靴落地声节奏感极强地回荡在走廊里,背影挺拔又坚韧,完全不像是在黑暗深处行走存活的人。他应该去当个文艺兵,个头要是再高一点仪仗队也不错,可惜了,年长长官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儿,便回头继续干事。

 

巴特罗综合学校理事长办公室的谈话也到了尾声,客人似乎还有点犹豫,中将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只是还缺一点小小的推力。中将寻思了一会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先生,胜生勇利也是央首阁下送来的,要不然凭老夫本事是万万找不出的,更别说调教成这样锋利又忠心。”

 

客人停止抚摸照片,瞥了一眼中将,嘴角漾出一抹浅笑,原来和我是一样的啊。

 

“那就他了吧。”

 

 

TBC

 

我终于又开始写起了正剧(给自己鼓个掌)。

 

写温柔善良agape勇利小天使写多了,一写eros黑化小天使我手有点抖,我的刑讯剧情只是个半吊子,不要认真不要认真,这篇比较慢热,偏悬疑(???),希望各位小伙伴不要嫌弃我,并且还想要小红心和评论(你滚)

 

因为会想很多蛇精病剧情所以写的很慢,会和咸鱼桃花期双开,希望大家多多支持XDDDD

 

注:

(1)“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帝国,今朝如此,朝朝皆然……”改编自《权力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