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被砍掉的章节

又叫我爱你但我得怼死你,刑讯paro,黑暗向,很多蛇精病剧情,真的很蛇精病。勇利eros全程在线,目测长篇,慢热,OOC大预警。星际AU,飞行科技很发达,在精神力这方面仍是探索开发阶段

章节:01

顺便打个广告 》》》维勇短篇合集同人《他们俩》预售地址《《《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和胭  @火火_九本   @月因  艾特崖崖  @百崖__酒爵




Chapter 02

 

 

站在酒店浴室里专配的落地镜前,黑发青年手脚麻利地系着白色小礼服衬衫的繁扣,这件小礼服做的有些偏瘦,黑色长裤紧实地贴在他大腿上,完美地勾勒出弧度与线条。光脚踩在舒适的图米尔星羊毛地毯上,他似是有些怕痒地蹭了下脚心。

 

衬衫扣子系好,戴上黑色小领结,浅灰马甲,能最大限度勾出纤弱身段的外套,黑色手工小皮鞋。靠靠脚跟踩实了,双手手指翩飞,麻利地叠好白色花边小手绢,插进胸前口袋。

 

黑发青年站在镜前又打量了一会儿自己,微微皱眉,把胸前的小手绢扯出塞进裤兜里,随手折下浴室角落花瓶里一支娇嫩欲滴的玫瑰,又插了进去。接了点儿水掸湿额前碎发,胜生勇利看着镜中的自己眨了眨眼,黑色头帘掩盖八字的眉眼,酒红色眸中染上了我见犹怜的可怜味道,他又一眨眼,镜中的青年咬唇轻抬眼偷偷去瞧,青涩好奇的模样引诱人兽性大发,恨不得直接脱裤子推倒来他一炮。

 

还有些不满意,年轻的长官又调试了几回自己的表情,最后选择了一个被开发到熟透,以至于一颦一笑,每一个动作都带着若有若无勾引人的魅惑意味。明明是清纯的学生模样,却有着一股沦落风尘的世故味道,隐隐的不甘心却又自甘堕落,矛盾又和谐,符合一个常年援交被操的学生男妓的设定……指尖轻抚过嘴角,胜生勇利心里念叨着,戴上手套,拿过一旁刚换下来的服务员装束,打开腕表呼叫自己的同伴。

 

“A组,B组任务完毕后回部里待命,C组继续监控,D组继续清理对面所有适合狙击的点。先不用着急审讯,一切等回去再谈……”

 

胜生勇利耐心听着其他人的行动报告,简单明了地下达命令。听到对方小心翼翼地询问着长官你那边如何,是否需要增派调递人手,他沉吟一声,没有直接回答。

 

胜生勇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毫无阻碍地走到卧室。啪嗒一声,摁亮房间里的灯,站在宛如白昼的灯光中,他冷漠地看向被钉在地板上的男人。

 

男人虽伤的很重但意识尚存,虚弱地歪在地上,疼痛如猛兽利齿将他压在嘴里翻来覆去地咬噬,灯亮的突如其来,在强光刺激中,他费劲地睁开眼,看见逆光站在他面前的年轻人。所有的光聚集在黑发青年身后,平淡无奇的脸隐在黑暗中,让人看的不真切,只有那双眸子亮的惊人。他在那双眼里看见了漠然与平静,男人的瞳孔猛地缩到针尖般大小,这个人带给他的疼痛还在四肢五脏中肆虐,伤口渗出的血染湿了他的衣服,身体在不受控制地发抖瑟缩着。

 

这个人是恶魔。

 

就在十几分钟前,这个人冒充服务生敲开他的门后,用着老实厚道人的笑容问他是否需要服务。学生酒店似乎总有很多这样提供特殊服务的人呢,他皱着眉挥了挥手拒绝掉,刚想关门,不料对方突然暴起,毫无预警地将手中的毛巾甩向他的脸。视线受阻,男人惊愕之余以最快的速度抽出腰间的枪,却不料对方一脚踢翻了他的枪,手背传来的疼痛感让他不禁怀疑自己的手骨是不是裂了。

 

接下来一切不受控制,对方又狠又快,手指沾上他肩膀的一瞬间,整条胳膊都被卸了下来。狭小的空间里根本拉不开距离,没时间去体味疼痛,下一秒,他天旋地转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完全被压制,毫无反抗的机会。

 

甚至连痛呼都来不及,头抵着冰凉的地板,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直起身,手一划,轻松地接住下落的枪。心脏扑通扑通加速跳动,男人慌乱间还想挣扎,却逃不出对方的手掌心。年轻人紧抿着嘴角,平静又漠然地瞥了他一眼,抬脚。接着,太阳穴受到重击,他脑仁里猛地嗡了一声,眼前一黑,便一点意识都没有了。

 

等再次醒来,就发现自己四肢都被废掉,胳膊软趴趴地被卸了关节,还用水果刀穿过手背骨缝钉在地板上,大腿已经失去了知觉,他猜他的腿骨应该被子弹击碎。无法喊叫出声,是因为他的下巴也被卸掉。

 

多么可怕,多么让人绝望,这是他所经历的所有伤中最难以忍受的一次,不仅仅是疼痛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恐惧和压迫。

 

对方不会杀了自己,但也绝不会放了自己。

 

不见杀气,又出手狠辣,年纪轻轻实力如此深不可测,这到底是哪一家的杀手,话说又为什么要找到他头上,难道是也是为那个人,黑吃黑?

 

“E组,目标酒店37层A-0031房间,已经解决,来收拾干净。”

 

胜生勇利总算是大发慈悲地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下达命令完毕后关掉腕表通讯。整理一下袖口,他扬手把侍应服扔到男人身上,盖住了男人被用水果刀穿过的右手。忽然,他对他轻轻一笑,笑的温暖又干净,相貌平平的脸忽然跳跃起明媚又活泼的颜色,就像那些外面街上盛装打扮准备参加毕业典礼的学生。

 

男人更害怕了。

 

他看着黑发青年慢条斯理地半蹲下身,掏出一支钢笔,点上他的眉心,“先生,您很幸运,我接到的任务是将各方暗杀某位珠宝学家的暗杀者活捉,所以请放心,您会一直平安地活到任务结束。好好睡一觉,我们再回头再聊。”

 

眉心忽然一痛,男人眼前又是一黑,晕了过去。

 

胜生勇利收起钢笔,起身,离开。安静地关上门,向目标房间走去。

 

昨日他忽然接到了临时任务,要去保护一位前来参加母校二百七十年校庆的珠宝学者。不仅是一位年轻的学者,他同时也是一名商人,180CM银发碧眼的帅哥,嗜好穿着粉红色的西服,胸前经常佩戴一朵浅蓝色的托克劳花。他下榻的酒店是这座圆形建筑的47层,据胜生勇利掌握的情报网运算,至少有六个势力要弄死这位“珠宝学者”。

 

珠宝学者,胜生勇利抿嘴轻嗤一声,根据情报网分析,他估计就是那位跑到他们这颗学园都市星的某某少将。毕竟是战时,即使是半休战状态,少将级的军官依旧多如牛毛。胜生勇利筛选时还是取巧看了航运局的资料,才想到这位颜值极佳的少将身上。

 

容貌俊美,强悍骄傲,却有些自大,据说忘性也大极了,让央首爱在心头却又头疼甚极,而且,貌似喜欢男性?戴上眼镜,胜生勇利摁下电梯旁侧的摁钮,酒红色的眼睛里倒映着不停跳动的红色数字。

 

毫无生机的机械数字好似知道这个年轻男人的心思,很不厚道地笑了,叮的一声,电梯张开了门,电梯厢里冰冷的光折在他的镜片上,“倒真是适合‘我’。”

 

 

“叮咚——”

 

门口来访铃声响起,靠门的两个保镖互相看了彼此一眼,点了点头。较壮的那位上前,摸着枪谨慎地打开影像,看到倚靠在门口的黑发少年。十几来岁的模样,端着杯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看酒液品相应该是低劣酒。但是人倒是个高级货,壮汉保镖看见少年手指上转着圈的领结,看到了微张领口里少年精致白皙的锁骨,也看到了少年抿着杯口轻啜的红唇,以及粉面薄红的魅惑风流模样。

 

看他那个样,腰够软,屁股也够翘,又小又瘦,在床上一定哭叫的厉害。壮汉保镖啧啧着心想,估计又是屋里那位好色的学者叫来的,瞧那个头脚虚浮的,还在哗啦哗啦地洗澡呢,真是会享受。

 

他眼里闪过鄙夷,走回原位,示意旁边傻愣站着的同伴上前开门。

 

同伴去开了门,迎面扑来一股浓郁的芙洛拉香气,他看见黑发少年噙着勾引人的浅笑,酒杯杯口微微向他倾斜。这个年轻保镖立刻红了脸,墨镜下的脸似乎有些不自然,无措地点了点头。

 

少年轻佻地伸出手,准确点上年轻保镖的胸口,感受到年轻保镖的不自然,少年满意地笑了,舌尖轻轻舔过唇峰,送给年轻保镖一个极具暗示意味的wink:

 

“亲爱的先生,您的甜点到了。”

 

 

TBC

 

恭喜深深预售大麦!!!!

我的蛇精病更新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