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咸鱼迎来了桃花期-07

校园PARO,俩高中生(高二),文手X画手,合住,纯日常,友人→恋人,性别意识不强世界。

章节:01  02  03  04  05  06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和胭  @火火_九本   @月因



[007]勇利君,仔细想想你画的少女心产物

 

 

尤里·普利赛提放学回家,刚走进他家的那条街道,忽然闻到一股很呛的糊味,抬头眯眼一瞅,自家厨房所对的窗口黑烟滚滚。心里一咯噔,woc这是着火了还是我爸下厨房了,吓得炸毛的尤里奥扯着书包往家里冲,忙慌慌地拍开家门,入眼看到一双陌生但风格极其熟悉的鞋子,呼喊着妈妈你还好吗的话直接卡在嗓子眼里。

 

瞬间想通了前因后果,尤里奥喘匀了气儿,转身去厨房,意料之中,他看到了那头惹眼的银发。

 

今早还干净整洁的厨房已经被毁得不成模样,抽烟机旁的白色瓷砖被烟烤得黑黢黢的,貌似已经报废的锅躺在洗碗池里,柜台白盘里摆着一看就会吃死人的焦黑色不明物体。妈妈正在开窗通风,妄想把弥漫在家里的黑色气体散掉,而他的堂哥维克托穿着丑不拉几的小碎花围裙,双手油乎乎的,抓着抹布,笑嘻嘻地跟他妈在说些什么。

 

果然这个厨房终结者干的好事。

 

能把下厨弄成伪火灾现场的只有他爸和他堂哥维克托!

 

尤里奥黑着脸使劲敲了敲厨房门,厨房里的两个人齐齐回头看他。这真是亲姑侄,两人都是银发,眼眸生得又很像,一个一双水汪汪的碧绿,另一个则是一抹晴空的湛蓝,且都含着明媚的笑意。他们齐声喊着尤里奥欧盖里,仿佛沐浴在亮闪闪的小星星滤镜中,姑侄俩露出了一模一样甜甜的笑容。

 

真的是一模一样。

 

生无可恋脸,尤里奥心塞地别开头。

 

每一次堂哥和妈妈站在一块,他都打心眼儿里觉得,这俩人才是母子吧!!!

 

“尤里今天回来的好早哦,又逃了部活吗,你们的黑面社长会打你屁屁哦w”维克托拿起抹布,一边投水一边说,尤里奥轻哼了一声,非常不屑,“挚友才不会做那种幼稚的事,而且我并没有逃过几次部活。”

 

“诶呦,上回穿着裙子想逃跑,结果被拖着回去参加部活的那位金发爱丽丝小姐是谁来着。”维克托擦着污垢,盯着尤里奥笑,“尤里哟,国中部就在我们隔壁,尤其我们班还在顶楼,有些风景看的真是一清二楚呢。”

 

看着妈妈在维克托身后捂嘴偷笑,尤里奥又难以为情又想打人,最后咬牙切齿地做出恶狠狠的表情,“别扯到我身上,喂,维克托,你怎么突然又想起炸厨房了?还专门跑来炸我家的!”

 

“姑姑的厨艺超棒的,我想学嘛…”维克托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其实,我也是有天赋的。”

 

尤里奥瞥了一眼盘子里的焦黑色不明物体,选择冷漠地科科一声,如果这也能算是天赋,那你真是好厉害哦。他姑姑却在维克托身上发现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这位美丽又聪明的俄罗斯女性眨了眨眼,直接问他,“维恰,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一下子被亲爱的姑姑戳破心思,维克托这张老脸顿时有点不自然,下意识想解释两句掩盖过去,但又想干嘛要掩盖这些,便大大方方地点了头,表情略带了点儿羞涩。这娇羞的意味吓得尤里奥又炸了毛,他姑姑倒是很开心地笑弯了眼睛,一副诶呀你终于有销路的欣慰模样。

 

尤里奥定了两三秒的神,难以置信地拔高声音,“天呐,谁那么可怜,你居然要去祸害别人了,你想要拿这个毒死你喜欢的人吗?”说着,指了指盘子里的毁灭性杀伤武器。

 

“所以我在努力啦。”维克托讪笑着摸了摸鼻子。

 

“维恰,虽然会做饭这个设定非常惹另一半喜欢,但姑姑劝你还是选择其他方式吧。”他姑姑一脸真诚,双手合十,“你这样的厨艺,颜值再高也会被拒绝的,暂时不要暴露这个缺点啦。”话刚说完,自己的侄子俊俏的小脸苦巴巴起来,非常受伤地看着她,她又有点不忍,“你喜欢的那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怎么非得纠结厨艺不可呢,明明让他感到浪漫的方式不止一种啊。”

 

“是男生。”维克托回答说,不安地摸了下手指,继续擦瓷砖,“下班后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是他对以后另一半的期待,他很厉害,性格好,画技好,厨艺好,家务也是一流,干什么事都是尽心尽力,对喜欢的事和人充满了热情和耐心,那种热情是我非常羡慕甚至有些嫉妒的热情——”

 

“听上去,是位非常优秀的男生呢。”


维克托笑着赞同姑姑的话,“是的,他非常优秀。”


“但那位好可怜哦。”尤里奥从冰箱里拿了一杯果汁,咕咚喝了一口,很不客气地嘲笑着他堂哥,“以后忙了一天下班后,家里等待着他的只有热腾腾的外卖。”

 

“在那之前,维恰,会使用微波炉吗?”尤里奥的话提醒了她,姑姑忧心忡忡地问道。

 

维克托:……

 

再玩这个梗我哭给你们看。

 

 

“啊,欢迎回来。”

 

在城市另一边的姑姑家有些远,维克托回到家时已经八点多了。他打开门时,勇利刚好做完饭,听到门口声响,拎着菜刀探出一个头,招呼着维克托去洗手。

 

今晚晚饭是超浓汤拉面。

 

汤底是勇利回家后熬了三个小时的骨汤,后面大半小时里加了海鲜、笋干和昆布,收了鲜味。去面点铺买了维克托最喜欢吃的粗股拉面,煮得不软不硬,炒一遍凉水,撒进汤汁里,鲜香四溢,筋道弹牙。切成片的鱼板、叉烧、火腿整齐地排列占据了碗面的一半,另一半则铺上葱花与新鲜的蔬菜。再取一枚煮得刚好的溏心蛋,一切为二——

 

“锵锵锵!!!隆重为你介绍,这是我家乡最好吃的拉面,长谷津超美味拉面!”

 

勇利骄傲地捧着一大碗拉面放到维克托桌前,刚才要求勇利给他讲晚饭是怎么做的维克托默默地抹了把辛酸泪。看起来超好吃的面果然超级难做,这种难度的他要怎样才能做出来…吸溜,wow!超级好吃!!!

 

好吃两字在味蕾上炸开,一如既往的美味,同居人一如既往的温柔,能在晚上享用到这样的美味,他真是太幸福了!顾不上自己的小算盘,银发少年挥舞着筷子,吸溜着欢快吃着拉面,大快朵颐的模样让勇利很有满足感。

 

他吃饭时总带着一种幸福的味道,光看着维克托吃饭就很有食欲呢。

 

“啊,对了,维克托,中村老师的便当盒?”

 

“洗好后我送到他办公室了。”维克托咬着叉烧,歪头,“放心,我刷了好几遍呢。”

 

勇利踌躇了下,“那,中村老师有说什么吗?”

 

“他看上去很不想搭理我的样子,一直在那里板着脸批改着作业。”维克托又喝了一口汤,鲜香四溢,他满足地砸了砸嘴,“不过走的时候他问我好吃吗。”

 

“你怎么回答的呢?”勇利来了兴趣。

 

维克托笑,中村问这问题时显然把他当做了贪吃的路人甲,幸好他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维克托瞬间化身为影帝,怀着满腔恶意地有意误导,描述了几句他和勇利相处的动人场景,轻轻松松地就把对方的警惕性挑起,顺利从路人甲升级到情敌。

 

“我说,特别好吃,谢谢中村老师的款待。”

 

这句的确是原话,只不过说的语气可不是像在勇利面前那般恭顺和气,卡在不上不下位置至今不敢大声表白的维克托充分运用了语言的魅力,他那一字一词都浸满了挑衅的意味,非常幼稚但很让火大的挑衅。

 

“中村老师做得有比我好吃吗?”

 

勇利关注的点还在另一方面上。

 

“当然没有。”维克托抱着碗坚定地摇了摇头,“勇利的料理才是最好吃的,对了勇利…”他看着勇利清秀耐看的眉眼,心头一热,眼神忽然漂浮不定起来,“以后,一起吃午饭怎么样?”

 

克里斯说要进一步的,变本加厉地融入到勇利的生活中呢。

 

“好呀。”

 

勇利点了点头,有些奇怪地仔细瞅了维克托一眼。心里犯嘀咕,他也搞不懂,总觉得维克托今天哪里不太对似的,这股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样,在哪里呢?

 

 

TBC

 

 拖延症到深夜才开始写,我一副药丸的节奏,日更变周更…原本应该有一些中村的剧情但是好困啊,明天再说吧……


还有,好饿啊。想吃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