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咸鱼迎来了桃花期-08

校园PARO,俩高中生(高二),文手X画手,合住,纯日常,友人→恋人,性别意识不强世界。

章节:01  02  03  04  05  06  07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和胭  @火火_九本   @月因



[008]老维你发现了没?

 

 

今天桌里又被塞了一份超豪华爱心便当,勇利叹了口气,拎起超豪华便当刚想去找维克托,就看见维克托拿着同款便当刷地打开他们班级的门。湛蓝色的眸子紧紧盯着勇利手里的便当,这个俄罗斯少年苦着脸又很不甘心地咬了咬牙,“果然,中村居然做了两份。”说着,他懊恼地垂下了头,“牙白,即使是我两人份也吃不下啊。”

 

好友的烦恼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莫名的,勇利心里那点烦郁骤然消散。

 

黑发少年抿起一个浅浅的笑,拎着便当走到维克托面前,耸了耸肩:

 

“谢谢维克托为我烦恼,盛情难却,却之不恭,中村老师既然这么想让我吃,那我就吃呗。维克托,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下午还有课要上呢。”

 

“勇利,你真的决定要吃了吗?”维克托着急地抬头,要是勇利也被这份美味征服了怎么办,他现在还处于炸厨房阶段呢。勇利猜不到他那些小心思,以为维克托是认为他要接受中村老师,连忙摇手,“放心,我此生最爱Ver。不过中村老师给你和我都做了便当,那我们的便当的含义应该是一致的,义理?”

 

“义理,勇利你是认真的吗?这又不是巧克力,哪有老师会给自己的学生做便当啊,一般做便当都是怀着不轨的心思吧,那种…啊,吃了我的便当就是我的人了,或是好吃吗,你愿意吃一辈子我做的便当吗?”

 

维克托插着兜与勇利并排穿过走廊,表情丰富地吐槽着,口气也在认真地模拟出某种场景,听得勇利哈哈哈哈哈乐了起来。

 

“维克托你太紧张了,中村老师总不能看上我们两个人吧。”

 

“一个手机里有着N张你的偷拍的男人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一个手里有着N张勇利的偷拍的男人撇了撇嘴,后面半句话他实在没好意思说出来,中村给他便当的意思只有一个:堵住情敌的嘴。他都能想象得到中村做这便当时,冷酷的脸上划过一丝得意的笑,小样,还敢挑衅我,你再能吃也吃不了两人份吧。

 

维克托悲伤地抹了把眼泪,这种奶奶觉得你饿了级别的分量,他还真的吃不下。

 

两人在林荫道找了一处空置的长椅,拆开餐布,打开便当盒后,维克托听到了勇利惊奇的“哇——”。真是意料之中的反应,他捻起一块寿司,丢到嘴里。虽然不想承认,但真的是好吃到暴风哭泣啊。维克托心情复杂地大口吃情敌的便当,吃着吃着想起自己昨天做的那一团被堂弟嫌弃的料理,乐观心大如维克托也忍不住生出点青春的小忧愁。

 

而一旁的勇利瞅着维克托吃下中村爱心便当后眼角湿润起来,心里的危机感骤然UP。

 

难道真的比自己做得要好吃吗?

 

关注点仍在另一条线上的胜生勇利犹疑地想着,麻利抽出筷包里的筷子,夹起他最爱吃的章鱼香肠,吧唧吧唧吧唧。又吃了一块他最讨厌的胡萝卜,还有平日里很少碰的西兰花,吧唧吧唧吧唧。

 

…好吃!

 

每一种食材都经历了不同的制作,即使放了这么久依然口感良好,蔬菜和肉类完美搭配,油炸食品也把油沥得干净,香酥软脆拿捏得非常到位。平日里总会头疼该怎么处理好的蔬菜有滋有味,讨厌的甜味与涩感被剔除得很干净……这已经是超出家庭料理的水平吧。

 

勇利心情也复杂起来,他从小最喜欢做的两件事就是画画与料理。原以为经历过身为高级厨师的母亲的指导,在家里帮忙了几年,他的厨艺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现如今一比,他真是差了很远呢。

 

心里敬佩着的同时也隐隐不甘着。

 

他最讨厌输了,尤其是在自己的特长领域。

 

“维克托,下午放学我要去趟书店,可能会晚一点回家。”

 

“那就一起去吧,正好我们好久没一起逛逛了。”

 

维克托以为勇利去书店是为了买带着不同特典的杂志,结果勇利眼也不斜地径直越过杂志区。原来不是要买杂志啊,维克托又想着勇利可能想买新刊了,他前几天查看社团信息,又有几位勇利喜欢的太太要出本了,他看着封面也很喜欢呢,然而勇利依旧目不斜视地越过耽美新刊区。

 

诶?又不是?

 

他很茫然,难道这家书店也开始卖Ver的特典了?

 

猜了一路,最后勇利在家庭料理区停下。

 

维克托惊讶地眨了眨眼,而勇利扶了扶眼镜在电子显示屏的指南前找了半天,带着维克托绕了几个书架后,精准地抽出一本料理秘籍,认真阅读起来。他们停在一群家庭主妇和老婆婆中,周围都是在认真思考阅读的女人们,头一次感受这样的氛围,维克托有些不自在地四下瞅了瞅,凑近勇利轻声说,“勇利,你要买菜谱?”

 

“对的,我觉得维克托也应该多吃一些蔬菜了。”

 

勇利点了点头,手指快速地在书页间穿梭着,他拿的正是一本素菜料理。维克托一听头都大了,以前勇利顺着他惯着他,蔬菜只有晚上的沙拉,挑的还都是他喜欢吃的生菜黄瓜和小西红柿,怎么突然改性子了!

 

“噫,香菇、芹菜、油菜、娃娃菜、豆芽、西兰花都拒绝!”

 

维克托黏在勇利旁边,坚定地捍卫着他绝不吃蔬菜的权利,勇利闻言只是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还有青椒、萝卜、香菜、茴香、茄子,我会帮助维克托拜托挑食的坏毛病,让维克托有着健康的饮食搭配的。这回居然是认真的,一想到那些他讨厌的食物,维克托嘤嘤嘤地假哭起来,他就爱吃肉。

 

还没哭唧唧两声,勇利垂眸翻着菜谱,忽然又来了一句。

 

“中村老师做的西兰花,我看维克托你很喜欢吃啊,还多吃了好几口呢。”

 

勇利的语气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一脸平静地说出了让维克托心尖猛地一颤的话。他低着头,所以没看见银发少年瞬间被点亮的双眼,还有嘴角抑制不住的弧度。维克托眼里流动着璀璨的光,仿若盛夏晴空的颜色剔透着,他抿紧唇角使劲压了压自己的雀跃,也假装平静地说,“啊啦,勇利难道是因为中村的料理太好吃了,想要做出比他更好吃的?”

 

黑发少年抬头,“对啊”,他回答的一脸坦然。

 

眨了眨眼,勇利看着维克托开心地扭动了下,随手抽下另外一本书,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维克托先是高兴了两秒,随即丧心病狂地在心里对中村幸灾乐祸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村老师,万万没想到吧,勇利没被你的厨艺折服,反倒被激发出斗志了。

 

这种向喜欢的人示好却被喜欢的人当做对手的感觉,好酸爽啊XD。

 

而且,勇利做出的努力,是为了我。

 

“为,了,我。”

 

维克托噙着欢欣雀跃的笑容,站在勇利身旁无声地开口,念出这几个字,心里甜滋滋的。瞅着勇利的侧颜,也抽出一本他根本看不懂的料理秘籍,两个少年并肩而立,各自安静地翻看着。

 

不远处的家庭主妇A扯了扯好友,略带促狭地指了指维克托俩人。黑发少年温和恬静,垂眸认真翻阅,心思都放在手里的菜谱上。银发的那位手里虽拿着书,眼睛却从未离开对方,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注视着身边少年的神情有多么专注,又多么温柔,像含了糖的蜜,流的是令人愉快的甜蜜滋味儿。

 

好友往那边看去,随即会心一笑,掩嘴轻笑道:“那一对小情侣真好呢。”

 

少年时代无关一切的喜欢,纯粹简单的让人光看着都觉得很美好很幸福。

 

 

从书店里出来天快黑了,途径一家两个人都很喜欢的小吃店,做了今天就在外面吃饭的决定,两个人撩帘进了店。老板热情地招呼他们,勇利就要了一份拉面,为了应召勇利的蔬菜大计,维克托除了铁板烧还点了一份炸芦笋串。

 

因为做的位置是在炸锅附近,随意一瞥就能看见老板的动作。洗干净的芦笋裹上鸡蛋面衣,放入热油中滋啦一声,香味儿冒了出来。维克托心想吃些蔬菜也没什么不好的,只是有点可惜,吃油炸食品时非常适合配上一杯冰啤酒,尤其最近的天气越来越热了,然而日本这个国家不允许未成年人喝酒,明明我是个俄罗斯人啊。

 

最后维克托的杯子被勇利添上了酸梅汤。

 

“维克托眼里写满了想要喝酒这几个字呢。”勇利吸溜着拉面。

 

沾着盐啃了一口炸芦笋串的维克托,“油炸食品和啤酒最配了。”

 

“酸梅汤也很解油腻啊,维克托再熬半年就成年了,在那之前就好好忍耐吧。”勇利继续吸溜着拉面。

 

“是是是…唔,话说回来,勇利你好像很喜欢拉面呢,每次出来吃饭都会点拉面呢。”

 

“炸猪排盖饭和拉面是我最喜欢的食物,只要吃到就会心情愉快呢。”勇利吸溜着拉面,腮帮子鼓鼓的,维克托了然地点了点头,安静地啃了一会儿炸芦笋串,自言自语道,“这根本不简单啊,两样都好难怎么破。”

 

 

那天从姑姑家回来前,姑姑语重心长地同他交代了一些话。

 

——如果真的想要为那孩子做一份让他喜欢的料理,维恰先不要着急进厨房,反正你进了也只是炸厨房。不妨先去了解了解对方的喜好和口味,从最简单的开始做起。重要的不是厨艺,而是心意。

 

——当然,能把人吃倒下的厨艺是传达不了心意的。维恰果然还是另辟蹊径吧哈哈哈哈哈。

 

姑姑真是越来越毒舌呢,说的话又刁钻又在理,让人无法反驳。叹了口气,维克托啃着炸芦笋串咔嚓咔嚓,心里盘算起去找一家他能学好做拉面的烹饪课教室的事。

 

 

TBC

 

啊,又是深夜饿我系列,本话【炸芦笋串】参考自泡面美食番《和歌子酒》第十话,这种大半夜被屡次暴击的感觉……想吃泡面

 

8话标题还能改成这样:震惊!俄罗斯少年深陷同居情网,而他的同居人冷漠地不为所动,这一切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啊我在说些什么,大半夜意识不清了,希望我明天早上不要羞耻地删掉这个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