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五岁尤里来我家之挚友

这一篇是给本本的G, @火火_九本  啊,好久之前的呢(笑),是五岁尤里系列的衍生篇,希望大家喜欢XDDD



《五岁尤里来我家》之挚友

 

最近维克托有些苦恼,尤里这孩子在半年前来他家后,和勇利的关系越来越好。看见勇利就会露出别扭又可爱的笑容,被摸了头会害羞地红了耳朵,别扭地哼唧一声,然后抱住勇利的大腿,喜欢小孩子的勇利总是亲昵地亲一亲他的额头。总之,其乐融融,亲子氛围浓郁。原本他是乐见其成的,经常炸毛与口是心非的小猫咪能乖顺地趴在情人的怀里,任其抚摸搔弄下颚的软毛的画面,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赏心悦目的。

 

如果他和勇利也有孩子,大概也会是这样的画面吧。

 

可那也只是个比喻啊。尤里这小家伙最近变本加厉地蹭勇利的豆腐吃,没事儿就往勇利身上黏糊,要不是他拦着,以尤里盯着勇利那个眼神来看,维克托一点都不意外尤里会真的爬进勇利怀里……如今的小孩都已经这么早熟了吗?

 

日防夜防,居然还是跳出一个小情敌。

 

危机感UP的维克托像个护食的大猫样,紧张兮兮地圈住勇利。

 

勇利好笑又无奈地给维克托顺毛,你都老大不小了,还跟小孩子吃醋,嗯?这话的尾音被拉长,拉出一股愉悦的味道。维克托去看自己的情人。亚洲人的面容清秀温和,这个一眼看上去像个老实人的人眼里含着逗趣与骄傲,酒红色泛泛生波,那是维克托爱极了的颜色。

 

心里那道棱被削平,银发男人噗嗤一声,开怀大笑,一把揽住他的勇利。

 

勇利说他像个小孩子,也不是没有道理呢。

 

不过,该解决的问题还是得解决,尤里最近这么粘人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维克托和雅科夫了解了下情况后,马上就明白了是源于何。

 

小孩性格硬,脾气坏,又别扭爱炸毛,骄傲心强极了,又天赋极佳,在圣彼得堡的训练中心里,和他一般大的小孩少的可怜,年纪比他大一些的,或多或少都抱着那么一点微妙的心思——所以,这只可怜的小猫被孤立了。

 

小孩子之间的竞争和喜好总是那么直接而伤人,尤里即使脾气再坏,嘴上再犟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其实内心里还是在渴望吧。

 

温和又同他亲昵地勇利就成为了添补尤里那份渴望的人…这可不妙啊,小孩子心性都不定,再过几年这份渴望要是变质了怎么办。一瞬间脑补了很多桥段,小心眼起来的维克托摸着下巴,危机感再度UP。

 

然而,轻皱着眉思考着该怎么办的他,完全没意识到尤里对他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

 

 

回去和勇利总结了一下尤里找不到朋友的原因,不外乎两点:死傲娇,放不开。

 

不到十岁的一群小屁孩,傲娇这种萌点要是能get到才叫有问题,性格想要一朝一夕发生改变也是强人所难,所以只能在“放不开”这点下功夫。维克托敲定方向后,就去向雅科夫要来了尤里,夹在腋下带回了家。

 

尤里心里其实是很茫然的,平常他就同那个发际线即将不保的中年大叔关系恶劣。对方不逗逗他就浑身发痒,见了面跟逗猫似地揉乱他的头发,矮子矮子念在嘴里真是让人火大,可今天不一样。维克托一句不好听的都没说,出门试图把他抱在怀里,揉他头发的力道也很温柔,开车的时候还对他露出了很恶心的笑容,开到一半死活要给他买零食……尤里惊恐地趴在车窗上去找太阳,难道今天是打西边出来的?

 

到了维克托家,勇利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维克托要帮他洗手,尤里惊恐地夺门而逃,反锁上洗手间的门,战战兢兢地洗了好多遍才敢打开门,在维克托笑眯眯的注视中磨蹭到桌旁。拒绝了勇利抱他上椅子的好意,尤里扒拉着椅子往上一跳,爬了上去,等坐稳定睛一看,桌子上摆的都是他爱吃的。

 

即使不懂“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尤里也靠着他天生的警惕性,察觉到问题在哪里——“勇利,秃子,你们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维克托那边wow~amazing,尤里好聪明啊,勇利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尤里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维克托wow完了,夹了一筷子菜过来,张口就问了这么一句。勇利噎了一下,维克托你在问什么鬼问题。尤里看着碗里那块炸猪排,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

 

“诶~~为什么呢?”维克托继续问。

 

尤里的表情很生动,浓浓的嫌弃,“女孩子连摔倒都要哭,烦死了。”

 

“那尤里摔倒不会哭吗?”维克托挑眉。

 

“怎么会哭啊,男孩子可是战士,俄罗斯民族的战士是不会哭的。”尤里猛地抬头,摁着桌沿,严肃着小脸认真反驳道,逗的勇利忍俊不禁,他以手掩去嘴角扬起的弧度,直接泄了维克托的底,“但我旁边这位伟大的战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先生哭起来像美人鱼一样呢,眼泪像珍珠。”

 

尤里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维克托则笑吟吟地凑近勇利,手不安分地摸了一把勇利的腰。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啦,勇利,害我吓到哭的,是哪位来着?”

 

勇利被摸地激灵着抖了一下,干笑着支吾了两句,心里却惨叫起来,完了完了今晚没法睡好觉了。尤里笑过了,刚才那点不安和惊恐跟着忘到了脑后,拿起勺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那,尤里有特别特别喜欢的人吗?”维克托拐回正题。

 

大口吃着饭的尤里毫不犹豫地点头,清脆的声音开心极了,“爷爷!”

 

“唔,除了家人外呢,比如你来到圣彼得堡后认识的。”维克托继续引导。

 

“…yu…yuuri。”小家伙不好意思了,耳廓粉红粉红的,半天才哼唧出勇利的名字。勇利一听,高兴地双眼弯弯,看着尤里的眼里满是喜爱。维克托瞧着他,跟着扬了扬嘴角,“勇利是你的挚友吗?”

 

“挚友是?”尤里有些困惑地问道。

 

“Bosom friend。”维克托详细而认真地为他解释道,“一个人呢,从你这么大到雅科夫那么老,会认识很多很多人,你们交谈,你们一起玩,这就可以笼统地称为朋友,挚友,就是朋友中最棒最好的,你最信任喜欢的人。他会像你的亲人,比如你的爷爷那样,用心照顾你,关心你,毫无顾忌地为你着想。你好的时候会为你开心,你不好的时候会安慰你,说不定他比你还要更难过。而你,在挚友面前会毫无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大笑就可以大笑。”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尤里仰着头,微张着小口,似乎在努力理解消化维克托的话。

 

“是不是很棒?”维克托弯着桃心嘴问。

 

小家伙用力地点头,“很棒!勇利是我的挚友!”

 

“可是呢,勇利是我的情人呢,他没办法一直待在你身边,而且你们差了19岁,整整19岁喔,有时候他也没办法及时帮助到你。”

 

维克托轻揽住勇利的肩膀,眼里写满了他是我的我的没错就是我的,面上却很感伤地说道,感情充沛的让尤里一下子坐立不安。被揽住的勇利看着维克托的演技,干笑。

 

维克托,事到如今你还在跟小孩子吃醋吗?

 

“勇利是不想跟我做挚友了吗?”尤里紧张地看着勇利,祖母绿的眸子湿润润的,他急的都快哭了。勇利心里罪恶感成倍增长,连忙摆手安抚他,“只要尤里愿意,我会成为你一辈子的挚友,但,维克托的意思是,你的身边除了我们可以有其他人,你不应该是独自一个人。尤里有着耀眼的天赋和才华,美丽的像真正的精灵,只要真正地走到你身旁,就能感受到独属于你的美好与温柔。”

 

勇利说话时,嘴角噙着浅浅的微笑,他的眉眼柔和和煦,餐桌上方的花藤吊灯投射下暖光,那些橙色的光钻进他的眸里,流光婉转,折出了醉人的光晕。而小小的尤里沐浴在光晕中,勇利的注视抚平了他的不安和紧张,最后又说了什么他记得不太清楚了,只有这一幕他刻在心里很多很多年。

 

多年后,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哈萨克斯坦的少年对他伸出了手,并说道:

 

“你想和我成为朋友么?还是不想?”

 

那一瞬,福灵心至。

 

他明白了五岁那年,勇利对他说的那些话的含义。

 

——你值得更好的。

 

 

最后,两位少年双手交握,尤里露出了从心发出来的笑容。

耀眼,又那么美丽。

 

 

FIN



本本好可爱哦XDD期待她的四月新刊!!!!


就这样,我成功地再次混更,感谢以前勤奋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