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咸鱼迎来了桃花期-12

校园PARO,俩高中生(高二),文手X画手,合住,纯日常,友人→恋人,性别意识不强世界。

 章节: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012]勇利心想,我此刻就要化身爱神之箭,biu——

 

 

维克托喜欢中村老师。

 

这个想法宛如一道闪电,又好似一抹流星,嘁哩喀喳又亮着八百万伏高光地划过勇利脑海,霎时万里长空尽是虚白,吓得一向心理素质过硬的少年差点没站稳,一把扒住好友披集的胳膊,往门后一拉,背身藏了起来。

 

这完全是本能反应。

 

仔细想想,维克托喜欢中村老师的可能性不小。

 

时间推回他发现中村老师语出惊人死不休的那天,他自己慌慌张张地跑回家向维克托倾诉,维克托那时的第一反应是惊愕,虽然维克托之后开解安慰自己,但敏感的勇利察觉到对方身上淡淡的不爽,甚至还有点气?做饭时维克托破天荒没有躺在床上咸鱼肝yys,杵在厨房门口,若有所思地盯他盯到开桌吃饭。

 

勇利滑下一滴冷汗。

 

第二天中村老师送自己的超豪华三层便当,维克托瞅见后茫然地诶了一声,又呆愣愣地傻了几秒,毫无预警地强行交换便当,放弃了他平日里最爱吃的炸猪排,说着“我来帮你解决吧”转身跑得无影无踪。之后发邮件问便当盒的事被秒回我来送回去吧,晚上还笑嘻嘻地说做的种类好多,特别好吃,多谢中村老师的款待。

 

勇利又滑下一滴冷汗。

 

以及之后发生的各种小事,维克托总能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中村老师上班上课上厕所的路上,截断一切中村老师接近他的机会。再加上维克托对中村老师时不时的关注,犹记得那次三人碰在一起吃饭,维克托主动坐到中村老师旁边,气场大开,和中村老师言谈甚欢。

 

勇利冷汗哗啦哗啦流,大脑某一根连接“摊上大事儿”的神经绷得死紧。

 

如果维克托真的喜欢中村老师,那他岂不就成了维克托的情敌?

 

躲在门板后的勇利摇摇欲坠,显然已被自己的脑洞征服。天真阳光的男主维是XXX高中的校草,他心里有着一个喜欢的人,那是谁也不知道的秘密。直到有一天,他的友人A带给他一个宛如晴天霹雳的消息。一边是自己喜欢又不想割舍的爱慕之人,一边是自己不想伤害的挚友,骤然陷入两难境地,为了保护在自己心里都很重要的两人,只能隐藏自己的内心,却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想离自己喜欢的人近一点,再近一点,更近一点,这种经典恋爱漫画标配修罗场居然被他,胜生勇利给碰上了。

 

勇利羞愧地捂住脸。

 

而毫不知情的维克托鼻子一痒,忽感一股恶寒。

 

自动脑补出维克托心路历程800P,勇利心疼的不得了。他之前还一直在维克托面前抱怨中村老师给他造成的困扰,这不就是赤果果在维克托面前显摆吗,维克托却一直努力对自己微笑,精神满满地和自己相处,难道维克托一直在强颜欢笑…不行,我得再观察观察,如果有万一呢——咽了咽口水,勇利趴在门口只露出一双眼睛,暗中窥视。

 

仓库里,狠摔了一跤的维克托嘶着倒抽气,揉了揉自己没被中村护到的小腿。但也只是随意揉了揉,立马移开身体,半跪在中村腿间,着急地询问起中村怎么样。刚才中村为了接住他,可是被砸得正准,一米八小伙可不轻,当肉垫的中村说不定会受伤。然而中村扭了扭手腕,神色依旧,语气淡淡地说没事。

 

堕落成咸鱼写手前,维克托可是玩篮球的,经常磕磕碰碰,中村的神色掩饰的好,但他眼尖啊,一眼盯准了中村手腕略微僵硬的动作。一把抓住了中村小臂,中村这条胳膊就不敢动了。心里有了数,银发的俄罗斯少年语气也硬了起来,连声说着给我看一下,还怕中村不肯,手紧抓着袖子不放。中村拗不过他,也就随他去了。

 

维克托老道地掐了掐中村的肩胛骨,中村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意识到自己的紧张,又掩饰着抿了抿唇。这个反应,维克托心里沉了下去,果不其然,最轻也得是扭挫伤。

 

手下的触感并不那么厚重,也没有他平日妄想的那样单薄,维克托心情有些复杂。

 

从梯子踩空掉下来时,他听到了女生的尖叫声,是那种拉长的惊恐与不知所措,他也听到了风声和那可恶的废木啪咔声。掉落的一瞬时间太少,只够来得及他看清中村毫不犹豫地上前,半渡着日光,展开双臂接住他的模样,平日里总觉得寡淡正经的脸在那一秒帅的让人怦然心动。

 

眼前发花,心脏放空了一秒,下一秒疯狂地跳动起来。中村的胳膊护住自己的一瞬间,温暖袭上,这是属于另外一个同性的怀抱。维克托闻到对方身上有点浅的男士香水味,茫然间,脑子里迅速飞过一群相同的弹幕:幸好他代替勇利来了,要不然这好感度不得蹭蹭往上刷。

 

不对,你在想些什么呢。

 

维克托使劲摇了摇头,那点复杂迅速被愧疚和难以为情占据。

 

这些伤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他却替自己挡下了。

 

“谢谢您,中村…老师。”维克托低声说,像所有犯错的孩子一样可怜兮兮地耸拉着头。这居然是那个之前耀武扬威又恶意满满向他挑衅炫耀的斗鸡,第一次送便当时他可是战斗力全开,像个花孔雀样开屏来震慑情敌……果然还是孩子,中村的神色也难得温柔了些,他举起另一边没有受伤的胳膊,想要摸摸维克托的头,顿了顿,最后还是拍了拍维克托的肩,示意他起来。

 

彼此把对方当成自己情敌的两人难得有这样和谐又温馨的场景,自带蜜汁和谐强效控场滤镜,暗中窥视的勇利已经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绝对没有万一,如果这都不算爱。

 

……怎么办,中村老师×维克托这对意外的很好吃啊。

 

维克托优点和缺点他能列出一大堆,各自商议,重点是中村老师。中村老师性格沉稳,正好和维克托互补,能代替雅科夫编辑起到催稿一职,说不定还能治好维克托的咸鱼拖延晚期,最重要的是中村老师厨艺好,保准能填饱饥渴的维克托。这么一比,什么隔壁学校校草,高一学妹校花等云云与维克托的拉郎配都可以退散了。

 

可,我还没有站过rps啊。

 

勇利摇摇欲坠了一秒,想到了某个点:

 

维克托喜欢中村老师,中村老师喜欢我,如果我能让中村老师意识到喜欢我这个死宅没前途,继而回心转意喜欢上维克托,那中村老师与维克托Happy ending,维克托得到幸福,而我也不用担心自己和维克托间的友谊被这个男人破坏。

 

勇利扒着门口,深情地看了一眼维克托。

 

哥们,你的幸福就交给我来守护吧!

 

站在一旁,披集奇怪地看着勇利脸色变了又变,变了再变,此起彼伏风云变幻,最后眼神倏地坚定起来,一切尘埃落地,还露出了熟悉的笑容,就是那种抱着手机舔Ver和YURI时的蜜汁微笑…披集眼皮一跳,嗯?勇利你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露出那样的笑容?

 

勇利并没有给一脸懵逼的披集解释什么,仓库里传来声音,维克托说要陪着中村老师一起去医务室,黑发少年一甩毛巾,转身拉着披集心情愉快地跑走。

 

据他阅历上千恋爱漫画的经验,这种维克托能猛刷中村老师好感的场合,要给他们二人留下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像他这样容易引起争端的修罗场角色就该藏起来就藏起来,绝不碍事。

 

被拉走的披集更懵逼了。

 

诶?

 

诶??

 

诶???

 

“勇利,不是说好要来跟维克托说论坛帖子造谣的事吗?”

 

“可能,并不是造谣呢。”勇利扭回头,满脸你懂得的笑容。

 

披集一看那咸极的表情,眼皮又一跳,虽然不知道勇利你在想什么,但我很确定你想的和我不一样。而且,这根本不是发现了舍友喜欢自己or自己喜欢舍友的反应吧,披集默默在心里给维克托点了颗蜡烛。刚才在仓库前的那几分钟,勇利到底看见了什么,他的大脑皮层到底怎么活跃的,是什么给了他如打了鸡血般的热情。可惜,平日里养成的默契完全探测不出对方想歪的方向,他还真挺好奇的。

 

“那你现在这是知道维克托和谁有一腿了?谁啊谁啊?”披集说。

 

神秘一笑,勇利却是从头到尾没肯再说些什么,嘴巴闭得很紧,披集根本撬不动。郁闷之际,披集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本应该和维克托有一腿的人,在热烈支持维克托和别人有一腿。

 

啊,突然好期待维克托知道这一幕的场景。

 

本校第一搞事小能手披集大佬也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勇利要是也脱团了,他们无坚不摧三棍天团就只剩下他这一个光棍了。不行,临死前也得挣扎挣扎,维克托喜欢勇利这件事,就让勇利自己慢慢察觉去吧。

 

此刻陪着中村老师去医务室的维克托再也压抑不住背后那股滔天的恶寒,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还获得了来自中村几枚关爱的眼神。

 

接下来的几天,维克托由心地觉得,哪里越来越不对劲。

 

准确说,是勇利越来越不对劲了。

 

从运动会结束那天晚上开始,勇利盯着他的眼神变得很欣慰又很感慨,一副在审阅自家种的大白菜的既视感,他甚至在勇利的眼里品出儿子长大了可以嫁了的意味。接着,勇利开始神出鬼没起来,这两天一到中午他去找对方吃午饭,明明刚打了铃声,明明就在自己隔壁班,他以八百米速度冲了过来,却连勇利一个衣角都没能捞到,最后和前来送便当的中村面面相觑。

 

勇利不正常的第一天,维克托没碰上勇利,也就没有吃中村便当的理由,再加上离得近些就能闻到的药味儿,心里很是愧疚的维克托客气地给情敌让了路,自己寂寞地吃了午饭。

 

暗中偷窥的勇利化身世界名画《呐喊》:系!马!达!忘记不给维克托做便当了。

 

勇利不正常的第二天,维克托从家里就没有碰上勇利,勇利像是一大早就出了门,只有早餐,没有往日精心为他料理的便当,也没留下什么讯息。危机感迅速UP的维克托转着房子找了一大圈,找到了自己空荡荡的便当盒,还有叠得很整齐的小熊维尼餐布,不明所以又十分沮丧的维克托一路冲到学校,得到勇利笑语盈盈的回应:啊,中村老师做的很多哦,维克托去吃中村老师的吧。

 

那充满诚挚和鼓励的眼神搞得维克托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只能压下心中淡淡的焦虑,和中村一起共进午餐。

 

之后勇利不正常的第三天,被约到图书馆一起学习的维克托,看到预约的位置上坐着人类精神的建筑师中村老师,维克托大爆手速给勇利发邮件,却被回应维克托好好和中村老师一起学习哦(我已经都知道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嗯??你知道了什么,什么难得的机会,常年霸据全校前几的学霸维克托真是一脸WTF又WFM。

 

而被约来的另一方,中村老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已经被冷落了很久,连晚饭都要依赖上中村老师的维克托提前回家,端坐在家里的小沙发上,严阵以待。

 

他决定要和勇利好好谈谈人生了。

 

 

TBC


 

  维克托指控勇利:你为什么不给我做饭啦,你为什么要冷落我,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向给情敌,为什么我现在和你在的时间都没有和中村老师时间长???

 

  勇利:


(已经修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