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非典型性意外展开(04)

*这里是目录

 

*本文脑洞、大纲梳理等等来自于与我夜聊数夜的明日香 @青石 花咲 ,给明日香比个超大的心心,同时在此特别鸣谢闲闲同志 @沈家御用闲人 

 

*讲的是霸道总裁叶与过气网红皓在重庆山城因巧合一直同行游(chi)玩(he)的故事,美食文,仿佛是重庆的软广……双方陌生人设定,不爱荣耀爱工作叶修预警,有黑点皓皓预警,ooc预警




☆、第四根串串

 

很久以前,网络上流行过一句话:“确定过眼神,遇到了对的人。”刘皓觉得现在可以套用到自己身上,确定过眼神,遇到了中午刚拼桌过的人。两个人陌生人相遇并一起拼桌吃午饭的几率是多少呢?会很小吧。那半夜又在另外一家店相遇并继续拼桌吃夜宵的几率呢?刘皓对着叶修略讶异的目光,主动打了个招呼。

 

“好巧。”

 

……

 

洪崖洞的夜晚从8点开始,10点结束。现实中的夜景比网络图片上的来得更加让人震撼,尤其是像刘皓这样头一次来这里玩,光站在对面马路丫子傻看就有三四分钟。他走到里面再想仔细瞅一瞅却被街面上卖的各种小吃吸引了注意,先买了一份香辣鸡爪,糊得极香极软烂,搭配着辣香,入口即化,刘皓埋头苦吃一口气嗦了两份。

 

把垃圾扔到路边垃圾桶里,刘皓舔舔唇峰,好吃是好吃,就是有点咸,下饭不错。四下寻摸着在哪里买点饮料之类,结果又看到了一家卖酸辣粉的。果然人的本性是吃喝吧,吸完酸辣粉他又杂七杂八吃了不少,他来到重庆后胃口似乎变好了?还是说酸辣开胃,他迟到多年的青春期少年无底洞胃终于现身?刘皓摸着并没有什么饱腹感的胃部,啜了口梅子酒,酒香浓烈中蕴着梅子的酸甜甘美,劲头不高,让人忍不住喝了一口又一口。

 

他现在落脚的酒屋名为一杯酒。装修简单明雅,暖洋洋的灯光打出墙根幽幽的暗角,有舒缓的音乐,歌手的音色实属上品。除了泡酒果酒花酒之类的白酒,还有红酒香槟啤酒,听说这家酒屋的老板还会调酒,听说是以前上海哪个著名酒吧的扛把子调酒师。抱着自己的梅子酒,刘皓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尝试传说中的扛把子调酒大师的作品。

 

周围都是安安静静品酒的人,刘皓很容易被带入到这股气氛中,就着下酒菜慢悠悠地喝到了10点多。差点喝到断片,没想到这酒后劲还挺犟,刘皓晕晕乎乎地付款走人。含着酒屋老板热情相送的醒酒含片,还算有些酒量的刘皓吹了一会儿夜晚的江风,醒了一半的酒。

 

难不成他真变成大胃王了?

 

刘皓摇晃着胃里可以咣当出声的酒水,莫名产生了一股饿意。也不是真的饿,大概只是简单的想吃?啊,这是要胖成200斤的节奏。自失业后就想好好惯着自己的刘皓一脸宠溺地摸着自己的胃,好好好,反正以后也不需要唱歌了,也不用继续费尽心思地保护自己的嗓子,下一站,重庆小面!

 

于是就有了刘皓上面的那段感慨。

 

叶修是真的诧异,这是得有多巧才能在大晚上十点多,离他们相遇的火锅店几条街外的这个小面店又碰到一起。或许缘分真的就是这般奇妙呢,叶修想起自己中午走的实在匆忙,可以说是落荒而逃,回到酒店含了好久的冰块才压下嘴里火烧火燎的味觉。除了非人的辣,火锅没辜负他的期望,而且年轻人到底是给他借了方便,投桃报李一向是叶修的处事原则,更何况是个初印象不错的陌生人。

 

于是又有了两个人面对面吃面的场面。

 

临傍晚,叶修在苏某人倾情推荐的app大众点评上搜索重庆晚饭攻略,有食客推荐外地来旅游的游客去吃一顿重庆小面当夜宵。小面是重庆人和川东人对面条的称呼,狭义的小面是指仅以葱蒜酱醋辣椒调味的面条,而在老重庆的话语体系中,即使加入牛肉炸酱、排骨、大肉等豪华浇头的面条也称作是小面。就比如叶修与刘皓的这两碗小面,浇头就很华丽丰盛。

 

北方人的面讲究面条筋道,汤头鲜浓,一碗热乎乎的面吃下去,面有嚼头汤也鲜美,吃得才会舒服。而重庆人对小面优劣的评价标准在于佐料,可以说佐料是小面传世的灵魂。重庆小面的样式一双手脚数不过来——杂酱面把肉的味道做到了极致,肉沫包裹着每一根面条,面香中带着葱丝的香甜和肉沫的酱香,一口气吃完再闷一口白汤,回味无穷;豌杂面的豌豆煮得耙香软糯,香辣不烈,满嘴豆香;牛肉面使用二十多种香料放置其中,经过小火高温煨炖,汤汁浸透面条,口感劲道又滑爽,牛肉红烧后的醇香和咸辣,上桌前加点香菜,足以称得上色香味俱全;蹄花面是叶修最感兴趣的,大个的蹄花烧得又糯又香,肥而不腻,配着清爽的小面,如果嫌腻,也可以点两三滴醋;泡椒鸡杂面是叶修明天预定要吃的早饭,泡椒鸡杂口感爽脆,酸辣入味,鸡杂的口感加上泡椒、姜丝的酸爽和辛辣,吃到嘴里肯定教人酣畅淋漓。

 

面食爱好者兼没吃过猪蹄下水等人活一世必须要吃的美食的叶修兴致勃勃,除了面条和他以往吃的不太一样,但这也不是问题,南方的面自然做得出南方的劲道滑爽。火锅什么的还是太挑战他的承受能力了,而小面的辣度正好。

 

“叶先生看起来很喜欢吃面呢,是北方人吗?”

 

“嗯,来这边旅游。”叶修点了点头,搭了刘皓的话,“先生贵姓?”

 

“免贵姓刘,刘皓。”

 

尴尬而不失礼貌地聊了两句,一先一后地离开了面馆。

 

这回是刘皓先离开的,叶修结完账后,刚出店门就发现刚才跟他一起拼桌的年轻人正蹲在马路牙子上,联想到刚才在对方身上闻到的酒味儿,扭头回店买了矿泉水和纸巾,递给年轻人。喝完酒又精神头十足地干了一碗面,不是找难受往哪里跑,并不擅长饮酒的叶修想着,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开启了照顾叶秋模式。

 

“谢谢,我酒劲儿又上来了好像,早知道多含一会儿了……”刘皓酡红着双腮,喃喃着颠倒了说几句。顺从地接过叶修递过来的矿泉水和纸巾,一手捏着一个,大脑混沌不清。真是失策,现在都11点多了,他还在几条街外,醉成这样他爬着回去吗?听到旁边轻拍着自己后背的热心大哥问你喝了多少喝成这样,刘皓也很疑惑,晕晕乎乎地说:“我9点去了一家酒屋,他们家梅子酒很好喝哒,酸酸甜甜的,酒味儿还足,就从9点喝到了10点,大概喝了3瓶,很小的那种瓶。”说着还比了比酒瓶的大小,他喝的根本不多嘛。喝完还走了好几条街,来吃小面了呢。

 

梅子酒啊,叶修迅速脑补到了刘皓所描述的量,惊诧地凝视着蹲着不动弹的小年轻。就这量,正常人不得喝断片了?刚才吃面时刘皓还双眼清明,果然是吃多了的缘故?年纪轻轻能喝这么多也是人才啊。

 

“居然这么容易就醉了。”刘皓喃喃,似乎有些苦恼。

 

叶修在一旁汗颜,一点都不容易啊小朋友。

 

刘皓打了个嗝,脚蹲麻了索性盘腿坐下。他依旧攥着纸巾和康师傅,迷离着眼睛自言自语,“真是小看了这种酸酸甜甜的酒,被骗了啊。”

 

长岛冰茶了解一下,叶修也是无奈了。虽然只是萍水相逢,两面之交的人,但叶修依旧献上了自己的善意,“还能想起你朋友的电话号码吗,我帮你打个电话叫人过来送你回去。”

 

“呃……”快醉成葫芦娃的刘皓扭头看热心大哥,思考了足足半分钟,终于反应过来叶修在说啥,并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我一个人来重庆玩的。”

 

那我送你去警察局吗?叶修有些头疼,既然管了就不能管到一半扔在路边,现在这社会,别说女生,男生也很危险呐,更别说这小朋友长得还不错。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做好事学雷锋。于是当地的片警接到了热心市民叶先生的来电,等他们赶过去时,电话里描述的年轻人已经醉得睡熟过去,倚靠在热心市民叶先生的身上,手里还紧紧攥着康师傅和纸巾。两个大男人半夜坐在马路牙子上,肩并肩吹着山城里的夜风。

 

终于见到了警察,叶修露出了欣慰的浅笑。

 

出警的片警们试图给醉汉醒酒,大声询问他还好吗,有没有感觉不舒服,不行的话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喂哥们你还好吗听得见我说话吗……奈何刘某人睡到断片,仿佛入定任谁都别想把他叫起来。如此诸事未果后片警无奈之下翻找了醉汉的证件,在口袋里发现了一张房卡。热心市民叶先生瞧着相当眼熟啊,手伸进兜里掏出自己的房卡,借着路灯的光一对比,惊讶地挑眉。诶呦,这么巧的吗,和我一个酒店啊。

 

于是在提供了信息后,在片警疑惑的注视中,热心市民叶先生表面不动声色实则略微尴尬地帮忙带路。活了28年,头一次遇到巧到如此地步的事,要是这小朋友是个姑娘估计他妈会立马拍手喊道这是天定的缘分!命运的选择之类的。

 

好不容易回到酒店,两个片警架着刘皓去前台询问这小伙入住是哪个房间,酒店台前分出来一个人引路。而叶修跟在他们身后进了楼梯,需要刷卡上楼,每张卡只能上到对应的楼层。于是在叶修满是“不是吧”的懵逼神情中,他们一行人的电梯停在了5楼。叶修跟在最后面,看着酒店工作人员略过一间又一间,最后在514停下。

 

酒店工作人员刷卡,房门滴地一声打开,他微笑着说,“就是这间了。”

 

“行,麻烦你们明天跟他说明详情,然后警告警告这小伙少喝酒伤身,大半夜喝到醉死也是危险,如果没有这位热心市民叶先生,今天他不知道要在外面呆多久呢。”片警里年纪偏大的一叔儿絮叨了几句。说着还夸赞着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叶修只是摇了摇头,说了句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着,用房卡刷开了514对面的513。

 

他以前不信巧合二字,并说出过“所有看似巧妙的巧合深究起来其实都是煞费苦心的人为制造”这样的话。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

 

好吧,他现在信了。



TBC


热心市民叶先生:酗酒伤身,量力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