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叶皓】非典型性意外展开(05)

*这里是目录

 

*本文脑洞、大纲梳理等等来自于与我夜聊数夜的明日香 @青石 花咲 ,给明日香比个超大的心心,同时在此特别鸣谢闲闲同志 @沈家御用闲人 

 

*讲的是霸道总裁叶与过气网红皓在重庆山城因巧合一直同行游(chi)玩(he)的故事,美食文,仿佛是重庆的软广……双方陌生人设定,不爱荣耀爱工作叶修预警,有黑点皓皓预警,ooc预警




☆、第五根串串

 

宿醉实在不是什么太愉快的体验,做了一夜噩梦,刘皓在头痛欲裂中缓缓醒过来。身体陷在柔软的床铺间,软绵绵又懒洋洋地提不起力气。有柔软的被子盖身,空调调在人体睡眠环境下最适宜的温度。屋里的窗帘没有合上,窗外天光大白,刘皓略微不适应地眯起了眼。身上不太爽快的触感在告诉他“你昨天没洗澡”以及“甚至连衣服和鞋子都没脱哦”,梅子酒的酒味儿笼罩着他,昨晚没擦干净的某种液体干涸在他脸上,刘皓瞪着双死鱼眼,慢慢地从迷糊中清醒过来。

 

哦,这是他的酒店房间,没睡错地方。

 

身上完好无损,除了宿醉后的头痛恶心,关节僵硬,并没有其他地方不适,酒店房间空气里也没有奇怪的味道,昨日他应该没经历什么可以上重庆当地社会版头条新闻的事。

 

他昨晚应该是被梅子酒的后续酒劲儿冲到大脑,失去了意识和身体控制,简单来说就是喝到断片。即使是隔了一小时后才断片。早知道就不应该贪那口腹之欲,喝了那么多酒还有胆子跑到另外一条街上吃什么重庆小面,老老实实回到酒店洗澡睡觉醒酒不好吗?他也不至于这样邋里邋遢地睡了一晚上。刘皓摁着发木的太阳穴,缓缓坐起来,皱着眉闭眼摁揉着穴道,试图想起自己断片先后都发生了什么事。他知道自己喝醉断片后是什么德行,随便抱着什么东西就不松手,嘟嘟囔囔说些乱七八糟的话,眼睛一闭头一歪睡死过去。所以他昨天绝对不是自己爬回酒店的,一定是谁把他送回来的。

 

难道是重庆街头的热心市民?

 

那也不至于能把他送到酒店的程度吧…啊对了,房卡。刘皓摇摇晃晃地下床,走到门口,卡槽里插着的他那张卡。倚在浴室门口,他隐隐约约想起了昨晚彻底断片前有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问他:“你还好吗?先喝口水吧”,“还能想起你朋友的电话号码吗,我帮你打个电话叫人过来送你回去”,脸模模糊糊的,穿着白色印花T恤和黑色长裤,声音很好听……是哪位热心大哥?刘皓看着门口玄关上摆放着的,那瓶未开的水,心心相印的纸巾——他有印象,他昨晚一直攥着,左手一个,右手一个。

 

脑袋依旧昏昏沉沉,刘皓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使劲地拍了拍额角,又闻到自己身上这股酒味儿,刘皓嫌恶地快速脱光自己,冲了澡。等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清爽后,已经早上十点多,习惯了规律性早饭的胃在喊他快去补个早饭。酒店有早餐供应,只是不清楚这个时间还有没有。

 

带着宿醉遗留下的头疼,刘皓下了楼,准备先去一楼前厅询问昨晚的事。既然房卡与他本人皆完好无损,说明他昨晚失去意识到他回到酒店这段时间处于安全状态,问问酒店的人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酒店前台记得这位昨晚被警察送回来的醉汉,详细地向刘皓描述了他所知道的全过程,并将老片警嘱咐他的话转达。刘皓有些惊诧,是住在我对面的513房客叶修先生昨日在路边发现醉酒的我,报警并协助警察将我送回了酒店。

 

叶修这个名字从未出现过刘皓以往二十多年的生活里,他只想到了一个人——昨日那位与他拼了两次桌的大哥。不会吧,这么巧?一个513,一个514?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酒店入住也就算了,两个素未相识的陌生人,同一天两顿饭都在一起拼桌的几率那得多小?如果不是他们二人是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刘皓都忍不住怀疑对方是故意的。但他现在又不是以前那个刘皓,真的怀有恶意昨晚是个多好的机会啊。搞出点什么乌七八糟的放在网上,估计傻逼董哥得气到跳脚。虽然昨日仅相处了短短的两顿饭时间,叶先生看向他的目光中并没有什么让他感到不快或是敏感的情绪,很干净的,只是简单地注视着同身为陌生人的他罢了。

 

要说叶先生是那热心市民并没有什么逻辑错误,毕竟他们吃面的速度差不多,他吃完后觉得恶心便蹲在小面店附近路边想缓缓,叶先生从店里出来倒是有可能注意到不舒服的他。刘皓眼前忽然扫过那瓶水和纸巾,心脏某处忽然暖呼呼的。

 

真是个热心人。

 

酒店早点供应有特色小吃——川渝的豆花。好像有句民谣是这么说的,“北碚的豆花土坨的酒,好耍不过澄江口”。十多年前有个很有名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曾仔细描述过川渝的豆花。简单的工具和食材,在四川人的妻子手里灵巧精妙地化成了无数他乡人垂涎的美味,葱蒜酱醋青红椒油碟调味,弹幕里的人蘸着简单的调味总能吃出别样的滋味儿。

 

刘皓用扁扁薄薄的木勺往盛着豆花的桶里伸,桶里的豆花又白又嫩。有讲究会吃的人,会用那勺轻轻地,慢慢地,一层一层地舀,不会把豆花弄碎,是完整的一块。同样有豆花的苏杭地区人民刘某人也掌握着这技术。他想,每个地区的豆花都一样,差别大概在于调味料的不同。酒店的豆花除了供应调味料还有其他小吃:凉菜、笼笼、烧白、扣肉、榨菜、炖汤等。青椒是微辣的清香,红椒则是重庆油辣子海椒的味道,豆花软嫩绵扎,配两道咸辣可口的扣肉与清新解腻的凉菜,搅拌豆花盖在米饭上,吸一口炖好的白汤,刘皓活生生地把早饭吃成了午饭。

 

吃早饭时,刘皓留意到外面似乎在下雨,天阴沉沉的。果然不出他所料,重庆下雨了,明明这时候应该干燥些的,刘皓叹息着又吃了口豆花。嗯,真好吃。

 

刘皓有个神奇的体质,似乎从他有记忆开始,每次他出去游玩旅游之类的,必定下雨。即使是那种常年不爱下雨的地方,也不例外。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方锐上高中的时候叫他雨神,军训时还和一群人拜他求下雨,结果老天很给面子,军训那几天大大小小的雨淅淅沥沥下个没完。搞得当时班里同学差点拿他跟萧敬腾当做一个级别的,虽然都是无伤大雅的玩笑话,但的确给刘皓带来不少的困扰。

 

这玩意儿太玄学,从小到大刘皓都是尽量避免和别人一起出游,一个人出去玩也很愉快。所以看到重庆下雨他一点都不意外,据他多年经验,昨天到达重庆时没下,那今天肯定会下,说不定离开重庆的那天还会再下一场,而这场雨八成中午就会停。

 

准备出门的时候,酒店的人提醒刘皓带伞,外面下雨会很冷,容易着凉,这个时节重庆下雨不容易,下一场会很凉。刘皓不以为意,他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经验,而且外面毛毛小雨,穿个连帽外套又淋不到哪里去。

 

老天爷很给刘皓面子,果然快到中午时雨停了。街道上湿漉漉的,山城里起了雾,刘皓抖了抖连帽衫上的水珠,有些为难。是他自大了,这衣服穿起来不防水,有没有那种防水的连帽衫?穿着湿乎乎的有些难受,不穿吧还有点冷,要不去逛逛商场之类的,买一件新的?刘皓掏出手机搜索附近的商场,考虑了一会儿后往三峡广场走去。

 

而叶修这边,刚围观完白公馆前的大戏。两个年轻人撕扯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看样子像是单方面殴打,经警察调节后两个人才气喘吁吁地分开。滚得一身泥。听那意思好像是一对,周围人懂了纷纷劝解两口子有什么不能好好讲的,在一起不容易要好好珍惜缘分,动手太伤感情。其中一个男人鼻青脸肿,另外一个却没多少伤痕,警察劝着劝着,没怎么受伤的男生一咬唇蹲那里很没出息地哭了起来,挨打的男生也蹲在一旁安慰他。攻受立现啊。叶修没继续看热闹,插着兜走人。

 

是了,这社会已经90后成为新支柱的社会。同性婚姻合法化提案也要二次提交给人大,随着经济和文化的飞速发展,现在的社会也在逐渐接受、尊重并宽容同性恋人的存在。

 

祝他们幸福吧。

 

是男是女都不感兴趣的叶修依旧坚定自己的单身主义。早上叶母还给他打了电话,闭口不谈苦逼工作的叶秋,温和到慈眉善目地问他适不适应重庆的气候和吃食,要注意身体,别辣坏了胃,顺便提了句有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人和事。恰巧他那时要出门,听到有趣二字,叶修瞥了一眼对面513。

 

何止是有趣,他碰到一个相当有缘的小朋友。

 

不过嘴里倒是很狡猾地避重就轻,巧妙地避开了刘皓的事。估计方锐已经将他随口胡诌的喜好与性取向告诉了他妈,他妈经过了一天的消化,丝毫没有任何消化不良的模样。据他估量,开明接受与不死心继续推销姑娘的可能性八二开。反正他们家不缺继承人,且同性尚可以代孕,多的是方式让他们家有充足的继承人可挑选。二是,军政世家出身的他们叶家到叶修叶秋这一代已经走上从商的道路,儿媳是个男人并不会影响他爹本就快结束的仕途。

 

只是妈妈,你好歹闹一闹给我一点缓冲时间啊。

 

所以说他接下来回到北京就要面对一群小男孩了?我长住重庆叶秋应该没意见吧。

 

叶修很忧伤地盛了一碗豆花,就着一碗小面吃下肚。摸了把伞,去了他昨晚查好的歌乐山,参观烈士陵墓,看看民国古迹。原本想参观完白公馆后去磁器口吃一条街,但围观人家小情侣打架耽误点时间,等七绕八绕想找个公交过去时,刚停了不到半个小时的雨又淅淅沥沥起来,难不成这雨是为了给那对小情侣行个方便,打完我再下?

 

叶修被自己无聊的想法逗得摇了摇头,嘴角微微弯起,他神色愉快地撑起了伞。磁器口离得不远,公交索性不坐,等他晃到那边也就该饿了,正好按他计划那样吃他一条街。刚下完雨的山城起了水雾,伴着淅淅沥沥的毛毛小雨,温度骤降,风吹过又带走了几分温度。烟雨朦胧间,古色古香的磁器口映入眼帘。

 

灰瓦白墙与高大的白楼,典型的徽派建筑,只差那水乡中缠绵细雨里荡开波纹的水道,仿若回到几百年前。门楼墙壁有精致的雕花,与屋顶的雕花相呼应,门楼飞檐上有高高的红灯笼悬挂着,雨滴顺着瓦楞滚下,啪嗒啪嗒地在青石板上砸出水痕。今日非节假日,又赶上了下雨天,整条街上行人两两三三,一条整齐码着的石板路延伸到古镇内,从磁器口门楼外隐约可见里面的风光。

 

他来到这里要吃的第一样叫做陈麻花,那是方锐昨晚在微信里疯狂推荐他去品尝一下的小吃。方锐特地提醒他说,可能要排队,太有名了那家。如方锐说的那样,这种破天也有不少人在排队等新出炉的麻花。叶·拥有充足时间·且·一点都不饿·修兴致勃勃地去排队。

 

排队时他的注意力全被前面没带伞全靠连帽外套潇洒的年轻人吸引了注意力。虽然这雨不大,但架不住呆的时间长啊,果然年轻人身体就是好。这队伍排的速度还算可以,等了20分钟左右,叶修面前只剩下一个人。

 

“我要一份蜂蜜的。”

 

那年轻人如此说道,莫名耳熟的声音让叶修眼皮一跳。这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很快,三秒钟后,他知道熟悉的原因了。

 

刚扭回身准备走人的刘皓叼着块麻花,与挎着伞站在他身后的叶修眼神对了个准。这下不仅是叶修,刘皓内心也是充满了黑人问号。为什么每次吃东西的时候都会碰见他?未免也太巧了些?

 

“我先买个麻花。”叶修礼貌地先打断了两个人尴尬的沉默,刘皓刚想说什么,看到叶修要买麻花,只好让出位置,抱着一纸袋麻花有些茫然地等叶修买完麻花。陈麻花的味道的确不错,不枉他冒雨排了20多分钟,刚出炉的陈麻花热气腾腾,酥软香甜,配着蜂蜜的口感,入口即化,熨帖地安慰着他饥肠辘辘的肚子。刘皓像个兔子样又往嘴里塞了一块麻花,脸颊鼓鼓的。

 

叶修在葱花和五香中做了一会儿选择,接过店家给的纸袋,回头一看,那个和他相当有缘的小朋友正傻呵呵地站在雨幕中在等他。

 

“没带伞吗?”

 

叶修借了一半伞给刘皓,刘皓连忙婉拒。

 

“谢谢,不用了,这雨不大,估计一会儿就停了。还有昨天,很感谢你帮我报警把我送回酒店,如果不是你我估计得醉倒街头。”

 

“举手之劳。最好还是买把伞,这雨虽小但也折腾人。”叶修善意地提醒道,你昨天醉成那样,我还想你八成得在酒店里头疼到躺一天才能缓过来,结果才中午又活蹦乱跳,还跑了这么远,淋了这么久的雨。到底是年轻人,比不上。

 

“没事的,我身体很健康的,轻易不生病。”刘皓眯眼笑着说。

 

有连衣帽遮不住的地方飞入两三滴雨水,一点一点将刘皓的前额碎发打湿,映着那双茶色浅瞳越发明亮起来。细长的眼眸微微上挑,嘴角带着轻易能讨人喜欢的笑意,黑色外套衬着皮肤白皙极了。身材匀称,目测比他还高2厘米,穿衣品味也不错……水雾朦胧间,叶修不着痕迹地仔细打量了番,倒是个美人。刘皓还在想怎么还昨天叶修的那个人情,便要请客。叶修四下扫了一眼,指向一家鸡杂店,“就吃那个吧,正好我还没吃午饭。”

 

眼下附近也只有那一家能到室内避避雨。



END


刘皓:我跟你嗦哦,我怎么样都不会生病的哈哈哈哈


刘皓:我跟你嗦哦,等打完仗我们就去结婚吧哈哈哈哈


叶修:朋友,你知道什么叫做flag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