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BEST [02]

《From now on》系列第三篇,原著线 ,她和她的猫paro,马卡钦视角

章节: 01  

 顺便打个广告 》》》维勇短篇合集同人《他们俩》预售地址《《《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和胭 @火火_九本   @月因 



——时间线,维克托退役第四年,马卡钦18岁。

 

[02]

 

 

如他同雅科夫交谈中说的那般,维克托去宠物超市扫荡了一圈,看到什么就买什么,把原本空荡的公寓塞的哪里都有宠物玩具,简洁素雅高大上的装橫中,幼稚可爱的玩具显得格格不入。但维克托哪儿会去管这些,看着这些他很开心,并试图把角落空间也给利用上。

 

而在刚成为维克托家庭成员的马卡钦眼里,这个家温暖舒适,各种玩具在哪里都可以撕咬着玩耍。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维克托的沙发与阳台上的垫子。一个沾满了维克托的气息,一个又大又软又舒服。要说两者之间再做个比较,果然还是垫子吧——维克托喜欢给他洗完澡,抱着他坐在那儿,一点点用毛巾汲干他身上的水。

 

午后的太阳抚在脸上,暖极了。

 

维克托生活很有规律。

 

每天早上会在固定的时间起来锻炼,洗澡,做饭。精致美丽的少年活的同样精致美丽,他锻炼之后大汗淋漓,冲完澡后银色长发滴着水洇湿了他的白色T恤。手指纤长好看,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迹。伸个大大的懒腰,跑到厨房里兑好奶粉,凑到他的窝旁,举着奶瓶一点点地喂。

 

从脖颈到后背,少年总是细致地抚摸梳理着他的毛。有时候他喝呛了,维克托总是头疼地把奶瓶从他爪里抢过来,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嘴里嘀咕着我又不抢你的马卡钦你慢点。

 

他最喜欢维克托笑的样子。每一次他听到吃饭这个词,甩着舌头扑过去时,维克托总是哈哈哈抱着他举起来,露出他最喜欢的笑容。像阳光那样暖暖的,照在身上很舒服也很快乐。

 

维克托手机里有一个文件夹是属于他的。

 

从小奶狗到疯狂长身体的阶段,维克托几乎每一天都要给他照一张。从轻松拎着他四处跑到抱起来都很吃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来到这个家不到半年,体型已经对得起他的品种名称。维克托有一天拿着马克笔在门框上给他标身高,很感慨地摸了摸下巴。

 

“马卡钦,你长得可真快啊,果然小孩子长个都这么快吗?虽然我也想长个,但是太高了一些动作做起来就不好看了呢。”

 

“汪!”

 

你已经178CM了,他回答道。

 

“好孩子,你已经成为一个大帅哥了呢。”

 

维克托把笔扣好,笑嘻嘻地蹲下身,圈住他的脖子,亲昵温柔地蹭着他的皮毛。这个人板着腰没有把重量压在他身上,但他还是努力地支起身体,立地更直,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希望能够担负他的少年的重量。可是维克托只是拍了拍他的头,吹着口哨去找引绳。

 

他心里有点失望,但立马打起了精神。

 

我还小,我要努力地吃东西,跑跑跳跳,长的越来越高,越来越强壮。总有一天我会成为能让主人毫无顾忌趴过来,把重量负担与他的狗,让维克托枕着自己睡一个好觉。

 

他继续呼哧着吐舌,两只黝黑的小眼睛亮晶晶的。

 

银发少年拿过引绳,咯哒一声扣好金属扣。

 

门外草地成茵,阳光正好。

 

等他再大了一些,维克托抱着他偷渡到训练场上。训练场上的小孩们都好奇地凑过来,伸手抚摸拽弄着他的毛,咯咯咯笑地开心,而他的主人维克托正在被一个中年男人责骂。那个中年男人他有印象,好像是维克托的教练,指着他不知道对维克托说些什么,维克托从头到尾就是笑嘻嘻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最后那男人无可奈何地一甩袖子,气鼓鼓地招呼着一帮人开始训练。

 

再度获得胜利的维克托心情很愉快,哼着小曲儿,换好冰刀后,一甩自己的马尾,啪嗒啪嗒往他这里跑过来。他往维克托的身上爬,维克托眯眼笑着抱住他,蹭了蹭,然后又摸了摸他的头,交代着说道:

 

“马卡钦要听话哦,不要乱跑,我训练完就带你出去玩。”

 

维克托的手真是温暖极了,被抚摸着仿佛能扫平一切不安和焦虑。

 

他趴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少年上冰,像只自由的蝴蝶轻灵地往中间场地滑去。

 

他一直趴在那里盯着主人的方向。有女孩子拿来吃的来逗他,雅科夫也用那蒲扇大的手掌抚摸他的头顶,可他总是蔫巴巴的,谁也不理不睬,专注地等待着维克托休息。只要维克托休息就会过来摸摸他,他最喜欢维克托抚摸自己了。

 

他看着维克托练习形状,连续步,跳跃,落地。看着维克托的银色长发随着动作飞起,摇曳,落下,光瀑沿着冰场穹顶的透气窗顺流而下,抚着他的发丝,染出阳光的色彩。看着维克托做大幅动作时露出的小腹,白皙又结实。看着维克托降低速度,微微颔首垂眸,随意地滑着形状,忽然仰起头,冷不丁跳了一个三周后,轻笑着一个抽身滑远。滑的有些累,维克托用手背抹了抹额头,汗津津的。

 

维克托很厉害。

 

他是听的懂“厉害”这个词的读音,几乎所有人说起维克托都提到过这个词。维克托仿佛生来就是要站在冰场的中心,骄傲地抬起头,沐浴着冰上高架上的灯光,接受所有人惊艳的注视与由衷的赞美。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带着耀人的风采。

 

不过,也不是每一次跳跃都会成功。

 

第一次看维克托跳跃失败摔在地上,半天也没爬起来,他着急坏了,汪汪着冲了过去。维克托那一下摔的有些狠,懊恼地在地上赖了一会儿。刚才那个跳跃有些得意忘形,雅科夫估计又得骂自己,啊,你个混小子,连身体都没长完跳个屁四周啊。什么时候才能无拘无束地跳四周啊……叹息着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维克托刚撑起上半身,就被自己的爱犬给扑回了原位。

 

马卡钦焦急地舔着他的脸,使劲地嗅着他,查看他有没有受伤。

 

半岁的巨贵把你摁在地上舔,宛如泰山压顶,一时半会根本推不开。旁边传来善意的笑声,维克托索性躺平了,张开双臂抱着他的毛孩子,轻声说着不要担心,不疼,我没事的。巨贵要精贵着养,智商不愧是排名第二的犬类,心思敏感的跟个小孩子似的。果然下回还是不要把它带到冰场了,摔一次紧张一次,他怕他家毛孩子吓出病。

 

好不容易把自家毛孩子哄回了冰场外,维克托扭头看到了抱臂而立的雅科夫,对方面色不虞,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维克托干笑一声。完了,真的要挨骂了。

 

那一年的冬天,维克托一举夺下了世界青少年大赛的冠军席。天才横空出世,惊艳了所有人的双眼。宛如钻石一般璀璨灼耀,令人心生向往,人们折服于他的技术和演技,发了疯为他献上鲜花和毛绒玩具。

 

之后,俄罗斯的一些媒体来他家做客,还有一个杂志为维克托做了专访。

 

镜头对准了他们俩,维克托扬着大大的笑容,向别人介绍他的爱犬马卡钦,絮叨了很多关于养毛孩子时的趣事。他蹲在维克托脚边,挺直胸脯,精神极了。送客的时候,一位女摄影师想拍一张维克托和他的照片,维克托欣然允诺。在院子开的最茂盛鲜艳的月季花丛前找了取景,一丛葱绿点缀着开得正好的大红月季,阳光明媚怡人,垂眸浅笑的少年和他的狗成了一道温馨的风景。

 

按照女摄影师的要求,维克托把自己的藏蓝色围巾拉开,围在他脖子上。一如既往的温暖怀抱,维克托扶着他的后背,暖暖的气息就打在他耳旁。对着镜头,穿着白色毛衣的少年用脸蹭着巨贵的头,白光一闪,咔嚓几张照片过去了。

 

女摄影师问维克托喜欢哪张,维克托举着相机看了半天,选了一张他咧着嘴却没有笑好的照片。还没等对方发出疑问,维克托眯眼轻笑举着相机给女摄影师看,“女士,你看,我的马卡钦是不是超级可爱?”

 

她凑过去看了眼,画面上巨贵微微抬起左前爪,吐着舌头,歪着头,和主人亲昵地靠在一起。

 

果然可爱又精神。

 

这位天之骄子也是个内心柔软的人呢,她用着充满母爱的眼神打量了一番维克托,原本看那些比赛视频和赛后采访,印象里想他应是个骄纵、自我中心又傲气十足的人,像小说中的精灵族那样,骄矜又傲慢。倒真是她想错了。

 

那本杂志出售后,维克托的好评如潮,加上他天生英俊漂亮的相貌,俄罗斯人民对他印象极佳,提起时总是要带上骄傲的口气。而所有关注维克托的人,都知道了他是维克托的狗。他们给他带了礼物,表示着喜爱,但维克托却没那么开心。而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每次回到家里都是歪在沙发上,一歪就是许久。

 

他小跑着过去,伸出舌头舔了舔维克托的手,维克托把他从地上捞了起来,把头埋在他的皮毛间,紧紧抱着他。那是第一回,他感受到维克托毫无顾忌地拥抱着自己,甚至把自己当做了依靠。

 

他很开心,却更加难过。

 

他知道维克托很难受,难受到已经无法用声音和肢体来表达,只能空落落地窝在沙发里,用力抱住自己,来汲取让他振作着继续走下去的温暖与力量。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久很久,维克托已经很少带他去冰场。每天他趴在有着维克托味道的沙发上,安静地看着太阳从东方走到了西边,感受着阳光从清冷变的炙热,最后变成茜色的温暖。天际最后一寸光辉被墨色深蓝吞噬,俄罗斯的夜空总是高远深邃,那些亮晶晶的小点也是稀稀拉拉的。

 

窝在阳台的垫子假寐,忽然听到门口传来钥匙插入钥匙孔的声音,他立马支起身子,支棱着耳朵,安静地感受着在空气中传来的震动感。钥匙在转动,是维克托回来了!他兴奋地奔到门口,有些焦躁地转了个圈,呼哧着舌头,等待着他最爱的少年推开门的那一刻。

 

然而他却看见了一个板着脸,神情木然低落的维克托。

 

没有拥抱,没有温暖开心的笑容,没有少年絮絮叨叨的,却好听极了的声音。阴霾和伤郁重重压在少年的脊背上,压的他无法喘息,连鞋子都没脱,甚至连走到沙发的力气都没有,直接侧卧在地上,无声无息地睡了过去。

 

地板很凉,他平常都不愿意直接趴在地上。他用嘴拱了拱维克托,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咽声,少年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不安地围着维克托转了几圈,确定自己的主人呼吸正常后,伏趴在少年的背后也闭眼假寐起来。他挨得他极近,他怕维克托冻着。

 

可维克托还是在半夜被冻醒。

 

后半夜时外面下了场雨,俄罗斯的雨夜寒冷极了,维克托摸索着坐了起来。靠在墙根处,手无意识地抚摸着他的背上的皮毛,少年顶着一头散乱的银色长发,侧耳倾听着屋外夜雨。雨下的很大,噼里啪啦地砸在玻璃上,发出让人昏昏欲睡的,有着清新味道的声音。

 

他往少年那边继续蹭了蹭,听见少年用着从未有过的,无力又苍白的声音喃喃说道:

 

“我已经很努力啊…总感觉很多事越来越看不懂了,没有演技的话,我就不行了吗?”

 

“如果我无MISS的话,是不是所有人都无法阻挡我了?”

 

少年说着话,夜光中的双眼拼命睁大,泪水浸染着湛蓝色的双眸,亮的让人心痛。他安静地配合他的主人,轻轻地用舌头舔舐着维克托的手指。

 

我能切身体会,维克托所拥有的迷茫和痛苦,但只能在一旁默默守护。

 

第二天早上,维克托总是如同往常一般,在固定的时刻起床,晨练,洗澡,用白色大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银色长发,然后走入厨房。一如既往的美味食物,一如既往的美丽且温柔,展现他最喜欢的笑容,温暖又让人安心的笑容。

 

“早上好,马卡钦。”

 

“汪!”

 

今天维克托同样挺直身躯,面带微笑,打开那扇沉重的门。去面对门另一边那不完整的,并且有些残酷的世界。把恐惧与不安踩在脚下,迎着伤害与痛苦去用力拥抱,他拼命想要爱上这样的世界。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他。

 

他待在维克托的时间越来越长。看着维克托拿到一个个冠军,看着他受过伤,脚腕和小腿曾青淤无数回,看着他半夜翻来覆去孤枕难眠,看着他对着衣帽间的落地镜一点点纠正自己所有动作的误差。那些本应是虚无缥缈的感情与情绪被他刻进了动作和眉眼中,维克托比谁都要努力地去模仿,去营造,去刻画一个独属于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情感王国。

 

在遇到胜生勇利之前,维克托以这种残酷的方式战胜了一切不可战胜的困难。前行的路上荆棘满地,他满脚是血,却笑的明媚灿烂。

 

而我,一定要跟紧他才可以,要一直跟着他才可以,不能走丢。

 

这个孤独的人仿佛整个世界寂寥空荡,只剩下了他一条狗,以弱烛般羸弱的光在温暖着少年,陪伴着少年。他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重复下去,直到那一天维克托抱着他在沙发上看视频,忽然噗嗤一声,维克托露出了久违的,从心底发出的愉悦笑声。

 

他抬头看过去,看见维克托那双湛蓝瞳眸里,有着四月暖春时温润碧洗的天空,温暖又生机勃勃。

 

“啊,be my coach…是他呀。”

 

 

TBC

 

这一话就最后擦了点儿维勇的边儿(捂脸),但真的很重要啊,还爆了字数,下一话就是维勇专场啦XDDDD

 

马卡钦视角写的我鼻子一直在酸,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马卡钦用着他的一生,全心全意地,深爱着他的少年,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艾特亲友团  @燒個毛線來吃  @糖莲子 @薄荷chiaki的小号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kitabinn  @季松  @凉茶书屋  @奶黃月餅君 @荓語   @Yui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