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十三

皓皓是白月光( •̀∀•́ )

©沈家十三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老维生贺】Orange (一发完)

野良神paro,搞笑温馨日常流,神器维X神明勇

老维!!!生日快乐!!!祝你和勇利永远在一起!!!

艾特我家亲爱的 @浅白 

 

 

【001】

 

 

熙熙攘攘的东京街头,结实黑沉的柏油马路上白色的条纹被脚印覆盖,叉形路口人来人往,直入云天的摩天大厦上巨大的液晶显示屏中巨型海报拉了一页又一页。红灯亮起,道路两侧的人们默契地停下,等待着100秒,红色的光芒打在每个人的瞳膜上,折出冷漠和无言。汽车的引擎声,走路声,说话声,指尖跳动在手机屏幕的哒哒声,每个人都专心在自己的四角天空里。

 

站在斑马线最前端的是一位年轻上班族,黑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抱着自己的公文包,神情灰败阴沉。他拿那死气沉沉的眼扫了一眼四周,无论是烫着大波浪卷的时尚女郎还是朝气蓬勃的学生,都在板着一张严肃的脸,冷漠残酷地对待着别人。身边的年轻女人注意到他的视线,抬眼瞅了过去,上班族像是受了惊吓般立马低头收回注视,年轻女人举着手机满眼疑惑,迟疑了一会儿,默默地把包拉紧。

 

色彩被抽离,自己只能看见黑与白,世界都在被扭曲,被撕扯,被压抑,为什么那么冷漠,为什么那么不公,已经痛苦到窒息,活着真是太痛苦了。上班族忽然仰头看向头顶,今天是个大晴天,高楼大厦直直向上几欲问天,明明天空那么蓝,就像小时候在乡下时那样,却遥远的怎么也抓不住,好痛苦,好痛苦——

 

「那就死吧。」

 

……死?

 

「是呀,只要死了就能解脱了。」

 

死…上班族已经空洞的双眼看向面前的马路,红灯里跳动的数字越来越少,人影在四周晃动,太阳好刺眼,车辆追逐着,一辆接着一辆在他面前飞驰而过。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如果在场有人能接触到彼岸,就能看到附着在上班族右肩上的黑色魔气与四下滚动的眼睛。因强烈情绪而引来妖魔,产生「时化」,可怖又恶心的东西。

 

妖魔引诱着上班族向前迈了一步,但也只是一步。

 

人群中一把双手剑默默探出,剑身反着凌厉的光,剑尖轻轻地戳在产生时化的右肩胛骨上。妖怪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上班族的身体顿时一僵,站在那里怪异地扭曲着身体,他身边的年轻女性似乎在犹豫着是否要询问对方。

 

视线向后移,单手持着双手剑的是一位黑发青年。年纪约二十出头,穿着运动衫和牛仔裤,戴着眼镜,相貌清秀。这样光明正大掏出大型冷兵器还没有引起周围人注意,只因为这位黑发青年是生活在彼岸之人,非人非妖,乃神明。

 

在人群里排队等待过马路时,黑发青年勇利就注意到了那个上班族,强烈的情绪扭曲了两岸的境界线,产生了时化。确认状态后,黑发青年看了一眼身旁的银发男人——他的神器维克托,银发男人微笑着颔首,勇利伸出手轻声念道,“维克托。”

 

空中忽然打出一个金色的维字,银发男人身形随之散去,幻化成一把巨大的双手剑。剑身窄而修长,以主人鲜血开过的刃锋利凌人。双手剑是步兵专用的,非常有杀伤力的武器,盛行于15和16世纪,属于巨型剑,一般长度为150至170厘米,重量在在2.3至3.6公斤之间。常人不可能一只手握着剑挥舞自如,两只手才能最大限度发挥它的威力,然而黑发青年轻轻松松地单手拎着自己的双手剑,平抬起手臂将剑轻刺了过去。

 

身为祝器的维克托拥有着极其变态的控制力,不仅仅是瞄准率,最佳方位、使用力道,都能根据主人勇利的战斗方式,游刃有余地做出调整。这回也不例外,不对此岸造成影响,维克托精准地点在了时化的妖魔上。眼镜下的酒红眸子沉淀着沉稳的光,勇利轻声念道:

 

「丰苇原中国,在此引起骚乱之者,吾胜生神降临于此,臣服于维器之威,拂除种种污秽障壁——断!」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勇利微微使力,附着在上班族右肩上的妖魔立即被净化。上班族向前踉跄了一下,啪叽跪坐在地上,他旁边的年轻女人不再犹豫,立马上前询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需要帮你叫救护车吗。上班族抬头看向她,空洞的双眼渐渐恢复了颜色,他看着年轻女人,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下一秒,绿灯跳动着亮起,已经放开维克托的勇利随着人流往前走。

 

“勇利,不管吗?”维克托回头看那个哭的稀里哗啦的上班族,撇了撇嘴。

 

“不用,不仅仅是他玻璃心不堪承受重负,这个城市也在往病态发展,以我一个神明的力量,又不是福神,做什么都是杯水车薪。”勇利无奈地摇了摇头,插着兜继续往前走。

 

维克托注视着勇利的目光温柔极了。

 

明知道是杯水车薪,主人你也未曾视而不见过呢。

 

 

“今晚吃什么呢?”维克托追上勇利的脚步,勇利向他伸出手,两个人的手自然而然挽在一起,放进了维克托的口袋里。呼出一口寒冷的白气,勇利微笑,“烤肉怎么样?”

 

“好呀,冬天就应该吃烤肉,我想吃烤葱段!”

 

“那正好就去超市买一下食材吧。”

 

“好^♡^!”

 

说话间,两人身影混进了人群,转眼消失不见。

 

 

 

 

【002】

 

 

勇利最近迷恋上织围巾,各种针法换着来,织了足足七八条,挂了维克托一身才算满意。提前收到生日礼物的维克托欢天喜地举着围巾冲出高天原的家,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逢人就说,四处显摆。被强行塞狗粮的一干群众语无问苍天,表示不想理这神器。

 

高天原里那么多模范夫妻,只有这一对最奇葩。

 

传说里,人人退避三分的极凶之徒祸津神与高天原史上最强大最锋利的祝器,听起来是不是很酷很屌,然而现实是,这俩人一个温吞老实,一个逗比腹黑,日常就是凶残地发狗粮闪光秀恩爱,傻呵呵地腻歪在一起。牵着小手一起走,经常性地在光天化日之下来个亲亲,恩爱秀的毫无自觉,并引以为豪。

 

总之,简单来说就一点,看见维克托撒着鲜花桃心嘴,别犹豫,赶紧绕着这一对走。

 

除了在高天原的家,维克托和勇利还在东京买了一套公寓房,不是特别大,但装下他们两个正好。作为小窝,这里沾满了两个人的气息,是那种平淡了岁月,又盈满了活人的气息。

 

平常一起去超市购买食材,油烟机口定时飘出油烟和菜香,洗干净的碗筷在玻璃柜里摆放整齐。窗户有时候会没关严实,风吹的风铃叮叮当当作响,冬日里,猫咪会卧在巨型贵宾的身旁,它们两只总喜欢在电暖风前懒散地睡着觉。

 

衣服搭在门口的衣帽间里,鞋子按着春夏秋冬的顺序摆满了整个鞋柜。书架见缝插针地塞满了所有的角落,客厅的榻榻米上则摆着卧式的白色小沙发。维克托最喜欢抱着勇利看狗血的电视剧,勇利则总会抱着全英的小说,窝在他怀里,很久才翻上一页。他们手边的矮桌,总会有两杯咖啡袅袅地冒着热气。

 

大部分情况下,勇利会在看书时,趴在维克托怀里睡着。

 

揪着他的前襟,吧唧着嘴,喃喃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他睡的死,用力去叫才能弄醒,可维克托每次还是小心翼翼地抽出书,轻着慢着动作,把勇利抱起来,再用脚关上电视。把心爱的睡美人安置好,摘下眼镜,撩撩刘海,道一声晚安,维克托关灯,睡觉。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曾经被人问过跟随这样的主人会不会很无聊,你可是如此强大的祝器啊,你生来就应该驰骋四方光芒万丈。

 

维克托每次只是笑笑不说话。他理解他们,因为不懂所以才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对于他来说,勇利就是他的全世界。那一年冬天他被勇利唤醒,成为了他的神器,之后又成为了他的祝器,最后他们成为了彼此的爱人。他一定是全天下最幸运的人,最幸福的人。一百多年来的每一天充满了幸福和快乐,能陪在勇利身边,哪怕只说上一句话,他也甘之如饴。

 

这样平静温暖的日子,他渴望着,能同他的勇利过上一辈子,永远,永远。

 

 

偶尔,维克托也会想起在长谷津的老家。他在那里遇到勇利,成为勇利的神器,而且勇利的神社和信徒可都在那里呢。今年圣诞节提起时,正在擦拭剑身的勇利笑了笑,一边打蜡一边安抚他,等你过完生日我们就回去。已经和大家说好今天聚一聚给你办个party,维克托不要心急呢。这样,明天是26号,我们去买票,正好在老家呆到过年后,二月份回来也没关系哦。

 

“party…哼,明明我的生日是我和勇利最重要的日子,两个人一起,只想和勇利一起过…唔,最多让马卡钦和卡捷琳围观。”

 

处于神器形态的维克托在逆虚里撇了撇嘴,操控着双手剑在勇利怀里翻了个身,对即将过来蹭吃蹭喝还蹭勇利关注的一干人表示了不满。他说着,顺带把家里的贵宾犬和猫咪给划进了“他和勇利”的范围里,然而马卡钦吐了吐舌头继续睡觉,卡捷琳摇了摇尾巴满脸的傲娇和不屑,谁都没搭理正在对主人撒娇的神器。

 

勇利笑而不语,继续专心地给维克托做保养。

 

其实作为祝器的维克托根本不需要什么保养,埋在地里一百年都不会钝。只是日子太过清闲,勇利虽是武神却不好斗争,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儿做。无意间在电视里学会了冷兵器保养后,勇利的兴趣范围又增广了一圈。身为勇利唯一的神器且是把冷兵器的维克托能怎么样,谁叫他的神器形态又长又帅又漂亮,只好躺平咯_(:3」∠)_。

 

而且,重点是,勇利开心就好啦(*/♡╲*)。

 

上回和歌神家的西郡来串门,曾经当了勇利约两百年野良的他,看着维克托被打的油光锃亮,不禁寒颤。幸好当初他在勇利手底下时,勇利还是个脾气古怪的中二少年,对这方面没有太多兴趣。维克托倒是对西郡这反应有些不爽,他的剑身微颤,嗤了一个轻响。

 

你和优子小姐一起敷黄瓜保湿美白瘦脸抗老化面膜时,我可没说你。

 

西郡瞬间安静了。二狗子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美好的二狗子了!

 

 

快到和朋友们约定好的时间,该去做饭了。想着,勇利解开维克托,起身戴上围裙,去了厨房。维克托干净利索地围上围巾,撸了一会儿猫后,去洗了个脸。刚从洗手间里出来,他就看见勇利愁眉苦脸地换鞋准备出门。

 

“怎么了,是家里没酱油了吗,我去买就好哦。”

 

“不是…”勇利摇了摇头,在维克托充满关心的注视下,有些不情愿地回答,“家里的…菜刀…坏了。”

 

“坏了啊。”维克托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双眼发光,“那勇利用我呗,你看我们明天要回老家的,二月份回来再买菜刀也来得及哦。不如用我,我好久都没切菜了,上一回都是一百多年前呢,好怀念啊~~”说着,他兴奋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勇利干笑着,这有什么可怀念的啊,维克托你可是祝器啊,有点祝器的尊严啊。

 

他只是沉默了十几秒,感受到勇利的不情愿,维克托抿了抿嘴角。

 

“难道说,我不是勇利的爱刀吗?”说时迟那时快,维克托鼻翼微动,嘴巴一瘪,眼泪迅速蓄满了眼眶,哭戏飚的如几十年精深的老戏骨般。咬唇含泪,泫然欲泣,变脸之快,让勇利直接懵逼。维克托你最近又看了什么不正常的电视剧。高声一个“噫”,勇利手忙脚乱地解释,“不不不,维克托是我最爱的刀,最爱,特别爱,超级爱!”

 

“那你为什么还要选择超市里不到一千日元的菜刀?”

 

勇利噎了一下。

 

维克托你是认真的吗,你觉得双手剑的功能里包含菜刀这一项??

 

“我不舍得让维克托去做这样的事啊,切菜什么的也……”勇利实话实说。

 

结果维克托的眼泪刷地滚出眼眶,噼里啪啦往下掉。

 

“事到如今,勇利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来试探我QAQ!”

 

桥豆麻袋,维克托你在吃菜刀的醋吗???

 

出息呢???

 

终于抓到重点的勇利安静如鸡了两秒钟,妥协,“那就拜托维克托你了。”

 

“是o(*////♡////*)q”

 

维克托立马雨过天晴,笑靥如花,抹抹脸,哪还有点刚才伤心欲绝的模样。勇利看向维克托的目光深邃,维克托你可以直接出道了。

 

 

“丰苇原中国 在此引起骚乱之者 吾胜生神降临于此 臣服于维器之威 拂除种种污秽障壁”

 

勇利面对着一颗卷心菜,心情复杂地念全了咒语,向一旁的维克托伸手。

 

“来吧,维克托!”

 

 

“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

 

勇利手脚利索地拎着画风与菜板严重不符的双手剑,快速地把卷心菜切成了细丝。维克托控制力极强,吹发可断的锋利剑刃被他调控在菜刀的范围,所以菜板君依旧健在。很是自豪的维克托托着腮撒着花笑嘻嘻地问道:

 

“怎么样!勇利!我好不好用!是不是特别好用!”

 

勇利干笑,“还好啦。”

 

超级难用啊!赶紧切完!

 

 

“还有香菜,要切沫!”

 

“是是…”

 

“中午的火锅一定要加葱段(*/♡╲*)”

 

“是…”

 

 

【003】

 

 

聚会闹的很愉快,送走朋友后,下午时间还很充裕,俩人寻思着去看个电影。电影是个非常励志的学渣逆袭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满场的人大半都酸了鼻子,潸然泪下。勇利倒是看着从头教男主英文的男老师愣了神。男主零基础开始学习英语,一开始闹了不少笑话,男老师为了给他加深印象,带着他去了超市,拿起一个苹果说“apple”,就这样从生鲜区开始教了一个星期,终于培养起了男主的兴趣。

 

看到男老师揉着男主的头发说,“你真棒。”勇利眼眶微微红了起来。

 

不是太感性,只是这画面勾起了一切埋藏在他几百年生命深处的记忆。

 

也曾经,有个男人亲昵地揉着他的头说,“胜生君真棒,Nice!”

 

默默地抓紧了维克托的衣袖,勇利闭上了眼睛,还好,他现在仍抓着他。

 

从电影院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悄然而至,铺天盖地的,覆盖住了整个城市。今夜是圣诞之夜,大街小巷堆满了圣诞装饰。铃铛,鹿角,圣诞树贴纸,笑的慈祥的圣诞老人头像……走哪儿都能看到圣诞元素,一股浓浓的节日气氛。

 

絮雪纷飞,空气清新凛冽,整个世界都因为这场雪而静悄悄的,反射率极高的雪照亮了黑夜。维克托拉着勇利,在回家的这一段路上,他们看见了露天广场里用放映幕布播放的,少女与圣诞老人的恋爱故事。东京街头流光溢彩,节日将至的彩灯铺了一路,透过窗明几净的橱窗可以看见店铺里的蛋糕首饰毛绒玩具和滑板鞋,明明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却感觉回家的街道里只有他们两人的影子。

 

这一路他们都没说话,但是都能感受到彼此身上的气息,淡淡的,很安详的。

 

有时候也会这样相顾无言,但不会尴尬,彼此想说的话都融入了眼神中,缠绵的情意荡开眷恋的丝线,拉扯并扭结着,层层叠叠地缠绕着两人。雪下的越来越大,维克托突然抓紧了勇利的手,手指骨骼发出的力度一瞬间传达过来,勇利微愣,下意识地迈开了脚步。他们一同拉开了步伐,脚步敲在慢慢被雪覆盖积累的水泥街道上,“嗒嗒嗒嗒”地响,就像夏日午后忽然袭来的骤雨,雨滴噼里啪啦地敲打在屋檐上,安静中自带着一股他人无法设身处地感受到的美妙滋味儿。

 

手从口袋里抽离出来,风衣鼓着风高扬起了衣角。他们毫无预警地疯跑起来,跑的越来越快,呼吸喘气声此起彼伏。维克托听到了自己的笑声,勇利也同样如此,两个人的笑声回荡在澄澈夜空的尽头。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笑,没人看得到他们,没人会去注意他们,他们十指相扣,只是知道自己现在开心得不得了。

 

这场疯跑结束于公寓门口的一滩水。

 

天气太冷了,水结成了冰,维克托这放纵了我的骄傲的人,一脚没踩实,重重地摔在地上。没办法不摔了,根本躲不开,维克托心里叹息着,翻身张开手臂护住了自己的主人,没让勇利摔严实。对于祝器来说,摔一下也不算什么,维克托干脆搂着勇利的腰躺在地上不动弹了。

 

雪依旧扑簌簌地掉落着,两个人交叠着身体,勇利趴在爱人的胸膛上,听着两个人彼此交错的呼吸声,还有胸膛间一起跳动震鸣的心跳声。

 

“勇利,我想要亲亲。”

 

维克托忽然出声,说着就抱着勇利坐了起来。勇利也没扭捏,撩了撩维克托遮盖着左眼的碎发,轻笑着,扬起了下巴,闭上眼睛。维克托从善如流地凑了过去,贴上勇利的唇瓣。无关情欲,无关占有的心情,一个充满了轻描淡写味道的吻,简简单单的写满了“想亲”两个字儿。

 

“已经150年了。”

 

维克托含着勇利的唇瓣,模模糊糊地说道。勇利睁开眼去看他,看到一双在雪夜里亮的惊人的眸子,心无旁骛地盯着他。无论多少次,多少次,都会不受控制地悸动。那纯粹无暇的湛蓝色,亦如与这个人度过的157年般,完整地属于着他。勇利鼻子一酸,学着维克托的模样,用手捧住对方的脸颊。他们俩离的太近了,说话时彼此的唇瓣都会触碰到——

 

“维克托,My One and Only,下一个150年,也拜托你了。”

 

“我的荣幸。”

 

维克托笑着回应着,他笑的好看极了,如冬末融冰时的阳光,很耀眼,很漂亮,也很温暖。故意拉长音调,声音被压低,微微沙哑又带些磁性的感觉,说在他的耳边,温暖酸涨涨地盈满了整个心脏。勇利听维克托快乐地笑着,结实有力的臂膀圈住自己的腰腹和腿弯,他默默地搂紧了维克托的脖子,手指攥着那条他亲手织的围巾,柔软和温暖缠绕着他的指尖。

 

银发男人轻松地抱着他从地上爬起来,就那么抱着自己心爱的人,哼着快乐的曲调,迈上了通往6层公寓的楼梯。

 

雪还在下,扑簌簌的。

 

 

 

——“我怎么会离开你,勇利,你是我最爱的人啊,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一直一直看着你,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就让我,成为你的第一把神器吧。”

 

 

 

END

 

后记:

 

橘色是暖色系最温暖的颜色,是绝对的暖色。我个人印象中的维克托和勇利,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暖人心扉,每一次都给我极大的感动,他们理应拥有最好的一切。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维克托,生日快乐!大家,圣诞快乐!   by十三